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孙兴杰
核心话题:欧亚大陆棋局的六月剧变
2016-08-24 10:28:17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世界历史如同一条长河一样,有舒有缓,有静水深流,也有瀑布飞流,从英国脱欧的6月23日,到6月29日,土耳其遭遇ISIS的炸弹袭击,前后不到一个星期,但是欧亚大陆从太平洋岸边到英吉利海峡,格局已经发生重大的变化,大棋局和小棋局在不经意之间出现了历史性的剧变。十年、五十年,甚至一百年之后的历史学家可能会将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视为欧亚大陆棋局大逆转的节点,甚至可以说是后冷战秩序的坍塌。身在其中,也许只能感受到这个世界变得很乱套,看不到未来的前景和出路,等到尘埃落定,才会发现这个星期的历史进程竟然是如此之快。
   英国脱欧公投让全球金融市场颠簸得七荤八素,英镑暴跌,国际市场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英国脱欧这样的现实,虽然英国有三百多万人要求举行第二次公投,但是,卡梅伦已经厌倦了,表示没有第二次公投,其实他也想得明白,脱欧公投已经玩砸了,如果再举行第二次公投,那就不是脱欧的问题了,而是大不列颠王国是不是还存在的问题了。欧盟领导人的态度也让英国没有第二种选择,6月28日的峰会还是28个成员国,29日的峰会就变成了27国,对于脱欧这件事情,欧盟各国似乎高度一致,呼吁英国“有序推出”,而没有任何的挽留之意,等英国政府提交申请之后,欧盟才会与英国展开谈判。可以说,这一个星期,一个没有英国的欧盟出现了,你可以称它为“新欧盟”,一个没有盎格鲁-撒克逊羁绊的欧盟,一个更具有大陆属性的欧盟,一个自1648年以来,欧陆各国汲汲追求的欧洲帝国,一个可能更加集权和团结的欧盟。虽然英国只是欧盟的一个成员国,但是在文化、地缘政治、外交政策上都能够影响欧盟的一个主要成员国。没有英国,欧盟的欧洲色彩会更淡,欧陆色彩会更浓。虽然英国一直不是欧盟(此前的欧共体)最铁杆的成员,但是它始终是欧洲大家庭的一部分,反倒是东欧国家,在历史上与“欧洲”的联系反而并不是那么直接,在文化上也不属于真正的欧洲世界。
   英国脱欧之后,欧盟会不会解体?答案是否定的。首先是欧盟作为一种现实的政治存在已经持续了快七十年了,无论欧洲人还是世界已经适应了欧盟的存在,这种历史的惯性会持续下去。除此之外,法德轴心依然存在,更重要的是德国在欧盟的权势进一步凸显,德国的态度近乎可以决定欧盟的未来。在脱欧之后,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一体化的最初成员,也就是欧共体最初的六个成员国的外长会面,发表了联合声明,加强欧盟的团结。可以预见,未来欧盟是一个分层的结构,时间的先后会沉淀成为权力的等级结构,法德轴心,欧共体创始成员国构成了欧盟的权力核心,这也是欧盟的基底所在,即便历史在倒退,欧盟也不会回到1945年之前,换句话说,欧盟要回归其欧洲特性,冷战之后的东扩,让欧盟撑破了欧洲,姑且不说土耳其不可能加入欧盟,巴尔干地区的入盟进程也会大大下降。欧盟作为开放地区主义的特性会大打折扣,而作为地缘政治单元的意识会增强。
   与英国脱欧几乎同时发生的是普京访华,匆匆24个小时,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了三份非常重要的联合声明,除了常规性的两国元首为双边关系定调的联合声明之外,中俄关于“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尤其引人关注,这篇联合声明中,其实剑指美国,尤其是美国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在东亚,尤其是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这些进攻性的动作,其实打破了大国之间的军事平衡,尤其是大国之间的核威慑的平衡。这一声明也是美国在过去一些年来的战略再平衡造成的失衡,在欧亚大陆东西两端同时发力,挤压中俄两国的战略空间,最终让这两个国家不得不抱团取暖。中俄之间的贸易量以及人文交流不能与中美相媲美,但是在政治互信与协作上,则高出中美关系一大截。
   中俄之间不是同盟关系,但是,美国则充当了中俄之间共同的敌人,至少两国都感受到了来自美国的战略压力。与此同时,五角大楼则将中俄等大国视为核心的威胁。大国之间的地缘政治游戏在回归,中美俄的战略三角关系重新启动,比照于历史,中俄之间关于“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带来的战略冲击力不亚于当年基辛格秘密访华,打开中国的大门。中美俄的三角关系也代表了当下世界秩序的巨大的隐忧,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的分离,中俄之间的合作更多的是基于地缘政治的需求和逻辑,尤其是美国这个霸权国在欧亚大陆所采取的进行性的举动。而中美关系则是世界经济稳定的保障,对中国而言,对美关系的稳定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和繁荣的重要保障。中国去年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同为10万亿美元的超级经济大国。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分离在客观上可以避免大国之间的“阵营对垒”,但是,地缘政治的逻辑会压倒经济合作的逻辑,猜疑会不断螺旋上升。
   中俄关系的进一步深化,加上上合组织及一带一路与欧亚联盟的对接,中俄在重塑欧亚大陆地缘空间上扮演了核心角色,这似乎与美国的战略再平衡在冥冥之中暗合。美国的力量从中东撤出来,强化在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存在,从而对中俄形成了战略挤压的态势。中俄都是传统的陆权国家,两国的联手,无疑会让两国内向发展,于中国而言,这与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的思路是不太契合的。中美俄之间的战略互动,无疑会重塑欧亚大陆的棋盘,这关系到世界秩序未来的发展方向。
   俄罗斯从18世纪以来的扩张留下的最大遗产就是其广袤的国土,也因俄罗斯的存在,欧亚大陆就形成了一盘棋,而俄罗斯的存在则继承了欧亚大草原的逻辑,如同巨蟒一样,从东到西,连为一体。在东部,与中国发表了维护世界“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在西部,埃尔多安给普京写了道歉信,土俄快速和解,不仅恢复了旅游关系,两国外长也为总统的会面创造条件。去年11月土耳其把俄罗斯战机打下来了,普京说这是背后捅刀子的举动,两国关系跌入冰点。相比之下,埃尔多安的强硬外交非常不明智,土耳其陷入非常孤立的状态,最近半年多时间里,土耳其频繁遭遇恐怖袭击,这个中东大国的安全体系已经漏洞百出,埃尔多安有胆量打下俄罗斯的战机,但是没有能力让土耳其的人民和城市远离恐怖主义。
   最近土耳其与以色列、俄罗斯都在和解,外交回归传统的轨道,无论对土耳其还是俄罗斯来说,单凭自己的力量完全无法控制中东的局势,而中东的混乱将俄罗斯、土耳其、欧盟都卷入其中,虽然有些被动,但也是政治的现实。从黑海到地中海一线成为新的地缘政治的断裂带。中美俄构成了欧亚大陆的大博弈,而欧俄土则构成了具有爆发力的小博弈,两个博弈关系到未来欧亚大陆的棋局走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孙兴杰

博士,专栏作家,研究兴趣:国际关系史、地缘政治、国际政治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