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私享>正文
商旅新时代遇上“营改增”
2016-08-21 22:21:19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旅游,是当人们的物质文化需求得到一定的满足之后转向精神文化需求的一种体现。在精神文化需求不断提升的过程中,作为旅游行业的一个细分市场,商旅业应当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从2015年开始,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商旅市场,中国商旅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同时,中国的商旅管理水平也正在发生质变,从1.0时代飞跃发展到4.0时代,迎来智能、个性化、无纸化的商旅管理。
经济飞跃激发商旅产业
   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过程,都处于大的经济周期之下,都离不开整体的经济环境体系。“任何一个产业,我们在研究它分析它的时候,都要把它放到整个经济大环境下。我们现在所讲的这个商旅行业,应当讲它是和整个经济发展紧密相关的,它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一个产物,随着经济的发展而进步。”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姚景源先生在HRS第四届全球商旅论坛上谈到。
   事实上,由于高速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中国的商旅市场已经连续多年快速发展,并于2015年正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商旅市场。而从商旅市场发展水平上来看,中国过去长期以来处于商旅管理1.0的阶段,即进行传统的人工管理;目前则正处于由1.0的传统人工商旅管理直接跳跃发展到4.0的阶段。
   HRS集团首席执行官托比亚斯·莱格指出,欧美国家的商旅行业发展经历了从1.0到4.0循序渐进的发展阶段。“1.0 阶段”是商旅管理概念的引入阶段,主要通过人工方式进行传统商旅管理。“2.0 阶段”关注点逐渐转变为从收集的数据中开展一些分析,进行集中采购,节约成本。接着是“3.0阶段”,企业开始关注员工商旅安全和企业责任。到了“4.0阶段”,“差旅人士中心化”(Traveler Centricity)概念兴起,移动化、个性化的商旅管理成为主要特征。
   中国商旅市场的飞跃发展,使得处于这一产业中的相关从业者,不仅需要解决跳跃式发展存在的断档隐忧,还将直面业内的多项彻底变革。以企业的差旅酒店管理为例,不仅要面临如何从人工管理直接转变到商旅4.0时代“差旅人士中心化”管理模式的难题,还要解决2.0和3.0阶段的课题——通过整合数据优化集中采购降低成本,并兼顾员工满意度、员工商旅安全。而在线化与移动化则为商旅4.0时代企业提供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捷径”。企业通过在线平台对酒店预订进行整合管理,通过整合,即可全面掌握员工差旅数据,为确保员工商旅安全奠定基础。同时,企业可以对整合后所有的酒店预订数据进行分析利用,比对市场数据,进而优化商旅酒店采购,挖掘成本优化的空间、确保员工满意度。
   据了解,目前电子、通信、医药、能源、金融等多个领域的众多跨国企业以及中国本土的大型企业,已经在践行4.0时代的商旅管理方式,整个商旅产业链包括酒店、以HRS为代表的商旅管理服务商也已经完成转变或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消费结构的新阶段
   从进入5月份开始,中国现阶段宏观经济将如何实现变革的观点和争论非常之多,其起因就是从5月1日开始推行的“营改增”(营业税改征增值税), 自此营业税全面退出了历史舞台。今年的“两会”期间,对于整个中国宏观经济的改革目标提出来“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等,特别是在整体结构性改革当中,结构性减税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营改增”。
   “营改增”是由易到难,在各个行业逐步推行的。而针对刚刚成为全球最大商旅市场、进入一个全新时代的中国商旅产业而言,遇到“营改增”之后,将处于怎样一个状态?在业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HRS亦收到企业关于“营改增”对商旅管理产生什么影响的咨询。对此,HRS积极应对,发布关于“营改增”后发票处理的注意事项,提醒企业注意酒店价格及税费的变化。同时,在第四届全球商旅论坛上,HRS特邀姚景源先生与毕马威中国税务合伙人王军先生从宏观政策及具体操作层面对“营改增”进行解读。
