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新周期的底部和起点
2017-11-07 10:21:04 来源:泽平宏观

2010年,笔者所在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团队提出“增长阶段转换”,判断中国经济进入高速到中速增长阶段的转换期;2015年提出“中国经济可能已经接近底部,未来经济L型”;2017年初提出,经过长达六年的经济调整和去产能,叠加供给侧改革和环保督查,“中国经济步入增速换挡期经济L型的一横,正站在新周期的底部和起点上”。

未来经济将继续波动筑底,2017年第四季度至2018年上半年经济L型韧性强。需求侧偏平略有下降,向上的力量来自出口复苏、房地产补库存和土地供应增加带动房地产投资较强、企业盈利改善增强资本开支能力等,向下的因素来自基建投资放缓、再度去库存、房地产相关消费下滑等。同时,供给侧改革将继续深入推进,我们从广泛的宏微观证据发现产能出清、行业集中度提升、产能利用率提高、企业盈利改善、银行不良率下降、资产负债表修复,这些都为新一轮产能扩张蓄积了能量。

产能投资周期是经济波动的中周期、主周期

商业周期是市场经济中由个人或企业自主行为引发的商业律动,现实中的经济运行潜势由多股商业周期力量叠加嵌套而成:短波的农业周期(又称蛛网周期)揭示的是农业对价格的生产反馈周期,1年左右;中短波的库存周期(又称基钦周期)揭示的是工商业部门的存货调整周期,3~4年;中长波的设备投资周期(又称朱格拉周期)揭示的是产业在生产设备和基础设施的循环投资活动,6~11年;长波的建筑周期(又称库兹涅茨周期)主要是住房建设活动导致的,20~40年;超长波的创新周期(又称康德拉耶夫周期)是由创新活动的集聚发生所致,50~70年。金融是实体经济的映射,商业周期的另一面是金融周期、信贷周期、杠杆周期和债务周期。

各类周期之间相互嵌套并交错融合。短期的库存调整是中期产能调整的缓冲带,长期的创新周期是技术革命引发的商业机会和产能投资浪潮,一个创新周期包含6个左右的产能周期,一个产能周期包含3个左右的库存周期。创新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新技术在新产业、新设备中的运用,即与设备投资周期融合;住房建设周期与城市化、重化工业设备投资相融合。正是因为创新周期和产能周期的融合,创新才能落地,因此,产能投资周期是一种螺旋式上升而不是简单循环。

产能是指在给定的技术条件下,资本和劳动力被充分利用后所能达到的最高产出。产能投资周期是经济波动中的主周期,长度6~11年,主要内容是设备投资和就业雇佣的周期性调整。产能周期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在经济繁荣的时候,企业家过度乐观,导致产能扩张以及随后的产能过剩。第二个阶段,由于产能过剩,供过于求,供求格局恶化,引发通缩。在漫长通缩过程中,中小企业退出,大企业淘汰落后产能,这是一个供给出清的过程。第三个阶段,产能出清尾声,行业集中度大幅提升,“剩者”为王,企业利润改善,银行不良率下降,开始修复资产负债表,为新一轮产能扩张蓄积力量。但因为刚刚过完“冬天”,企业对未来前景仍然谨慎,新增产能扩张不是很明显。第四个阶段,随着企业盈利持续改善和资产负债表修复,我们终于看到新的产能扩张,一开始带动需求,后期增加供给。

在产能出清、行业集中度提升、“剩者”为王、资产负债表修复、扩大新增产能的过程中,也会提升行业平均效率和规模经济,促进大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和设备更新,具有转型升级的内涵。

产能投资周期之所以是经济波动的主周期、中周期,主要是因为产能投资占经济的比重大、波动性强。2016年中国投资率(资本形成总额/GDP)高达45%,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消费率为51.6%,但是消费增速在时间序列里比较平稳,而投资则经常大起大落。2016年在固定资产投资当中,制造业投资占比最高,高达31.5%,基建投资占25.5%,房地产投资占22.7%,服务业投资占14%。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