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孙兴杰
新政治经济学:土俄“友谊”轴心与反恐新局
2016-08-24 10:16:37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握手,让世人有些措手不及。半年前,双方还是口水与炸弹齐飞。半年之后,埃尔多安见到普京之后,大谈友谊,真是世事无常,也让人感受到了权力政治带来的戏剧性。
   为了与普京握手,埃尔多安也是花了不少心思,先是写信道歉,后又要求见面,见面之后,希望土俄关系重启,再就是传出来土耳其可能允许俄罗斯空军从因吉尔利克机场起飞打击叙利亚境内的恐怖分子,而这个机场也是美国空军的重要基地,还部署有核武器,即便俄罗斯空军不使用这个机场,埃尔多安也向普京表达了足够的诚意,彰显土俄关系的“战略性”。当然,埃尔多安的热情也没有得到普京对等的回应,土俄对于重启关系还是存在着温差。也有媒体认为,土俄关系的回转是权宜之计,而非战略性的合作。
   自土耳其发生失败的政变之后,围绕土耳其、中东展开的外交活动就出现了一种“历史性回归”,这一地区的地缘政治的发展更具有内生的特性,跟过去几百年来,奥斯曼帝国、俄罗斯和欧洲之间的互动倒是有些相似之处。自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主导能力和意愿下降之后,谁来反恐,谁来应对难民问题,中东秩序又应该如何重建?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说会加强在中东地区的反恐,不是美国自己做,而是与中东盟国、北约盟国一起努力,更重要的举措就是加强对穆斯林移民的审查。即便特朗普上台,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撤出”也不会停止,在欧亚大陆的西端可能率先进入“后美国时代”,地区秩序需要区域内大国携手重建。最近俄罗斯战机从伊朗的基地起飞前往叙利亚打击恐怖分子,俄罗斯与伊朗之间的合作也达到新的水平。更值得关注的是,伊朗最高精神领袖以及伊朗政府都邀请土耳其加入到俄罗斯和伊朗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队伍中来,土、伊、俄三方朝着反恐联盟的方向在发展,从而形成了一个与美国旗鼓相当,而且更加接地气的反恐联盟。
   从世界历史来看,欧亚大陆从来就是帝国的摇篮,现在的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并没有忘记或者放弃帝国的梦想,这三个国家都曾经是建立过伟大辉煌的帝国,可以说,帝国的情结一直没有远去。在欧洲国际体系不断扩张的时候,帝国被挤垮了,不得不按照现代国际体系的规则来玩游戏。美国的撤出意味着传统的地缘政治又复活了,伊朗、土耳其都力图恢复往日的荣光,当年萨法维王朝和奥斯曼帝国就是在现在的伊拉克一带展开争夺。现在伊斯兰国的兴起,打破了中东的主权国家体系,甚至否定了这种政治组织的合法性,在反恐联军的打击之下,伊斯兰国的地盘在不断缩小,无论叙利亚还是伊拉克的战后重建都离不开土耳其和伊朗的合作与参与。
   土俄总统的握手至少表明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有了很大的转变,愿意加入反恐阵营之中。一方面伊斯兰国已经是众矢之的,美俄两国都在空袭,伊斯兰国的势力大不如从前,另外,土耳其与伊斯兰国的关系也出现了逆转,土耳其受到伊斯兰国的恐怖袭击。二是如果土耳其不加入到反恐的队伍中来,那么,就会失去战后的发言权,尤其是库尔德武装力量的问题。在地面战场,库尔德人立下了汗马功劳,得到了美国和俄罗斯的支持。土俄在去年争吵的时候,俄罗斯早就爆料了土耳其与伊斯兰国之间联系,至于伊朗和俄罗斯是不是真信任埃尔多安,还是值得怀疑的。除此之外,土耳其和伊朗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也很难说有共同点,伊朗是支持阿萨德的,希望稳定这个什叶派的政权,而土耳其则与海湾的君主国一心想搞掉阿萨德。
   土耳其和伊朗是中东地区的主要大国,未来中东局势的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土耳其,是与伊朗合作还是与沙特合作。没有这些中东大国之间的基本共识和妥协,反恐以及秩序的重建就会陷入“公地悲剧”。而俄罗斯的目标并不仅仅是为了反恐,一是逊尼极端主义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也是很大的威胁,尤其是高加索地区;二是俄罗斯希望通过中东反恐来撬动欧洲,欧洲大国早已意识到要应对难民问题,就需要跟俄罗斯合作,很明显,难民问题已经让乌克兰问题的重要性下降了, 欧盟部分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只是早晚的问题。
   对于欧洲来说,土耳其不再是阻挡中东地缘政治风险的瓶塞子,反倒有可能是指向欧洲的机关枪口,这是非常吊诡的事情。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似乎在“脱轨”,虽然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但是最近因为政变的事情与美国闹得非常不愉快;过去几十年来土耳其谋求加入欧盟,但是土耳其又有可能恢复死刑。埃尔多安与普京的握手言欢也让欧洲大跌眼镜,到底埃尔多安想要什么呢?对于欧盟来说,不断出现的恐怖袭击,以及潮涌的难民,也是一种空前的挑战,在历史上,基督教军队将穆斯林军队抵御于法国南部边境,查理·马特在普瓦蒂埃一战取胜,也奠定了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的边界,在巴尔干半岛可能要复杂得多,然而,现在穆斯林已经到了北欧。北约成员国这样的世俗身份是不是可以代替土耳其的宗教身份呢?之前可以,现在很难说,尤其是政变之后,埃尔多安的伊斯兰化倾向也越来越明显。相比之下,普京要比埃尔多安更具有可预测性。
   当土俄交恶的时候,人们关注的可能是两国漫长的交战历史,这也限定了土俄友好的限度,俄罗斯终归还是个欧洲国家,在欧洲和土耳其之间,普京更愿意打开欧盟的大门。变幻无常的埃尔多安也会让欧洲人感觉到普京还是可以理解的。土欧俄三方之间的互动似乎进入了混沌的状态,同属基督教世界的欧盟和俄罗斯因领土的问题而处于冷冻之中;而土俄既是历史上的宿敌也分属不同的文化圈子,却走在了一起。欧盟和土俄关系并不好, 但是却要依靠两国来阻挡中东的地缘政治洪水,不过,反恐让三方有了共同的敌人。也许当下的世界,没有规则就是规则,唯一不变的就是瞬息万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孙兴杰

博士,专栏作家,研究兴趣:国际关系史、地缘政治、国际政治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