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孙兴杰
金正男之死的萨拉热窝镜像
2017-02-15 16:59:45作者:孙兴杰 来源:FT中文网

1914年,奥匈帝国费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身亡之后37天,欧洲陷入了一场世界大战,而那场战争开启了20世纪的悲剧,结束了欧洲的百年和平。费迪南大公也因后来的大战而成为世界历史难以绕开的人物。

2月13日,金正男,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长兄,在马来西亚的机场遇刺身亡。虽然两人之死不可同日而语,但如同1914年的欧洲,2017年的世界,也充满着各种的不确定性。20世纪,从一战开启的混乱,中间经过一战、二战的“新三十年战争”,而后是美苏之间的两极对立,再就是美国单极霸权的二十年。世界远离大国协调已经一百多年了,在一个日渐多极化的世界,当今最缺乏的是大国相处协调的视野和技巧。

并非费迪南之死引起了欧洲大战,而是欧洲已有的脆弱的政治机构,以及各国领导人的决策,让这次暗杀引发的危机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最近的历史学家反思:“萨拉热窝的行刺事件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真正让这些国家走向战争的是人们对这次事件的利用。”

从费迪南遇刺到全面大战的37天之中,有很多机会可以阻断危机的蔓延,但是欧洲已经形成了两极对立的格局,国际和平或者秩序已经陷入了“公地悲剧”,几乎没有人再为国际和平而努力。英国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克拉克在《梦游者》一书中得出的结论是,一战是欧洲各国合力上演的悲剧,而不是一桩罪行。战争的所有参与者,无论是领导人、外交官还是将军,在战争爆发之际,都莽撞自负、懦弱多变,在懵懂之中如同“梦游者”一样走向了战争。

在一战爆发一百周年的时候,很多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东亚。彼时,中日之间因钓鱼岛问题而处于对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甚至以德国来比附中国。然而,一战并不是德国挑起的,而是危机管理失控。欧洲彼时的国际体系的韧性难以承受费迪南大公之死带来的震荡。日渐衰落的奥匈帝国和新兴的塞尔维亚政府都不愿意让步,而奥匈帝国试图借此危机扩大在巴尔干半岛的势力。战争,已经成为各国军方和鹰派的选项,僵硬的同盟承诺使得萨拉热窝成为导火线,背后的炸药包最终还是被引爆了。

费迪南大公身后是一个巴尔干化了的欧洲,金正男身后的故国及朝鲜半岛也有此趋势。金正男不是死于民族主义,而是半岛几十年的分裂与博弈将其碾压。对于朝韩双方,金正男的血都会引起一场危机。对于朝鲜而言,金正男之死让金正恩政权更加稳固。金正男作为长子,比金正恩更有优先权执掌朝鲜的家族政权,没有金正男的存在,金正恩就少了内外的掣肘和制衡。内部政权的稳固,异己力量的消灭,以及不断增强的核武能力,让金正恩的行为更加不可捉摸。对于韩国来说,金正男之死进一步增加了金正恩政权“残暴”的证据,甚至会强化“朝鲜崩溃”的认知。2013年张成泽被清洗之后,韩国就一直以此作为朝鲜崩溃的依据。韩国的政治乱局以及“急统”为目标的对朝政策,使的南北冲突进一步加剧。

2月12日朝鲜进行中程弹道导弹的发射,第二天金正男就在马来西亚遇刺身亡,这也许只是巧合,但足以增加国际社会对金正恩挑衅行为的担忧。韩国已经将自身安全及外交政策与美韩同盟绑定。通过一系列的电话磋商和沟通,韩国稳定了美韩同盟,将自身的安全诉求植入到美韩同盟之中。

随着朝鲜核武能力的提升,美韩都认为朝核是迫在眉睫的问题,对于如何化解,特朗普政府尚未形成完整的对策,但是手段可能是开放的。金正恩新年讲话说,朝鲜洲际导弹导弹的发射准备已经就绪,此举无疑会触碰到美国的战略底线。美国想在朝鲜拥有对美国的核威慑力之前解决朝核问题,而这个机会窗口越来越小。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虽然对特朗普没有好感,但是也直言告知特朗普,上任之后要面对朝鲜问题,换句话说,奥巴马也承认,对朝的“战略忍耐”政策已经失败了。美国新任防长马蒂斯首次出访选择韩国,至少说明在五角大楼的战略图景中,朝鲜问题具有优先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孙兴杰

博士,专栏作家,研究兴趣:国际关系史、地缘政治、国际政治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