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孙兴杰
新政治经济学:巴尔干半岛的巴尔干化
2016-10-13 17:05:58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北约在罗马尼亚的反导系统启用之后,又放了一个大招,接纳巴尔干半岛小国黑山入盟,如果得到北约28个成员国的批准,黑山就会成为第29个成员国。看上去,这只是巴尔干半岛,尤其是西巴尔干国家整合到北约和欧盟框架的延续,但是,这极可能是巴尔干地缘政治博弈复活的象征。就在北约接纳黑山的时候,俄罗斯总统普京造访希腊,一是倡议建立欧亚经济联盟,建立一个从太平洋到大西洋的经济合作空间,这一空间当然也必须包括俄罗斯了,另一方面却警告罗马尼亚人要尝尝被俄罗斯导弹瞄准的滋味了。巴尔干地区,再次成为北约与俄罗斯博弈的焦点,巴尔干半岛正在经历重新巴尔干化的过程,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的轮回,地理和人性的铁律依然折磨着这个地区。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中东是全球地缘政治的焦点,反倒是巴尔干半岛则显得比较平静,除了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冷战结束之后的二十多年间,巴尔干半岛所内含的地缘政冲突的能量似乎已经释放殆尽。裂变与整合同时进行,南斯拉夫解体之后,西巴尔干半岛进入了持续的裂变之中,从波黑战争到科索沃战争,再到后来黑山通过公投的方式与塞尔维亚分手。如历史学家金雁教授所言:“塞、黑最终分手不仅最后终结了铁托建立的南斯拉夫联邦,而且终结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创立、延续近90年的南斯拉夫各族共同国家的最后痕迹。”在西巴尔干地区一个世纪的历史经验似乎表明民族国家这种整合性的政治组织并不适合,而民族自决带来的裂变性却让这个地区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冷战之后的那几次战争可以视为南斯拉夫“内爆”的冲击波,塞、黑和平分手可能意味着这一巨变内涵的暴力因素逐渐平息下来。与此同时,巴尔干地区开启了加入到欧盟和北约的历史进程,在一个更大的政治经济与安全框架中进行整合。巴尔干地区曾经作为大国争夺的边缘地区,并没有强韧的、自主性的整合能力,需要纳入到更大的框架之中,或者说进入到欧盟的“帝国框架”之中,这是巴尔干的历史宿命吗?

  20世纪90年代的波黑战争让欧盟意识到单靠欧洲国家并不能解决欧洲的安全问题,最终依靠北约,也就是美国的军事介入才逐渐控制了巴尔干的局势。从那个时候开始,“老欧洲”开始正视中东欧国家,面对巴尔干的问题。一直到1994年,欧盟还规定,除了信奉基督教的波罗的海诸国之外,所有信奉东正教的前苏联共和国入盟,而那个时候,波兰、捷克、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则组成了“维谢格拉德集团”提出了“回归欧洲”的口号,也就是要加入到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之中。当南斯拉夫解体的战火不断绵延之后,老欧洲想起了俾斯麦的箴言:谁拥有了日耳曼人和俄罗人之间的地带,谁就拥有了欧洲。于是,开始了接纳中东欧国家的进程,但是每个国家加入欧盟都需要准备和训练的过程,必须符合欧盟成员国的标准才能加入其中。进入21世纪,巴尔干国家忙活的事情主要是怎么加入欧盟。除了西巴尔干地区,主要的巴尔干国家基本加入其中。这也是巴尔干半岛在过去十几年里能够保持稳定的重要原因所在。回顾历史,巴尔干地区在过去五百年中,被纳入到某个帝国之后,就会有一段稳定时期。

  巴尔干半岛的裂变与整合与苏联的裂变基本是同步的,俄罗斯在这个过程中基本是缺位的,当年科索沃战争结束之后,俄罗斯派出200多人的小分队率先进入,更多的是彰显俄罗斯在巴尔干地区的存在感。欧盟和北约的双重东扩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欧俄的边界从冷战期间的柏林墙一下子向东推进了上千公里,现在乌克兰东部基本变成了欧俄博弈的边界。除了这种地缘政治边界的变动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欧盟和北约的东扩不仅没有弥合欧俄之间的鸿沟,反而滋长了新的对抗性的因素。中东欧国家对俄罗斯的不安全感要远远大于老欧洲国家,为什么罗马尼亚会部署反导系统?并不是为了防范来自伊朗的导弹,伊核协议都签署了,罗马尼亚的反导基地反而启用了,而且会并入到北约在欧洲的反导系统之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孙兴杰

博士,专栏作家,研究兴趣:国际关系史、地缘政治、国际政治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