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从传说中的纳粹黄金列车说起
2016-08-31 14:37:25 来源:中国经营网

  “尼古拉二世宝藏”则是另一个广泛流传的传说。末代沙皇1914年委托海军上将高尔察克用黄金从日本购买军火,但由于十月革命爆发,军火中很大一部分并未交付,黄金也未退还,1994年俄罗斯政府曾宣称,至少有22箱、总计500吨以上的黄金被日本人“黑”了,一些俄罗斯学者也言之凿凿的拿出许多线索,但迄今并无定论,这500吨登记在案的沙俄黄金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下落不明。

  当然沙皇是很阔气的,“二月革命”后他曾分批将一些皇室私人的黄金和宝物送往英国,但这些宝藏中相当一部分中途散失,即便抵达西欧的那些,由于随后的十月革命导致沙皇全家被杀,究竟由谁来继承一下成了大问题。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不断闹出“假公主事件”,说到底和这些沙皇遗产有关。当然,沙皇个人遗产也好,沙俄帝国国库也罢,大量财富是被布尔什维克接收了。

  中国古代大帝国灭亡后,财宝的去处无非两个:被胜利者接收(如金灭北宋,元灭南宋)或被失败者破坏(如梁元帝萧绎公元555年被西魏围攻、被迫投降前,就将最珍贵的宝藏——多达十四万卷的历代图书付之一炬)。一些强盛王朝有厚葬之风,亡国后甚至亡国前夕,埋藏帝王陵墓的宝藏也会被大肆盗挖,如汉代陵寝汉末被军阀盗挖殆尽(当然黑锅被陈琳完全扣在曹操头上),唐代除了李治、武则天的乾陵幸免,其余陵墓都被军阀温韬盗了墓。

  明末的混乱导致两个“宝藏传说”——崇祯藏宝和李自成藏宝流传了几百年,实际上这两个“藏宝”是一回事,李自成赤贫出身,即便有宝藏也只能来自朱明王朝。两个宝藏传说从南明尚在延续的清初直到现在仍不绝于耳,但始终没有什么实质性发现。

  和李自成、崇祯同期的张献忠也被传说有“藏宝”,从清末到今天各式版本的“藏宝图”大行其道,改革开放后还屡屡有人上京“献宝”,但最后都被证明是误传,甚至骗局。张献忠的失败十分突然,其主力在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率领下基本完整转移到贵州、云南等地,如果真有宝藏,恐怕也会从容处理。

  四川可谓“藏宝图高产区”,被不断“发现”和“献出”的藏宝图除了张献忠的,就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石达开1863年兵败大渡河,当时就有他埋藏宝藏以图后举的说法,民国时军阀石肇武因听信传闻,并相信宝藏被抓获石达开的清将唐友耕私吞,竟自称“石达开后人”包围唐公馆,逼迫唐友耕后人“交宝”,但所获无几,后来更大的军方刘湘借故诱捕枪毙石肇武,江湖传闻也和石达开“藏宝”有关。有传闻称抗战时刘湘、蒋介石都曾在大渡河畔石达开最后的营地紫打地口高升店开挖,也的确找到三个巨大的洞穴,但并未发现大量宝藏,且许多迹象都表明,这些洞穴早就开凿,不是石达开留下的。

  1年半后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南京)被攻破,“长毛宝藏”是早就被张继庚等清方间谍大肆渲染的,因此尽管曾国藩、曾国荃兄弟“子女玉帛”搜罗甚多,仍觉得“货不对板”,在抓获太平军著名将领李秀成后,素来以道学家面目出现的曾国藩竟亲笔(李秀成是广西藤县山里人,语言交流困难)向李秀成恳切“请教”:“城中窖藏,能指出几处否”。或许是真的没有,或许李秀成不是洪秀全家人即便有也不知道,或许觉得曾国藩“吃相难看”,总之几乎有问必答的李秀成,惟独对这个问题行使了“沉默权”。

  中国最后一个灭亡的王朝是清朝,清朝的“宝藏”呢?

  据记载,故宫珍宝被监守自盗严重,上至废帝溥仪下至太监都在偷,其中溥仪在被驱逐时私自把部分珍宝辗转从故宫带到天津张园,又带到伪满洲国,成为战犯后又先后带到苏联和中国的监狱、战犯管理所,最后献给了中国政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