   姚景源先生指出,经济学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消费结构升级。什么叫消费结构升级?就是人们随着收入的增加,文化和文明程度的提高,消费是不断升级的。“本世纪初,2000年开始中国的消费结构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什么阶段?简单归结可以说是由‘衣、食’向‘住、行’阶段升级;而就现阶段而言,我们的消费结构又走到一个新阶段。什么阶段?即人们的物质消费得到满足之后,会转向精神文化消费。精神文化是什么?比如说旅游。”他表示,“旅游,当人们的物质文化需求得到一定的满足之后,会转向精神文化需求。精神文化需求提升的过程中,商旅业应当会有进一步的发展。中国在“十三五”规划当中,非常注重的就是这五年要发展服务业,这个服务业当中,特别明确是现代服务业,商旅业是列到现代服务业当中的。应该讲,从现在开始,中国最有前景最有发展空间的就是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
   谈及于此,姚景源先生提供了一系列相关数据:去年中国服务业在GDP中占比达到50.5%,这是了不起的事,过了一半;但是美国是占到80%,全世界平均水平是60%,我们的差距还非常之大。这五年,“十三五”规划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把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包括商旅业,能够进行一个广阔的发展。而在诸多解决措施中,提出了“营改增”,这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项。
“营改增”促进产业发展
   “营改增”的目的是什么?姚景源先生认为,就是促进相关产业的发展。“营改增”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把营业税改成增值税,过去营业税5%,但是一开门就征税;增值税不是这样,增值税按照你增值部分纳税。“那么显然,增值税从理论上更合理,有助于我们的产业发展。当然,也会有一些具体问题。比如说服务业,这个行业,抵扣应该怎么抵扣。进项抵扣,我们过去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2016年5月1号开始实行,我们研究怎么进行这个抵扣。营业税过去是地方税,地方政府会采取一些办法来彼此协调,但是现在营业税改成增值税,变成中央税了,地方政府没有权力干涉了,过去的一些协调工作往往就会遇到一些难题。但是总的来说,我觉得大家要把握的一个基本点是,国家领导人再三强调,‘营改增’无论哪个领域哪个行业,原则上税负只减不增,这一条至关重要。”姚景源先生说。
   在中国现阶段供给侧改革中,“三去一降一补”是非常重要的五大任务,“降成本”是其中的一项,而降成本就包括减税,使整个行业的成本能够有较大幅度的回落或下降,这将为其所属产业创造一个增长的空间。而相对于商旅产业现阶段的实际情况,姚景源先生还谈到,随着我们工作的深入,需要研究在营改增当中,我们有哪些技术上的环节要进一步完善,因为最终的目的,我们只有通过营改增,给整个行业,特别是商旅业务的开展,创造一个良好的空间、一个良好的发展的前提,这是根本。
“营改增”带来的商旅产业挑战
   “营改增”的宏观目标定位非常清晰,“所有行业的税负是只减不增”,但是一定时期内,一些行业也许仍旧面临着一定的挑战。
   在本次“营改增”执行之后,生活服务业的税率为6%。生活服务业主要包括文化体育、教育、医疗、旅游、娱乐、餐饮、住宿、居民日常服务,对商旅产业而言,特别相关的就是住宿服务和旅游服务。
   结合商旅管理现阶段情况,毕马威中国税务合伙人王军在HRS第四届全球商旅论坛上具体举例分析:“大家知道一间酒店可能会提供多项的服务,而就现阶段情况而言,马上会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员工出差住宿期间可能在酒店里有住宿的基本房费,但是可能也会在酒店里面用餐,有可能也会用到酒店会议室开会,可能还在酒店里面接受一些其他服务,如spa之类。那么关于这些费用,是全部可以拿到增值税专用发票,还是说只有房费那一部分是增值费专用发票,其他的不能抵扣?可能大家知道房费是可以抵扣,餐饮费是不能抵扣的。事实上,现在所有的酒店,如果你的早餐是含在房费里面的,那么是可以一起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而其他单独发生的酒店里面的支出,比如说你去餐厅签单,或使用mini bar,乃至再去签单做一个spa,这些费用酒店是不能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需要单独开具普通发票。”
   基于这一实际性的操作情况,王军表示:“商旅管理,因为原来的税制和现在的税制有一个大的改变,再加上许多款项不能抵扣,像机票、旅客运输服务,都不能抵扣,所以不能用抵扣链条来解决不能差额征税的挑战。这是整个领域的挑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重组失败后拟融80亿 凯撒旅游疯狂扩线下

连续四个跌停,让凯撒旅游(000796. SZ)的股价迅速接近腰斩。股价暴跌与其重组失败及新推出的巨额融资不无关系。[详情]

行业生变盈利已难 凤凰旅游借老三板上市

继众信旅游和凯撒旅游之后,又一家老牌出境游批发商准备登陆资本市场。至此,四大欧洲旅游批发商各得其所,众信旅游与华远国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