专栏首页>陶短房
日本在非洲:内罗毕的得与失
2016-09-06 09:46:02 来源:中国经营网

  8月27-28日,第六届东京“为非洲发展国际会议”(TicadVI)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闭幕时发表了《内罗毕宣言》,表示日本和非洲将致力于“基于规则的海洋秩序”,并“携手推动安理会改革”。

  参加会议者总人数号称6000,日本有多达150个以上公司、单位派代表出席,会议期间有22家日本企业、机构和26个非洲国家、次区域组织共签署了多达73项谅解备忘录。在会议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今后3年内日本政府和民间将共计向非洲投资300亿美元,并实施1000万人次的人才培养计划。

  对此一些中国国内分析家称,日本此次“大手笔援助非洲”的目的有三:觊觎非洲广阔市场和丰富资源;争取非洲支持日本“入常”;和中国在非洲展开竞争。

  这样的分析并非全然没有道理,却忽略了一个事实:日本原本就是对非援助大户。

  自上世纪70年代起日本就致力于对非援助,至上世纪90年代初达到高潮,当时日本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直接援助占比高达近50%,换言之,占据了“黑非洲”所获国际直接援助的半壁江山。当时冷战刚刚结束,美俄均大幅度减少在非洲的“赌本”,中国则因自身战略的转型,在那一时期同样减少了对非援助、尤其无需返还的大宗直接援助,日本援助起到了填补空白、满足急需的作用,在当时获得相当可观的正面反响。

  但自那以后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对非援助在长达20多年时间里一路下滑,近年来虽有反弹,但和其它洲外大国横向比较则相形见绌,日援占对非直援比重也下滑到20%左右,且大多系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和日本国际合作署(ACCI)牵头、私人企业出资,既缺乏热心,也不愿向长线、高风险项目注资,这在日方而言固然无可厚非,但对非洲各国而言则是不可接受的,正如一位西非国家中央银行(BCEAO)尼日利亚籍高管此次内罗毕会议前所坦言,长线、高风险项目主要是和基础设施建设及工业化发展有关的项目,这恰是非洲所最急需、对非洲可持续增长最为关键的项目,日方在这些方面“避重就轻”,令不少非洲国家感到失望,甚至不满。

  去年底,非洲联盟提出“2063议程”,强调在发展基础设施和工业化、城市化的基础上推动非洲可持续发展,但以非洲自身实力并不足以担负起如此“宏大叙事”,因此近来它们一直假各种平台向洲外伙伴提出呼吁,希望加大对基础设施、工业化等项目的投资和帮扶力度,对日本也并不例外。原本日方计划将所谓“安倍倡议”当作此次内罗毕会议的重点,所谓“安倍倡议”,即通过在非洲加强教育和劳动力培训,以及向非洲青年提供留学机会,增进非洲对日本的了解和感情,促进非洲和日本企业、尤其私人企业间的关系。但“安倍倡议”被多数非洲与会国认为“换汤不换药”,反应冷淡,最终迫使安倍作出妥协,转而把“3年300亿美元”当作重头戏来渲染。

  但这“3年300亿美元”在许多明眼人看来,也是中看不中吃的“样子货”,而安倍的这番姿态,也不免“朝三暮四”的狙公伎俩之嫌:“3年300亿”固然喊了出来,但那个“政府和民间”的定语却不应被忽视,安倍并未详细解说其中多少归政府出,多少归民间出,倘仍沿用JICA/ACCI的老套路,政府搭台,商业私人资本出资,则其效果、力度等于没有变化,非洲各国所期待的长线、基础项目、高风险项目投资依然不知何在。一些分析家指出,安倍近年来在推动国际合作、援助时囿于日本国力、财力的今非昔比,一直采取这种看上去“多快好省”的借力打力之法,也因此吃到许多苦头,曾被人认为十拿九稳的澳洲潜艇合约就是因为政府一头热、企业一头冷,最后功亏一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