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苏培科
苏培科:中国金融统一监管趋势明确
2017-03-01 14:21:33作者:苏培科 来源:财经每日评

从近期中国的金融监管人事调整和酝酿的诸多监管新规来看,统一的金融混业监管机制即将来临。尤其郭树清上任中国银监会主席一职,让外界产生诸多联想,这个曾经在央行、证监会任过重要职务,又在金融机构当过高管,同时又在地方政府管过实体经济,此次闪电进入银监会,很有可能是为下一步中国金融统一监管排兵布阵。

再从近期盛传的资管新规来看,由“一行三会”共同参与制定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在资管圈引起强烈的震动,关键这是一份“资管大一统”的监管架构,是明显的分类监管,已经大幅超越此前的分业监管,由单一的机构监管逐渐转向功能监管和机构监管并重,对同一类的资产管理产品按照同一标准进行监管,这样不仅可以减少监管真空和监管套利,还有助于降低潜在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如果这份资管新规出台,金融混业监管架构和统一监管机制即将落地。

从近日中国证监会高调宣示监管理念和保监会严惩险资机构的举动来看,新的监管架构和更高层面的监管机制即将落定,这种比平时更加积极的表现也是一种秀肌肉的表现,如果以往都是目前的监管状态,估计中国的金融市场也不会如此之乱。

其实,早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中国的决策部门就开始谋划金融混业监管架构,但一直没有成行,直到2015年中国股市因高杠杆诱发“股灾”之后,触发了各界对中国金融监管框架和监管秩序的思考,由于此前中国金融分业监管架构导致市场出现监管套利、通道业务横行,有时为了部门利益又呈现多头监管和监管重叠,从而让中国金融市场乱象丛生。对此,有人建议合并“一行三会”,让央行牵头实施统一监管。但我认为,构建混业、统一的金融架构非常必要,但让“一行三会”合并不太现实,几个部门叠加在一起去管原来的事情,管起来难度也不小,尤其行政部门的合并会带来诸多矛盾和人事斗争,而无心监管本职。

采取业务分类监管和机构监管并重可能比较符合目前中国的金融监管特征,推行起来阻力最小。当然,仅有分类监管规则和机构监管部门还不够,还需要有一个统一的监管协调小组,最好成立一个共享监管信息,统一、协调的“国家金融安全监管协调小组”,以适应金融混业发展的趋势。这个小组不仅要让“一行三会”参与进来,还要让更高决策部门的人员参与进来,成立这样一个机构不是为了简单地集中权力,而是要在充分尊重市场化原则下,廉洁公正、有统一战略、对市场长期负责,确保中国金融市场不发生系统性风险。

设立“国家金融安全监管协调小组”的目的是为了摆脱部门利益,高度重视国内和国际市场,真正以国家利益为重,以保障投资者权益、市场秩序和国家金融安全为重,有效推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任,完善跨境金融监管和保障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诸多金融活动更加畅通。同时,这个小组还要研究制定前瞻性、战略性的金融政策,适时搞一些顶层制度设计,在金融政策推出时进行把关,避免个别部门拍脑袋就任性地推向市场。

在中国金融市场分业监管和“五龙治水”的格局下,各部门利益的博弈和争执往往导致制度规则趋于平淡或模棱两可,很多金融创新业务往往在利益争执中夭折。因此,设立一个为中国金融市场长远发展的战略协调管理部门非常必要。这样既可以防止部门利益下的短期化,也可以逐渐杜绝金融部门的权力寻租。同时,也可以让该部门承担研究国家金融战略和维护国家金融安全的重任,让其积极研究成熟市场的历次金融危机,吸取各国的经验和教训,制定和构建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战略宏图,避免中国金融业走弯路。不过,此部门的职能只是协调、监督各金融监管部门,负责国家金融安全和金融战略的制定,负责跨境金融监管。同时,要对各金融单位和混业经营的金融企业实施严格的防火墙制度,避免系统性风险的传染。当然,也要加快中国金融改革的步伐,打破金融垄断和金融牌照特许经营的局面,确保中国金融生态健康发展。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苏培科

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CCTV财经评论员;中国金融记者俱乐部秘书长;每经智库专家组成员;境内外多家财经媒体的专栏作家和特约财经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