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中国制造业升级需要新“打法”
2016-08-05 11:37:16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深度 实业家要保持资本理性

  经过了7年的牢狱生涯,顾雏军依然坚称自己是清白的,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几乎将大部分时间都用于上诉”的他,甚至著书立说也隐含着自证清白的意思:也想让大家看看,有这样的产业思考的人,是可以靠真本事赚钱的。

  时间倒退到10年前,整个行业都见识了顾雏军的本事,从2000年到2004年,其掌控的格林柯尔系迅速膨胀:2001年斥资5.6亿元收购了被誉为中国冰箱业四巨头之一的广东科龙电器20.6%的股权;2003年以2.07亿元收购了当时国内另一冰箱产业巨头美菱电器,同年亚星客车60.67%股权也以4.18亿元的代价收入囊中;2004年则又以1.01亿元的价格入主ST襄轴,持有29.84%股权——掌控了科龙、容声、华宝、康拜恩、美菱五个家电品牌,又将业务触角延伸到其他行业的格林柯尔系风光无两。

  “我收购的企业大多债台高筑、濒临倒闭边缘,但是我能看懂病情。科龙当初没人要,在我手里不但恢复了元气,而且成为顺德家电的龙头老大。我不明白大家有什么好质疑的?”顾雏军一直强调是他拯救了这些公司,而非相反;此前和君创业咨询公司执行董事长李肃也曾评论过,顾雏军这种在家电产业整合上已经接近成功的人确实难得。

  很少有人质疑顾雏军在企业经营和管理上的能力,即便是后来与其激烈论战的郎咸平也没有在这方面浪费火力,而是指出,“我们不排除顾雏军的殚精竭虑和运营管理的成效,但是换个角度,我们看到的则是在‘国资退出竞争性领域’大潮背景下,一个长袖善舞精于运作的顾雏军。”

  那么,实业运营的能力是否就能为资本运作的规范和合规性背书?笼罩在顾雏军身上的疑云,不管是创业之初的“第一桶金”,还是一系列收购资金的来源,都让外界颇多猜测,在其入狱之后,有人将其经历概括为“以虚起家,接龙成局,与人结怨,残花落去”。

  这也成为顾雏军备受攻击的缺口。早在郎咸平批判他“以七种手法,即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借鸡生蛋,成功将巨额国家资产纳入囊中”之前,媒体也有过一轮集体“质疑”。但是,顾雏军没有为之所动,其中的原因可能来自于其对自己商业能力的笃定——过于自信被一些人认为是顾雏军的致命“弱点”——而当这种自信置于资本运作之上,结果往往事与愿违。

  “顾雏军是唯一两者都有戏的人,资本市场干得漂亮,管理效率也做得很好。顾雏军失败的深层次原因是他玩通了香港的资本市场,却不懂中国资本市场。他从五月花的汽车产业梦破碎后,就应该清盘,断臂把亚星和襄轴承卖掉,然后抽回资金补回科龙。”李肃曾经如此评论道。

  果真如此的话,那么顾雏军或许就不会迎来2008年的那个他至今难以接受的判决:最终以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三罪并罚,判处执行有期徒刑10年的惩罚。不过,很多时候,可能就像他在接受采访中所说的那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中国企业家真正做到急流勇退的是很少的”。

  实际上,抛开国有企业改革的宏大命题,许多从实业经营上到达巅峰,但却折戟资本运作的企业家不在少数,诚然,资本运作可以作为企业发展的助推器,但是也容易失控,容易让产业迷失。当年,除了顾雏军,郎咸平同时质疑了海尔和TCL,但后者对此却以“修身止谤”的态度默然以对,只有顾雏军厉声相向,他后来反思过这样的举动太不明智,认为是“有话就说”的性格使然,但现在看来,一路高歌猛进的格林柯尔系多少缺乏了一些“实业家”的底气,所以才会对资本的质疑有更多的敏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360回归:百亿美元解决身份问题

2016年7月18日,奇虎360正式从纽交所摘牌,完成了退市的重要一步,而私有化之后的动向更是引起众人瞩目。[详情]

美亚保险郑艺:本土化是更专业的全球化

美亚保险作为国内排名靠前的外资财产保险公司,是世界500强企业美国国际集团(以下简称“AIG”)在华全资子公司,集团总部设于纽..[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