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苏培科
苏培科:中国房地产调控进入了新轨迹
2017-08-22 16:06:55 来源:财经每日评

长期以来,中国房地产市场和房价问题备受瞩目,政府调控政策的一举一动都成为舆论争议的焦点。毕竟在这个市场里沉淀了中国居民的大部分财富,楼市已经不由自主的成为中国内地的货币池子。随着房价的暴涨,中国的财富分配和楼市紧密挂钩,如此以来房地产调控异常艰难,调控屡屡沦为“空调”,加之地方政府被土地财政的绑架,在执行调控政策时往往都是阳奉阴违,反而成为推动房价大幅飙升的因素之一。

在目前这种情形下,中国的房地产调控究竟该如何调控?“让房价回归合理水平”的打压房价式调控已经不现实了,毕竟中国经济、中国金融和中国的居民财富已经被深度绑架,房价的大起大落是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中国房地产这些年快速积累的泡沫只能通过时间来慢慢消化,调控政策不太可能打压房价,但必须要抑制房价,防止中国楼市将中国带入深渊。因此,让房地产回顾居住属性是未来中国房地产调控的重要举措,解决低收入、买不起房的无房户需求是未来房地产政策的着力点,房地产调控政策也将从以前的抑制需求转向让供给侧确保刚需,从需求侧抑制投机炒作,一旦低收入者和夹心层满足了居住需求,中国房地产市场必然会回归理性,中央政府也不再为房价涨跌而烦恼。对于房价压力最大的阶层是购房刚需者和无房者,有房者他们自然是希望房价越高越好,而无房者和刚需者对房价的反应才是最真实的,如果满足了这部分人的需求,楼市炒作和对社会的伤害就自然减弱了,政府就可以不再顾虑高房价的隐患了,让投机者为自己的非理性行为去买单,政府不再为房价背书,也不再为房地产既得利益者抬轿子,否则房地产危机会将中国拖向灾难。

对于中国的房地产问题,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准确把握住房的居住属性。2017年4月,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土资源部发布《关于加强近期住房及用地供应管理和调控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出超大、特大城市和其它住房供求矛盾突出的热点城市,要增加公租房、共有产权房供应。各地开始在落实和践行中央的精神,以北京为例,出台《北京市共有产权住房管理暂行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作为对原自住型商品房政策的进一步调整、优化、升级、规范,共有产权住房将从建设品质、管理水平、供应规模上进一步提高。通过实行政府与购房人按份共有产权方式,政府将其持有的部分产权的“使用权”让渡给首次购房人,进一步降低了房屋出售价格,充分减轻购房负担,最大限度支持夹心层首次购房需求,满足无房家庭住房刚需。

从大的方向来看,这是一个很好的探索和巧妙的安排,购房者只需支付部分产权的费用来获得房屋的使用权,其中公共财政将发挥重要的作用,这一举措对于房价高企的一线城市是一个很好的安排,确保低收入者和夹心层的刚性需求,大方向很好。但也要防止在执行过程中走样,比如这一举措要避免成为推动房价上涨的因素,比如购买了这一住房的居民在五年后可以按当时的购买价来将剩余的产权购买回来,而不是按照五年后的市价来购买,公共财政承担的产权要不以盈利为目标,其次供给量要足够满足这个阶层的需求,不要让好政策蜓蜓点水,一定要落到实处。

当然,地方政府也必须得脱离土地财政,得告别房地产利益链条,否则他们依然是非理性房价背后的推手,也是中国房地产困局的制造者。当务之急,必须要让中国的地方政府调整政绩观和利益观,将公共服务和老百姓的民生需求放在第一位,而非将财政收入和政绩工程放在第一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苏培科

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CCTV财经评论员;中国金融记者俱乐部秘书长;每经智库专家组成员;境内外多家财经媒体的专栏作家和特约财经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