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苏宁金融研究院
全球制造业争夺战悄然打响 中国减税大门何时开启?
2016-12-22 16:44:04作者:​黄志龙 来源:苏宁金融研究院

最近,曹德旺、宗庆后等实体经济企业家不断呼吁降低中国企业部门税收负担,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而在此前,台湾制造业巨头富士康、日本科技企业软银集团大规模加码对美投资,其背后动因无疑是特朗普大规模对实体经济和企业部门减税让利。

事实上,特朗普大张旗鼓的减税计划,已经使得英国政府提前跟进,正式批准了进一步下调企业所得税的政策,并承诺英国企业所得税将降到G20国家中最低水平。

在此内外争夺国际制造业投资的暗战中,中国企业部门的税收负担如何?我们的财政收支和债务状况能否支持跟进实施相应的减税政策?

我国有必要降低企业部门税收负担的三点原因

当前,企业部门税负高企是我国民间投资持续低迷的关键因素之一,也是我国投资回报率不断下降的重要原因。因此,在经济新常态下,大规模对企业部门减税让利显得尤为必要。

首先,我国宏观税负显著高于我国经济发展阶段的合理水平。关于我国宏观税负水平,各种分析见仁见智。在此,笔者以IMF统一标准计算(即一国的广义财政收入包括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之外的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入、社会保险基金收入),2015年我国广义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即宏观税负)为34.3%,而2013年发达国家俱乐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OECD)平均的宏观税负为34.16%。与此同时,现任财政部长肖捷2011年的一篇学术文章《走出宏观税负的误区》的基本结论指出,“随着公共产品和服务需求处于快速上升阶段,宏观税负水平也应随着经济发展相应提升”。由此可见,当前我国的整体宏观税负,显著高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阶段的合理水平。

其次,私人部门总税率高企是影响我国营商环境的重要负面因素。虽然国内一些学者对世界银行《2017年世界营商环境报告》关于中国私人部门税负估算并不认可,但必须承认,该报告估算的私人部门税负水平,仍大体反映了各国横向比较的真实税负。根据该报告,2015年中国私人部门总税负(占税前利润比重)为67.8%,在G20国家中仅低于阿根廷、巴西,而这两个拉美国家长期处于高利率、高税负和资本外流的经济疲软之中。中国私人部门的总税率,显著高于中国制造业G20国家中主要竞争对手印度、墨西哥、印尼等国家私人部门总税率。同时,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主要转移目的地如马来西亚、越南、孟加拉、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私人部门总税率均在40%以下,大幅低于中国私人部门总税负。私人部门总税率偏高已经成为影响我国营商环境的重要因素。


最后,企业部门高税负是我国投资回报率持续下降的关键因素之一。近年来,中国的投资回报率大幅下降,特别是企业盈利能力快速恶化,既有周期性原因,也有经济新常态的中长期结构性因素,但企业部门的高税负影响不容忽视。从中美上市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变化来看,2011年以来我国A股上市公司净资产收益率从12.3%持续下降至2015年6.2%左右,接近腰斩。与此同时,尽管标准普尔500上市公司净资产收益率也经历了下降,但始终保持在12%以上,显著高于历史平均水平(参见下图)。因此,特朗普针对企业部门的减税政策实施,将进一步扩大中美上市公司净资产收益率的差距。


我国财政和债务状况具备降低企业税负的基础条件

为了保持中国营商环境对国内外企业的投资吸引力,一旦特朗普执政后减税政策付诸实施,中国可考虑积极跟进减税政策。在笔者看来,基于当前的财政和债务状况,中国有条件实行较大规模让利于企业部门的减税政策。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苏宁金融研究院

苏宁金融研究院是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通过整合苏宁控股集团内部资源,与政府、同业、高校、智库等机构广泛合作,为政府、企业和第三方提供定制化研究咨询服务,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费金融、贸易金融、互联网金融和产业金融等研究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