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巴西:“后奥运效应”会如何影响经济
2016-09-05 11:35:10 来源:中国经营网

  其次是大量专门为奥运兴建的场馆、运动员村和酒店等设施奥运之后成为包袱,并拖累主办国和城市的经济。像慕尼黑奥运那样,投入6亿美元兴建体育设施,奥运会后至今40多年一直盈利,不拖累政府财政一分一厘者,在这一阶段如凤毛麟角(慕尼黑的成功,一是规划科学,二是当地体育设施原本匮乏,奥运场馆恰填补了空白。

  而“奥运过劳”、即主办奥运后东道主经济增长减速、投资增长率降低等问题,自本世纪以来变得十分突出,如悉尼在奥运筹办的前四年经济和投资均大幅增长,但奥运结束后投资出现负增长,经济增速也明显下滑;雅典奥运后经济增速明显下滑,各种体育和旅游、酒店业设施大量闲置,造成重大浪费。即便被认为“奥运过劳不明显”的北京、伦敦,“后奥运”的经济表现一般也不如奥运举办前,本届奥运开幕前夕,英国公布了麦盖提公司(Markit)和供应管理学会(ISM)7月份经济数据,包括PMI在内一系列重要数据创下2009年4月以来新低,数据提供者认为,这意味着今年3季度英国GDP将出现0.4%的负增长,而这组和伦敦奥运时隔四年才出炉的数据,仍然被某些人解读为“迟到的奥运过劳现象”。

  那么,巴西的“后奥运效应”将如何?

  曾有人把战后历届奥运分为“政府拉抬型”和“因陋就简型”两种,前者如汉城、巴塞罗那、悉尼、雅典,奥运对经济的拉抬作用明显,但“奥运过劳”的杀伤力也大,如前两个城市的房地产都经历了从起飞到过热、从泡沫到破裂的阶段,大兴土木建设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既吸引了大量外资,刺激了经济发展,也让赛后投资下降所造成的经济势头衰减变得更明显、杀伤力更大;后者因基建摊子小,投资增长有限,对经济的拉抬作用不及前者,但相应地,“奥运过劳”的杀伤力也小。里约奥运介乎二者之间,由于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是非常特殊的“前期政府拉抬、后期因陋就简”模式,这意味着“奥运工程”对经济的正、反作用都会凸显,但鉴于大多数场地都是“因陋就简”或“用后即拆”型的,因此类似悉尼、雅典那样因大量闲置场地而造成的巨大经济负担,在里约应不会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巴西在主办奥运时经济已经出现了俗称“金变砖”的严重问题。曾几何时,巴西是“金砖国家”,是世界上经济增速最快、外资涌入最踊跃的大型经济体,但近年来随着全球经济的放缓和资源、原材料需求的削弱,严重倚赖资源经济的巴西迅速被“打回原形”,去年IMF所统计出的巴西GDP增速竟是令人咋舌的-3.8%,今年也预测不佳(IMF今年一季度预测-3.5%),IMF甚至认为2017年最乐观预期也就是零增长。一些分析家悲观的认为,巴西的“后里约奥运周期”更类似2004年之后的希腊,而非1988年之后的韩国,这意味着“奥运过劳”现象将较为明显;更有人认为,巴西在奥运开幕前已出现经济滑坡和政局动荡,属于奥运“未过先劳”,奥运能顺利圆满举办,已算“超水平发挥”,不应对“后奥运效应”奢望过高。指望十分糟糕的就业率因“后奥运效应”而改善,或本已力不从心、千疮百孔的巴西经济被为奥运配套的“缩水版”基建项目拉抬,都显得有些不切实际。

  在里约奥运申办时,正是巴西经济蓬勃发展之际,当时人们对里约奥运(当然还有两年前的巴西世界杯)的“后效应”普遍乐观,认为尽管如洛杉矶那样直接盈利似不可能,但“赛会经济”会进一步提升巴西国际知名度,并带来更多发展良机。不过如今看来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种“正能量”恐怕会远不及预期。好在里约奥运建设后期巴西和里约州“瘦身有术”,精简了许多“大项目”,这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后奥运”冲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