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美国需要理性看待中美经贸关系
2017-09-22 17:13:01作者:马涛 东艳 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近段时间,中美经贸合作呈现“忽冷忽热”的发展态势。自四月份双方领导人在海湖庄园会晤后,中美经贸合作经历了短暂的美好并融洽的“蜜月期”。两国经贸合作取得较多进展,实现了一些早期收获,七月,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但是,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政策的态度犹如“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八月,特朗普签署行政备忘录,授权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就启动 301 条款进行贸易调查,使得中美经贸关系重现紧张。

一、中美贸易失衡的调整需要循序渐进推进

贸易失衡是美方关注的核心问题,特朗普自总统选举之时,就对中美大幅贸易顺差耿耿于怀,扬言当选总统后即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2017 年已过半,现实情况是美方重点关注的双边贸易失衡问题有所调整,2017 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出口同比增速为 11.4%,美国对华出口同比增速为 18.8%,中美贸易向着既定方向发展。美国与中国巨大的贸易逆差,一方面是中国在全球价值链和亚太地区的国际分工地位所致,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中包含着大量其他国家乃至美国贡献的增加值,这在贸易统计中并没有准确拆分核算;另一方面,美国对华一些高技术产品的出口管制也使得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加大。这种贸易结构问题需要中美双方共同努力解决,努力扩大美国对中国的出口,而不是刻意缩小中国对美国的出口。

对于中美贸易失衡的产生原因,从本质上分析,是伴随着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而产生的,或者说是中国出口贸易结构在发生变迁的同时,贸易余额顺差开始不断扩大的。20 世纪 90 年代初期以前,中美贸易盈余还曾表现为逆差,但是随着中国深入参与亚太国际生产网络,中国成为美国跨国公司的主要生产加工基地,而美国则是最终品的出口市场。这种上下游的生产与贸易关系,使得中国对美国贸易净值在 1993 年出现逆转,并且贸易顺差越来越大。此外,还存在一些形成中美贸易顺差的其他影响因素,如汇率波动性、贸易体制和政策、外商直接投资形成的加工贸易结构以及两国储蓄率的变化等方面;从贸易核算口径的误差看,规模较大的转口贸易以及外资企业在华投资所产生的大量贸易等也扩大了中美贸易顺差。无论是对贸易顺差产生原因的分析,还是对统计口径的剖析,中美贸易顺差的真实程度在增加值贸易核算下都会得到体现,也会使得人们对于两国贸易利得产生本质的认识和深层次的理解。

全球价值链下的增加值贸易核算有利于廓清中国在全球贸易失衡中的责任。全球经常账户失衡,尤其是全球关注的中美贸易失衡问题,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中国“双顺差”的现实也使得其在人民币汇率等问题上承受着较大的国际压力。中美贸易失衡一直受到关注,但这种失衡的真实结构如何,值得进一步解析。 WTO 和 IDE-JETRO 的一组详细数据显示,同总值贸易核算较大的顺差额相比,中美增加值贸易顺差在 2000 年、2005 年和 2008 年低了 20%~27%,如果考虑到加工贸易因素,贸易失衡更会减少 40%以上,其中 2005 年缩减了 53%。这是中美之间真实贸易失衡的程度,在剥离出从外国进口的中间投入品之后,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加工贸易在对外贸易中的独特性,这样才能还原出两国贸易的真实结构。

二、互利共赢是中美经贸发展的基调

中美双方学术界的多项研究均表明,中美经贸发展对两国经济发展都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美国在贸易问题上如果先采用单边惩罚手段,将使自己将处于孤立状态,贸易战的结果将是两败俱伤。美国应该理性考虑中美贸易失衡的本质原因,不应把责任归咎于中国。美国国内的消费习惯、就业倾向、出口管制和经济结构等,是造成中美贸易严重失衡的关键所在。即使把在中国生产的产品放到美国本土,其中劳动密集型产业也未必会吸引美国民众的就业。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联合牛津经济研究院 2017 年 1 月发布的《理解美中贸易关系》报告中明确指出:中美贸易支撑了美国 260 万人的就业,美国在中美贸易中取得了诸多商业利益。中国商务部于 2017 年 5 月发布《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对中美两国分别从中美经贸中获得的利益进行了较为细致的全景分析,指出中美经贸合作中,贸易顺差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在美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提供的信息,旨在帮助您了解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以下简称IWEP)的有关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