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孙兴杰
中美关系与多元权力中心时代的来临
2016-08-31 10:56:17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从香格里拉对话会到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我们看到了中美关系的不同面相,也可以重新审视中美关系的全景与特质。

  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中美之间的争论没有想象的那么有烈度,而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都在努力寻求利益的汇合点。奥巴马任内最后一次战略与经济对话,如美国财长卢所说,在中国高考的时候举行中美这样的磋商,我们还是通过了考验。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也是定义世界秩序的一对双边关系,而中美在两个不同议题中的战略互动与沟通,意味着大国竞合时代的来临,也代表着中美对多元权力中心来临的默认。在这样的大趋势之下,应寻求中美长期和平与合作之道。

  从去年开始,美国战略界开始讨论中美关系到了“临界点”这样的说法,似乎美国人蓦然之间发现中美关系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而今年,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以及太平洋舰队司令哈里斯的极端言论则成为媒体关注的对象,中美关系是不是真的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呢?首先是美国人的心态发生了变化,一种失落,失落的是,冷战结束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和军事上快速崛起,但是中国并没有变成另外一个美国,而是越来越有“中国特色”。冷战之初所设定的“历史终结”的历史哲学理念遭到了现实的回击,美国人也反思,是不是接触战略失败了呢?因这种失落而带来的是战略焦虑,应该如何与一个更加自信的中国打交道呢?回顾一年来中美关系的互动,可以看到美国的对华政策被美国大选以及五角大楼“双重绑架”。在南海问题上,中美之间的分歧被放大,尤其是五角大楼,似乎将南海当作制衡中国的有力支点。正因如此,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媒体才大量报道与关注中美之间的“斗嘴”,但也有媒体看到,中美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都保持了克制,南海问题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有爆炸性。

  香格里拉对话会和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几乎同时进行,前者是亚太地区的多边安全与防务的对话平台,而后者则是中美之间最重要的双边磋商机制,包含了经济、政治以及人文交流三个支柱性体系,而且很可能会拓展至防务交流层面。如果中美之间真有过不了的坎儿,还是要回到双边的闭门会中去争吵与磋商,这也反映出中美之间最基本的战略共识和信任。奥巴马之后,战略与经济对话还要不要持续下去?答案是肯定的,也是美方做出的主动的倡议,而习近平主席在开幕式上的致辞,既是对过去八届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总结,也提出了新的议程,更是重新界定了中美关系的特质。

  首先,无论风云如何变幻,中美都要坚持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个大方向,毫不动摇地为之努力。这是对美国的呼吁,也是给美国的承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需要不断去落实,中方提出的理念和原则需要在具体的外交实践中一步步落实。其次,中美之间不可能通过对话就解决所有的分歧,但是通过经常性的沟通,逐渐累积战略互信,减少战略误判。中美关系被定义为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关系,在历史思维定式之下,这种双边关系必然是对抗性的,历史上的大国冲突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彼此的错误知觉与战略误判,缺少必要的沟通,以至于彼此猜疑、对抗,最终出现冲突。中美之间直接的沟通渠道达到108个,这是中美之间管控分歧、积累信任的主要平台。也有人质疑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效率,如果没有这么一个高级别的平台,中美关系可能会更糟糕。

  最后,中美两国体量巨大,两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60%,中美关系不仅是双边关系,更具有了全球意义。对于美国的重返亚太,中国提出了新的理念,“宽广的太平洋不应该成为各国博弈的竞技场,而应该成为大家包容合作的大平台”,这要比“太平洋足够宽广,可以容纳中美两大国”有更深的战略意涵。太平洋不是中美两国的,而是“大家”的,美国重返亚太的根源也在于亚太地区保持了持续高速的增长,是世界政治经济的关键一极。尤其是东亚的发展,打破了西方主导的单一现代性的构想,虽然日本一直力图脱亚入欧,甚至会借助G7这个平台来扰乱东亚局势,但是日本终归还是亚洲国家。因中国的发展,多元现代性以及多元权力中心时代来临了。如何顺应和融入这个时代,成为中美两国共同面对的难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孙兴杰

博士,专栏作家,研究兴趣:国际关系史、地缘政治、国际政治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