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谭浩俊
中国联通身上到底有多少脂肪?
2017-09-11 14:41:16 来源:谭浩俊公号

据媒体报道,6日,中国联通宣布,全面启动机构精简实施方案,机构精简工作将于今年10月底前全部完成。按照方案,联通总部部门将由27个减少为20个,减少26%;总部人员编制由1787人减少为891人,减少50.14%,其中,净减编347人,生产分离549人;处室数量由238个减少为127个,减少46.64%,其中,净减少56个,生产分离55个。

不能不说,中国联通是一个多么庞大而又复杂的机构。看到这样的机构设置,很难想象,它是一家企业,很多人会认为,它应该是一级政府。纵然是一级政府,按照行政体制改革的目标和要求,也不应该如此雍肿和繁杂。特别是处室数量,竟然多达238个。想一想,这仅仅是一个企业的总部,如果再加上分支机构的管理层,这家企业的管理机构将有多少,真的无法想象。

某专家曾经说过,一家企业,如果管理水平超过经营水平,那么,离死也就不远了。事实也是,在现行体制下,管理与管制往往是很难彻底分开的。尤其是国有企业,很多管理人员都是带着行政思维在管理企业、管理部门、管理岗位。也就是说,他们越把管理“当回事”,越强调自己所在部门和岗位的重要,就越会在权力上做文章、在管制上下功夫,就越容易为了自身的权力和利益给其他部门、给下属单位、给经营者设卡。那么,对经营者和一线岗位和员工来说,就会产生严重的制约和影响,从而大大削弱效率、影响效益。

说到中国联通,管理层细分到如此程度,又怎么可能不形成权力打架、管理交叉、部门争取的问题呢,这些管理机构和管理人员,当然需要通过维护自己的权力和尊严给经营者、经营机构、经营人员施加各种压力了,且一个都不能得罪。否则,谁都有可能置经营者和经营机构于死地。这就是管理水平超过经营水平的后果。更何况,有了管理机构,不代表管理水平就能提高。如果管理者的管理水平很差、管理能力很弱,还要在管理过程中压倒经营者,那经营者和经营机构要么被压垮,要么就得比管理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的水平更差。

既然中国联通这只麻雀解剖以后是这样的结构,估计其他国有企业也好不到哪里。也就是说,管理机构的设置实在太过庞大,管理人员则过于富裕,即便精简一半,仍然是一个不小的组织结构和人员队伍,仍然需要用大量的经营收入去养活这些管理机构和管理人员。殊不知,这些常年呆在管理部门的人员,大多薪酬也不低,尤其是担任一定职务的人员,按照年薪制考核,都可拿到不菲的年薪。这也意味着,在国有企业,仅管理机构和人员就需要消耗大量的财富,需要有大量的经营收入来满足,负担多么沉重,也就很好理解了,更别说会给经营者和经营机构带来经济负担之外的压力了。

我们常说,国有企业的包袱多、负担重、压力大。而这里所说的包袱和负担,常常被理解为老员工、老人员以及各种社会负担,而没有说管理机构的庞大和人员的众多。很显然,联通的“瘦身”方案,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沉重的包袱和负担,看到了一个完全被行政化的国有企业。如果说中国联通的“混改”能够带来积极的作用和效果,能够给舆论和公众带来新的期待和希望的话,此次“瘦身”,可能是结下的第一枚果实,产生的第一轮作用。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如果真的要让“混改”混出效果的话,还需要出台更多的具体措施和办法。

国企、特别是央企改革,能够吸引那么多投资者关注和参与,最主要的并不是企业,而是业务和市场。特别是垄断企业,更是其他所有制资本最为看重的。如果就企业论企业,估计没有几个投资者愿意参与。想一想,总部就有这么多机构和人员,哪个投资者愿意去承担这样的管理成本,愿意让这些机构和人员去内耗,愿意去处理各种人际关系和复杂事务。别看中国联通通过“瘦身”精减了机构和人员,实际上,短期内并不会产生多少效果。因为,人员并不会就此消失,相关的费用仍然需要支付。所不同的是,管理机构和人员少了,内耗可以减少了。如果能够继续推动改革,效益和效率应该在未来得到比较好的体现,能够在体制和机制的根本性转换方面得到反映。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