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从传说中的纳粹黄金列车说起
2016-08-31 14:37:25 来源:中国经营网

  日前一个由波兰人科佩尔和德国人里希特牵头的探宝队正调动各种大型机械,在波兰西南瓦乌布尔日赫附近大事挖掘,因为有传说称,纳粹德国二战末期曾将一列火车藏在这个湖边一条尚未竣工的隧道里,这条从东方开来的火车满载武器、掠夺来的物资,以及号称多达300吨的黄金和珠宝。尽管寻宝者跃跃欲试,称“找到宝藏大有希望”、“最快只需1周”,但不少“过来人”谆谆告诫——别抱太大希望,即便真的能找到传说中那列火车,里面装的也很可能不是黄金,而只不过是弹药之类。

  这是因为“纳粹藏宝”甚至“黄金列车”都早不是什么新鲜概念。

  希特勒自杀前,纳粹宣传机器曾大肆宣传在德国南部黑森林有一个所谓“最后的堡垒”,当时民间盛传,纳粹在末日来临前把许多宝藏和国库储备秘密运进黑森林,作为复兴的基金,为此盟军曾千方百计寻找,但都不得要领,“宝藏”倒是找到了一些,但无论价值、数量都和传说中相差甚远。

  于是各种版本的“藏宝图”、“寻宝图”不胫而走,有说“宝藏”被鲍曼等人通过潜艇带到南美去了的,有说被“黄金列车”或“黄金卡车”运去德国南部和奥利地杳无人烟的山区埋藏的,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托普里塞湖黄金列车”传说:1945年5月初,有钓鱼者在湖中发现一张纸片,拿去银行鉴定却莫名其妙被换了一大笔钱,这位觉得“捡到宝”的钓客此后不断到湖上碰运气,并一次次有所收获,最终引发已抵达这里的美国盟军注意。

  后来的传闻称,1945年初德国政府秘密将多达24个车皮的“黄金列车”满载国库黄金、白金、外币储备疏散到柏林以外,并再用“黄金卡车”进一步分散,其中若干辆因堵车被困在托普里塞湖边,押车者急于脱身,就把车上满载的金银财宝和外币都扔进了湖里,钓客捡到的就是外币碎片。此后盟军和后来的民政当局在几十年间不断根据传说查找,也的确找到一些散落的外币、纳粹纸币和少量金银,但传闻中的“大宝藏”却遍觅不着,热衷寻宝的探险家倒死了好几茬(这无形中让“黄金卡车”的传说更加神秘),1983年,奥地利当局宣布“停止托普里塞湖潜水搜索”,理由是“危险且无价值”,两年后有人在湖畔找到一个人工凿成的山洞,但洞里并没有“宝藏”,反倒有不少纳粹炸药。2013年有人在慕尼黑一座公寓里发现1280多幅画,其中包括一些名画,确信是纳粹时代的收藏,这个发现又被许多好事者传为“纳粹宝藏”。但不少冷静者指出,这些画的价值参差不齐,虽然可以说是“宝藏”但还算不上大宝藏,且究竟属于纳粹政府,还是只不过某个纳粹官员、将领的个人劫掠品还不好说。

  自古无不亡之国,大多数强盛帝国灭亡时都会有绘声绘色的宝藏传说流出。

  比如富得流油的拜占庭帝国1453年灭亡之际,就有传说称帝国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为求东山再起,曾拜托当时著名的“圣殿骑士团”带走国库中宝藏。由于“圣殿骑士团”此后命运坎坷,这批“宝藏”究竟流落何处众说纷纭,“圣殿骑士团藏宝图”也就成了几百年来让无数痴狂寻宝人倾家荡产的著名“无头线索”。事实上由于亡国前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土耳其合围,亡国后巨额财富除了毁于一旦者,几乎都落到土耳其人手中,以至于以“拜占庭继承人”自居的沙俄不得不自嘲“拜占庭真正的宝藏不是金银财宝,而是上帝的福音——因为我们俄国只继承了这些”。

  又比如号称“黄金之国”的南美印加古国,西班牙殖民者科尔蒂斯为勒索黄金曾卑鄙地扣留印加国王阿塔瓦尔帕,逼迫印加人用装满牢房的黄金来赎,获得黄金后又背信弃义杀死国王。在殖民政权建立后,印加王国退入丛林,又顽强抵抗了36年之久才在1572年亡国,但许多传说都声称,印加王室在最后战斗来临前把许多黄金埋藏起来,等待复国的时机,这些传说不少西班牙人和印加人都深信不疑,此后200多年西班牙当局不断深入山区寻找“印加宝藏”却一无所获,不断起义的印加遗民、后裔则每每宣布“找到了宝藏”,但最终也只是假托。秘鲁共和国独立多年后,人们在崇山峻岭中发现了从未被西班牙人找到的印加城市马丘比丘,但这座埋藏几百年的古城里虽然有丰富的历史遗迹,却偏偏没有金银财宝。有传说称,最后的宝藏被一些供奉神灵的圣女带进深山中一个大湖,消失在茫茫湖水之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