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谭浩俊
别把逃废债的责任全部推给企业
2017-03-02 13:52:52 来源:谭浩俊

据媒体报道,过去五年,仅中国银行业协会内部通报的700多家逃废债企业,就导致银行上千亿元债权化为乌有。而今年一开年,中国银协就上报了一批银行胜诉但未获执行的企业逃废债案件,商请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各地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挂牌监办。这批案件涉及130多件,涉案标的总计金额接近150亿元。打击逃废债已成当前银行业的重要任务,更是今年中国银协维权工作的重中之重。

逃废银行债务,让银行债权悬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而总结这些年来企业逃废债的实际情况,主要有三个方面的特点:一是逃废债大多发生在经济由热转冷时,也就是经济过热时不顾一切地给企业放款、让企业扩张,待经济转冷了,企业运行困难了,不良贷款也就越来越多,企业逃废债的现象也越来越严重;二是逃废债的金额越来越大,手段越来越多。如果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家企业逃废的金融债权,一般都在几百万、几千万,上亿的很少很少的话,现在则是动辄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同时,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逃废债大多是因为企业经营管理不善,亏损严重,或者是受三角债影响,转移资产的现象并不多见。现在则不同,被企业逃废的银行债权,很多都是通过各种渠道转移走的,而不是真正钱没有了。所以,性质变得越来越严重,手段也越来越恶劣了;三是逃废债中政府和银行的影子越来越清晰。在各类逃废债中,虽然逃债的主体是企业,背后的推手则是政府及其银行。对政府来说,出于地方利益的考虑,大多一屁股坐在企业一边,希望银行能够多买单、多挑担子。所以,不惜干预司法、干预各类银行债务案件的审理。同时,这些债务很多也是政府直接协调的结果,象江西赛维、无锡尚德的债务,很多就是政府协调下实现的。不仅如此,银行工作人员为了自身利益,也在暗中支持和帮助企业逃废债,这其中,不排除银行工作人员与企业有利益关系,与逃废债务相关。

由于银行资金不是自己的资金,而是由政府、企业、公众等的存款形成的。也就是说,一旦银行出现风险,到银行存款的人也就面临利益受损的风险。所以,维护银行利益,减少银行风险,打击各类逃废银行债务的行为,就必须成为司法机关的自觉行动,成为社会各方的共识。问题的关键在于,打击逃废银行债务的行为,到底应当怎样打,应当打谁,企业是不是逃废债的唯一责任主体,还有没有其他应当承担责任者,目前似乎并没有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与关注,也没有形成共识。

实际上,按照前面的分析,企业债务的形成,并不完全是企业一个方面的原因。单纯依靠企业,也不可能形成如此规模的债务,也不可能说逃就逃、说废就废,说不还就不还。只要银行不是利益共同体,企业无论如何可以通过一定方式给银行一定补偿。问题出就出在,债务的形成是多种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债务的悬空也是多种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如果在打击企业逃废债行动中,只把眼睛盯住企业,只对逃废债的企业追究责任,或许能够有所交代,但不可能对逃废债问题的解决产生多大影响。因为,企业能够从银行获得大规模的贷款,没有政府的协调、银行的支持,是不可能的。甚至在协调和支持过程中,存在着大量的暗箱操作、私下交易、权力寻租、贪污腐败现象。也就是说,要从根本上打击企业逃废债,就必须深挖贷款形成过程中的问题以及相关各方帮助企业逃废债的原因。如江苏丰立集团及其境内28家管理企业,总资产为51.91亿元,总负债却高达145.34亿元,其中,14家银行贷款总社就达127.98亿元。那么,这些贷款都是如何形成的呢?为什么一家资产规模只有50多亿元的企业却能够从银行获得资产两倍以上的贷款呢?是企业的骗功高还是银行的支持力度大、暗箱操作多、不规范现象严重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