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鱼翅不仅仅是一种食物
2016-08-24 10:42:59 来源:中国经营网

  许多人都对当年姚明在NBA休斯敦火箭队效力时为“禁翅”、也即宣传不在中餐厅食用鱼翅代言记忆犹新,尽管国内体育媒体当年是将这件事当作一件佳话来宣扬的,但实际上当时在北美华人圈,姚明的这种做法获得的评价是两极分化的。无独有偶,2012年美国大选前,奥巴马为争取华裔选票曾特意去中餐馆点菜,结果因被传“点了鱼翅汤”而闹出轩然大波。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北美,鱼翅已不仅仅是一种食物,而是两种针锋相对“政治正确”的重要象征,而这种风气首先是从加拿大刮起的。

  尽管美加都有很多中餐馆,但相较“种族熔炉”美国的“改良味中餐馆”包打天下,加拿大这个“种族调色板”令更多华裔像其它族裔一样,保存了更多本民族的文化和风俗习惯。这里老一辈的华裔(至少“九七大限”前来的)粤港澳和南洋等地华裔及其后代,他们中许多人有食用鱼翅汤的习惯,正因如此,许多老字号的加拿大中餐馆和参茸海鲜行,都以鱼翅相标榜。

  自2011年春起,加拿大陡然掀起一股“禁售鱼翅”的浪潮,这股浪潮首先从东海岸的安大略省兴起,包括多伦多市、奥克维尔市、皮克灵市、密西沙加市等,相继通过“禁翅令”,规定市内任何人不得出售、供应食用鱼翅,市府执法人员有权进入营业场所实施检查,一旦发现违规,将课以高额罚款(如密西沙加市的“禁翅令”规定,首次违反,罚款最高可达1.5万加元;第二次则高达3万加元;多伦多第一次罚5000,第二次2.5万,第三次10万加元)。多伦多和密西沙加市议会先后于2011年10月、11月通过“禁翅令”条款,被认为是“禁翅”的重大成果。

  旋即这股风开始向西海岸刮去。

  首先在太平洋沿岸的卑诗省“禁翅”的是离温哥华不远、被华人戏称为“破墓地”的穆迪港,时间是2012年5月;几天后,毗邻的高贵林市也随后跟进;8月13日,温哥华岛上的乃磨市议会也通过了“禁翅令”。于此同时,华人最聚集、中餐馆最集中的温哥华、本拿比、列治文三市,主张禁翅的议员也开始到处活动,试图说服上述三座城市同时禁翅,以免出售鱼翅者“打游击”;兰里、北温哥华等市也陆续跟进这类议案。

  海边“禁翅”闹得欢,内陆也不甘寂寞。2012年7月,卡尔加里市议会开始讨论“禁翅动议”,开了没有海岸线省份讨论“禁翅”问题的先河。

  或许是觉得一个个城市“禁翅”效率太低,或许因为有人指出,禁止某种食材进口,是联邦政府的权限,各城市纷纷搞“禁翅”有越权之嫌,一些“禁翅派”索性直接把问题摊联邦国会台面上。2011年10月,也就是安大略省几个“禁翅”急先锋城市紧锣密鼓通过“禁翅令”之际,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唐纳利在国会提交了“禁翅”的私人法案,希望在全国范围内宣布“禁翅”。

  然而并非无人对这些论调不以为然。

  最早站出来“反禁翅”的密西沙加市华商会人士指出,加拿大一直是鲨鱼捕杀、进口的大户,每年进出口鲨鱼肉数以千吨计,且鲨鱼肉炸薯条、鲨鱼排、鲨鱼健康食品和鲨鱼化妆品都是加拿大习见平常的商品,在市场上十分畅销,鱼翅不过占鲨鱼身体价值的5%,单禁鱼翅不禁“全鲨”于理不合。这些华裔反禁翅团体自2011年起便列出三大理由“反禁翅”:市政府越权(前已述及,进口商品禁令系联邦政府权限);食用鱼翅系华人固有风俗,“禁翅”有违反多元文化国策和“违反加拿大人权宪章”之嫌;强行通过禁翅令而不广泛征求民意“程序上不公平”。

  从目前的声势看,“禁翅派”占据明显上风,据当地华文媒体报道称,在北美华裔比例最高的城市——列治文,尽管大多数中餐馆反对禁翅,但一度竟无人敢站出来公开表明反禁翅立场,相反,“禁翅派”不但在全国各城市大造“人浪”,甚至公开上门指责在店内陈列鱼翅的商家,迫使其不得不把鱼翅“藏起来卖”。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