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孙兴杰
新政治经济学:默克尔难以抵挡民粹主义
2016-09-28 14:05:40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默克尔后悔了,如果时光倒流,她会以另外的方式来应对2015年夏天的难民局面。这是这位德国铁娘子罕见的“忏悔”之词。而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默克尔曾多次非常坚定地认为“欢迎”难民的政策没有错。即便到今天,她还是反对为难民数额设限,但无论如何,默克尔在选票的面前还是低头了,在今年举行的5场德国地方选举,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凯歌高奏,而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则成为最大的输家。默克尔终归是选举政治出来的政治家,为了自己的身后名可以固执地推行现有的难民政策,但是为了党的利益,也需要进行调整,以现在的态势,明年的大选,默克尔将无缘总理之位。

  在德国政坛,极右翼政党也曾出现过,不过是昙花一现,而这次德国选择党则可能会攻城略地,登堂入室,成为左右德国政治走向的重要力量。这也是默克尔为什么要改变对难民政策立场的关键原因所在,为了打败德国选择党,就必须吸纳他们的政治主张,这也是选举政治非常有意思的地方所在。基民盟是德国社会中温和保守主义的代表,如果默克尔放弃了基督教保守主义的政党底色,那么选民自然就会“背叛”了。过去一年的时间里,默克尔在多元主义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以至于一些选民已经被德国选择党吸引去了。德国选择党在过去一年来,也从一个反叛的政党变成了选举党,原先只是“教授党”,反对欧元,反对德国拿钱补贴希腊等不守规矩的国家,现在新任的领导人佩特里就是一个选举活动的“老手”。可以说默克尔遇到了强有力的对手。

  以目前的态势而言,德国选择党可能在明年的大选跨过5%的门槛,进入联邦议会,因此,明年大选将是历史性的时刻。不但极右翼政党进入联邦议会,而且还可能会终结基民盟与社民党的左右大联合,德国进入真正的多党制时期,这将意味着政治会出现更大的不确定性,甚至是震荡。为什么德国选择党可以在今年取得如此大的进展呢?如果从整个欧盟来看,德国选择党的崛起正在终结“德国例外论”,自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洲政治整体右转,极右翼政党地位在欧洲议会、法国、意大利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东欧则成为执政党,比照十年前,欧洲的政党地位版图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唯独在德国,默克尔依然领导着德国,甚至欧盟。不可否认的是,舆论对默克尔已经有种依赖,如果没有默克尔,谁还是欧盟的主心骨呢?这似乎变成了一种政治正确,而德国选择党则表达了另外一种声音,那就是反对政治正确,反对默克尔的多元主义主张,表达普通人想说又不齿于表达的声音。从这个角度来说,佩特里就是德国的特朗普、勒庞,大西洋两岸的政治话语以这样的方式形成了“共振”。作为欧盟中流砥柱的德国以及默克尔,也遭到了空前的压力。

  德国选择党从反欧元到反难民,政治的底色没有变,但是选举的动员机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欧元这样比较高深的话题,并不是每个普通人都了解的,因此,欧债危机的时候,虽然选择党引起了很大的舆论关注,但是并没有在上次的大选中越过联邦议会的门槛。去年夏天的难民危机,给选择党创造了一个新的政治动员的口号和机会,尤其是超过100万难民进入德国,并且在今年新年出现了科隆性侵案,而7月份则接连出现了恐怖袭击,无论难民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都导致德国社会对难民的看法有所变化。上百万人的进入,对德国普通人的生活造成了不小的冲击。除了生活的不便之外,更重要的是,大量穆斯林的进入重新激发了文化身份的问题,这也是整个欧盟面临的问题。欧盟到底要不要坚持其基督教的文化底色?当然要,否则为什么接纳土耳其加入欧盟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孙兴杰

博士,专栏作家,研究兴趣:国际关系史、地缘政治、国际政治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