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3期

北京大兴火灾:起于地下冷库 纪委介入调查

据新华社23日报道,大兴 11.18火灾起火地点和遇难者死因已确定,起火部位系起火建筑地下一层冷库,遇难者死因均系一氧化碳中毒。经调查,2016年3月樊某某在起火建筑地下 建设冷库。照明电路、动力线路、设备安装等施工人员均无相关专业资质,已被刑事拘留。 ​​​​此外,火灾发生后,北京市纪委市监委与大兴区纪委监委已介入调查。

编辑:赵赵
制图:赵赵

西红门镇,典型的城乡结合部

11月18日 ,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聚福缘公寓发生火灾,火灾导致19人死亡,8人受伤。

火 灾发生地新建村所在的西红门镇,位于北京南五环与六环之间的大兴区,距离北京主城区25公里,这里是北京轻纺服装产业基地,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整个地区 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服装生产厂,工商资料显示,这个地区有82家服装制造企业,其中新建一村有22家。以劳动力密集为特点的服装加工业吸引着务工人员涌入, 而周边村民将自己房屋随之加盖,改造为公寓出租给这些务工人员,逐渐形成了工业和公寓混杂的工业大院。


幸存者: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今年45岁的周女士和丈夫来自湖北荆州,半年前,因为家中欠债,周女士也来到丈夫打工的服装厂,做起一名流水线工人。火灾后发生前,周女士下班回到住处,准备休息,忽然闻到一股橡胶烧焦的味道,打开门后,才发现外边着火了。

“我 一拉开门,就看见黑色的烟扑了过来,整个人就开始晕了,然后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周女士描述,整个过程,只有几分钟,“烟是黑烟,特别刺鼻,我什么都看 不见了,整个就像非洲人一样,全身都黑了”。周女士回忆,“觉得当时呼吸都困难,作呕,吐了好几次,嘴巴和鼻子里都是黑的。”

周女士的丈夫王先生称,火灾发生后,他在100米处的地方就闻到了味道,“就像皮鞋点着了”。根据王先生和周女士介绍,他们所在的公寓地下一层是仓库,平时经常看到货车从里边拉货,而一楼则是皮衣制衣厂。【查看更多】

19人死亡,其中包含多名未成年人

而丈夫刚离世8个月的张凤银就没有周女士那么幸运了。

女儿刘丽华想让50岁的张凤银抱着孙子,来北京帮女儿带外孙女。孙子刘浩铭一周岁半,外孙女王馨玥要到12月才满四周岁。

公寓里,像张凤银这样帮儿女照看孙辈的老人,不在少数。孩子们的欢笑,点缀着外乡人的北漂生活。然而,这一切,在11月18日18时,截然停止。

这一天,他们居住的公寓失火。官方通报的情况显示,火灾造成19人死亡,其中包含多名未成年人。张凤银和她的孙子、外孙女,就在这张名单当中。而8个月前,张凤银的丈夫,刚刚意外离世。【查看更多】

火灾发生前4天,刚带着儿子来北京的杨丽丽也没未能逃过这场大火。

31岁的她,一儿一女,妯娌和睦,邻居都说“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原本留在村里接送孩子,照顾公婆。但冬天农村没有农活,想与丈夫团聚的杨丽丽打算去北京住一段时间,照顾下一直辛苦在外两年,做快递员的丈夫。

然而2017年11月18日18时,杨丽丽和儿子暴育铭未能走出“聚福缘公寓”。这一天,距离儿子暴育铭满3周岁的生日,只有11天。【查看更多】

北京究竟有过多少“工业大院”?

一场带走19人生命的火灾,让“工业大院”重回公众视线。这些改革开放之初兴起的“工业+生活”院落,曾一度是乡镇工业化的象征和骄傲。

但这种基于同业、同乡聚集且功能不断叠加的 “空间”,从根源上即难以实现有效管理,弊病频现,并渐渐成为城市前进的累赘,甚至是威胁。

《中 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11·18火灾”所在的大兴区西红门镇“聚福缘公寓”,亦属此类大院。西红门镇曾计划于2017年彻底告别“工业大院”。该镇 拥有“工业大院”27个,“水电气热等基础设施缺乏”,“平均一个企业存20处隐患点”。但过去,一个村里,工业大院贡献的纯税收一度达9000万元。

据西红门镇政府信息,在2010年时,当地即已提及工业大院的腾退工作。彼时,这项工作与“土地资源全面升级转型的新模式”同步,该新模式的核心,即政府牵头成立以各村为股东的资产投资公司,将集体土地作为资产装入进行运营。这也是目前北京周边村庄的普遍运营模式。

2016年末,西红门镇党委书记郑亚君接受媒体采访,谈到工业大院腾退中的难点,他称主要难在两方面:一是企业腾退后,往往也意味着这个企业不复存在。二是很多企业权责不清,有些甚至转租转包达7次,拆迁款分配引发问题较多。

2017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全面清理整治镇村产业小区和工业大院”。而在2016年末,各区分别发布了“2017年工业大院腾退计划”,其中通州宣布将实现全区告别工业大院,而大兴则宣布将西红门、黄村、瀛海拆除腾退完成。

昌平的计划似乎较为保守,其宣称将在2017年腾退工业大院5家,2020年50家清理完毕。

北京究竟曾有过多少工业大院?公开信息中,并不存在相应数据,也没有人曾系统地研究,或观察过这个带有时代特点的存在。但检索不难发现,过去多年来,工业大院始终出现在各种新闻的背景中,伴随着事故、悲伤……【查看更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79。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