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孙兴杰
鸽派耶伦没有带来和平
2016-09-04 16:38:50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耶伦接任美联储主席已经几年了,但是她似乎还没有从前任主席伯南克的政策螺旋中走出来,美联储还没有进入耶伦的时代。最近在杰克逊霍尔召开的央行行长论坛之前,美联储的主要官员发表了一系列的鹰派言论,耶伦则保持了格林斯潘以来美联储主席的暧昧态度,市场也没有办法把握美联储政策的走向,也许这是美联储的一个目标,但是从长期来看,美联储终归要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结束超低利率的时代。从美联储官员的言论中,只能看出美联储对于未来的政策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鹰派和鸽派之间的意见分歧越来越严重,这对耶伦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不仅是对“行动的勇气”的考验,也是对耶伦领导美联储的考验。作为全世界最重要的央行领导人,耶伦的言行会引起全球资本市场的震荡,极端鸽派的耶伦继续货币放水,不断积聚的货币会成为未来经济不稳定的地雷。

  美联储前任主席伯南克将自己的回忆录命名为《行动的勇气》,不仅是在阐释自己的央行行长理念,也是为自己在任期间连番进行的量化宽松政策进行辩护,在一场大危机之中,谁都不知道未来的结果会怎样,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决断能力和意志力。从这一点来说,伯南克还是非常了不起的美联储主席,他也知道量化宽松并不是常态的政策选择,而是应对危机的非常手段。格林斯潘也曾说,风险溢价长期偏低在历史上从来不会产生好结果。从华尔街金融风暴以来,危机到底有没有过去,依然没有定论,而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依然步履蹒跚。伯南克在卸任的时候就试图走出这一应急的政策组合,他认为,通胀率和就业率已经基本符合结束量宽的条件,但是当他有意表示退出量宽的时候,全球资本市场掀起巨浪,美联储已经不仅仅是美国的央行,而是全世界的央行。这也是伯南克给耶伦留下的难题,当然,他俩的理念还是比较相似,同属于鸽派阵营。

  美联储承担的是双重目标,也就是物价稳定与充分就业,在这两个目标之间,美联储的官员,尤其是具有决策权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成员,会有不同的侧重。以物价稳定作为核心目标的人算是鹰派,他们对通货膨胀保持着高度的戒备;以充分就业为主要决策指标的人们则算是鸽派。从一般意义上来说,通胀率和就业率之间是存在关联的,为了刺激就业就需要适度的通胀率,也就是菲普斯曲线。因此,鸽派和鹰派其实是美联储双重目标带来的内在矛盾。而德国央行的核心目标是保持物价稳定,就不会产生鸽派与鹰派的区别了。

  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伯南克领导下的美联储创新了工作方式,沿着格林斯潘的道路继续前行,不仅增加了美联储信息的透明度,而且革新来的工作理念,让全球进入了一个量化宽松的时代。也就是在基准利率逼近零的时候,央行可以自创政策工具进一步刺激经济,毫无疑问,央行在反危机和反通缩的战场上具有了十足的战斗性,相比之下,鹰派可能更代表了央行的传统价值和行为准则。就是当年白哲特在《伦巴第街》中为现代央行所确定的“最后贷款人”的角色,而鸽派则将央行输送流动性,无中生有制造货币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支撑鸽派坚持自己做法的理由不过是,相比于欧洲和日本,美国经济恢复得还是非常不错的,此外,你没有办法说央行没有起到作用,如果美联储不采取行动的话,那结果可能会更加糟糕。毕竟伯南克是研究大危机的专家,他就认为上个世纪30年代的大危机之所以如此严重,就是美联储没有尽到“最后贷款人”的职责,造成流动性枯竭,让实体经济跌入了衰退的深渊。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孙兴杰

博士,专栏作家,研究兴趣:国际关系史、地缘政治、国际政治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