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连环杀手:对“更弱者”的纵欲
2016-09-02 14:45:30 来源:中国经营网

  2016年8月底,自1988至2002年持续14年、证实致死11名女性的“白银、包头连环杀人案”终于告破,凶嫌高承勇落入法网。

  对于这起积年旧案的告破,许多人指出系科技进步、法医侦破手段发展的成果,和刑侦人员长期坚持不懈的回报,也有媒体和个人试图从社会、人性、遗传学、个人经历……等诸多方面,去探究一名连环杀手的“成长道路”。

  刨去至今未能破案的英国“开膛手杰克”或迷雾重重的“南大碎尸案”等,目前业已告破、档案完整的连环杀手,的确大多具有一段扭曲的成长经历。如号称苏联头号连环杀手的齐卡提洛(Andrei Romanovich Chikatilo,作案时间1978-1990,确认杀害53名女子及幼童,最大45岁,最小7岁),自幼因尿床受母亲打骂,家境贫寒且因父亲二战中被俘而被打入另册,学业、事业和家庭生活都不顺利;号称“棋盘杀手”的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头号连环杀手皮丘希金(Alexander Yuryevich Pichushkin,作案时间2001-2006年,宣称杀死63人,证实杀死48人),父亲在其出生前离家出走,自己一度被母亲送入收容所;美国史上第二号连环杀手、“绿河杀手”里奇韦(Gary Leon Ridgway,作案时间1982-1998年,自承谋杀71人,确认谋杀48人,被怀疑谋杀90人以上),父母不和、家暴;有档案可查连环杀手“世界纪录”保持者、哥伦比亚的洛佩斯(Pedro Alonso Lopez,作案时间1969-1980,自称杀死300多人,证实杀死110人,全部为8-12岁幼女)生长在妓女单亲家庭,恋童癖,青春期又曾被多次鸡奸;美国史上最著名连环杀手之一、“小丑杀手”盖西(John Wayne Gacy,作案时间1972-1978年,证实杀死33人,其中最小14岁,最大21岁,全部为男性),自由被酗酒的父亲虐待、歧视,成年后私生活紊乱……但并非所有连环杀手都是如此,如加拿大史上最恐怖连环杀手“猪场杀手”皮克顿(Robert Pickton,作案时间1983-2002年,证实杀死49人,可能杀死90人以上,全部为底层妓女),就是一个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完美无缺”的世袭农场主;被称作“最不像连环杀手的连环杀手”、美国人泰德.邦迪(Theodore Robert "Ted" Bundy,作案时间1973-1978,自承杀死30多人,实际杀死人数不详)则更是一个童年幸福、成长经历良好的“成功人士”。由此可见,“童年不幸”或“人生悲惨”并非一名连环杀手“养成”的必要条件——就更不必说世上遭遇这类不幸者成千上万,绝大多数即便不能发愤图强,至少也会遵纪守法了。

  受歧视排挤、本身处于边缘群体或弱势地位的连环杀手为数不少。如齐卡提洛据说一直是被同龄人欺负的对象,里奇韦因轻度弱智始终难以融入社会,被称作“吃人医生汉尼拔原型”的戴默(Jeffrey L. Dahmer,作案时间1978-1991,杀死17人,都是男性),因长相过于清秀备受同龄男孩骚扰,成年后先后被大学拒之门外、因酗酒被强制退伍,盖西因体弱而无法参加北美校园最流行的大多数体育运动。但这同样只是硬币的一面,许多连环杀手形象“阳光、正面”,如盖西是著名的慈善家和勤奋的志愿者,邦迪积极参与共和党党团活动,并因此获得进入法学院深造的推荐,大学生涯成绩优异,且是公认的“大众情人”,甚至前面提到的盖西,在大学毕业后也成为一个崭露头角的青年政治家和职场成功人士……这些事实表明,不公、歧视固然可以让人变得疯狂邪恶,但一个疯狂、邪恶的连环杀手,是没道理将自己变成恶魔的责任归咎于“社会对我不公平”的。

  性功能障碍或精神疾病也常常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连环杀手成因。这方面的例子的确不少:齐卡提洛是阳痿患者,洛佩斯和戴默性观念倒错,皮丘希金4岁时头部受过撞击,多名连环杀手被证实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病……但资料证明,绝大多数连环杀手并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尽管他们令人发指的作案手段常常被指为病态,但他们性功能正常,在作案时头脑清醒,具有自主能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