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孙兴杰
新政治经济学:埃尔多安的土耳其,走向何方
2016-08-24 10:23:30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土耳其现代历史上第五次军政政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惊魂初定,政变没有成功,是不是可以回归常态?非也。埃尔多安宣布全国进入三个月紧急状态,抓捕行动进一步扩大,可以说,这次失败的军事政变并不是主题,而反政变或者埃尔多安的清洗运动才是重点。这次仅仅几个小时就告终的军事政变,可能是2010年阿拉伯之春之后,中东地区的又一件影响深远的事情。
   土耳其的军事政变的确让世界震惊,但是更震惊的是,埃尔多安在挫败政变之后的大规模的“净化”运动。在第一时间将政变的主谋认定为身在美国的费土拉·居伦,认为参与政变的人员很多就是居伦运动分子,由此,所有跟居伦运动有关系的人都被打上了政变的标签。不但参与政变的士兵被捕,被民众殴打,甚至被打死,教育系统的1.5万教员全被停职,全国大学中的科系主任都下岗了。真是匪夷所思,军事政变跟老师有什么关系呢?细思极恐,埃尔多安要对全国的教育系统进行大换血,现在的世俗教育体系可能会被摧毁。埃尔多安是政治伊斯兰主义者本来与居伦是盟友,居伦属于文化伊斯兰主义,通过建立庞大的寄宿学校制度,在土耳其形成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从居伦的学校走出来的校友们遍布土耳其的警察、法院、检察院等机构,形成了一个平行政府。两人联手打击土耳其军方之后,关系淡漠后最终反目。这次军事政变之后,埃尔多安曾认为这是真主赐予的机会,那就是彻底清肃居伦运动分子,尤其是反对埃尔多安的那些异己分子。事实上,土耳其军方的高层早已被清洗过了,这次政变如此之快就失败,说明埃尔多安对军队的掌控力,尤其是军方高层的控制还是比较强的。
   不能不承认,埃尔多安曾经是个非常能干的政治家,在他手中,土耳其经济有了质的飞跃,此外,埃尔多安的政治权谋和手腕也是非同寻常,从而造就了埃尔多安长期执政的“埃尔多安王朝”。权力会腐蚀一个人的心智,埃尔多安也一样,权力如同盐水,越喝越渴,2013年是埃尔多安与土耳其关系的转折点,土国出现了抗议的声音,要求埃尔多安下台,后来又曝出埃尔多安的亲属卷入贪腐,但是埃尔多安根本没有理会媒体和检察部门,而是关闭了媒体,撤换了检察官。你根本看不到一个民选领导人对权力应有的敬畏。从总理变成了总统,埃尔多安根本无法适应名义首脑的角色,老搭档达武特奥卢当了总理,但是不久就辞职了。埃尔多安的变化才是军事政变的根本原因,政变的军官在网站上发表的声明,就是要土耳其回归到原来的民主、法治的轨道之上。
   未遂政变发生不久,世界舆论还是比较偏向埃尔多安的,但是随着清洗范围的扩大,《华尔街日报》就认为,埃尔多安将把土耳其带向1979年的伊朗。霍梅尼革命之后,伊朗从一个世俗国家变成了政教合一的国家。埃尔多安会不会终结凯末尔主义还有待观察,但是土耳其的世俗国家之路已经到了瓶颈期。西方化、世俗化不能解决土耳其人的身份认同的问题,90%以上的人是穆斯林,而且自媒体的发展瓦解了既有的政治参与和动员机制,当埃尔多安在社交媒体发视频呼吁抵制政变的时候,最先做出回应的是比较极端的伊斯兰分子,这也是昭示着埃尔多安的权力基本盘已经发生了变化。清真寺和政府之间的隔离墙正在被消解,埃尔多安不仅是权力领袖,也可能会变成精神领袖,这是土耳其最大的变局。
   土耳其被视为中东地区的民主典范,但是埃尔多安正在侵蚀民主制度的法治基础,更可怕的是,几乎没有人来制衡和反对埃尔多安,几千名法官被停职,谁还能够阻挡埃尔多安的集权活动?随着清洗的不断扩大,必然形成一种“噤蝉效应”,无论军方还是民众都会给埃尔多安伴舞,强人的强势回归,这是对土耳其民主制度和世俗国家的挑战和考验。
   土耳其处于文明的交界地带,它的地缘价值毋庸讳言,在当下,土耳其就是锁定中东地缘政治风险的一把锁,也是欧盟抵御中东风险的前沿。欧盟官员认为,埃尔多安早就有一张黑名单,未遂政变发生之后,就是按照这个名单在抓人。土耳其是坚持世俗化的道路,还是回到政治伊斯兰主义的中东大潮之中,这不仅关系到文明的冲突或者融合,而是文明板块的沉降。伊斯兰文明影响深远,奥斯曼帝国在历史上也曾经是文明的融合与协调者,但是现在的中东,伊斯兰文明被恐怖主义、政治伊斯兰主义绑架了。经济停滞、国家制度失败、人口结构年轻化等等,让中东变成了一座岩浆奔涌的火山,通过各种隐秘的渠道,这座火山正在激活欧洲的“小火山”,布鲁塞尔、巴黎、尼斯都是引爆点。如果土耳其从北约的坚定盟友变成了特洛伊木马,中东地区的沸水将会四溢,欧盟将面临空前的挑战。
   埃尔多安的土耳其只是当下地缘政治活跃的一个表征,冷战结束之后的民主政治、市场经济、自由主义所构成的全球化正在退潮。人们对世界秩序的乐观情绪也在褪去,但是全球化所带来的市场的联系和网络依然存在,土耳其作为连接欧亚非的能源、交通枢纽的角色应该是埃尔多安所不能也不会反对的。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东陷入了持续的震荡之中,土耳其也处于一个抉择的十字路口,是牵引中东走出泥潭,还是陷入其中呢?政治家或者政治是多变的,市场依然是当下国际秩序的静水深流。埃尔多安以其“绩效”而长期执政,如果土耳其可以介入和推动中东地区的转型,构建强韧的市场网络,也可以打消外界对他的种种忧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孙兴杰

博士,专栏作家,研究兴趣:国际关系史、地缘政治、国际政治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