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任泽平:中国宏观经济分析框架(全文)
2017-09-21 13:34:14 来源:泽平宏观

本文为8月下旬-9月初在北京、上海、深圳方正首席研究框架培训会上的演讲。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首先非常感谢,欢迎大家参加方正首席研究框架培训会。

大家知道,我其实很少做培训,为什么呢?主要是水平比较差,研究做得也很粗糙。

但是,大家知道我的观点一直非常鲜明,你看我所有的报告最后都有结论。我们不会像有的报告,洋洋洒洒从头读到尾竟然没有结论,或者给你10种可能让你去猜。我们的报告不管观点对错到最后都有结论,因为我是按照实战来要求团队的。我一直给团队一个要求,实战、真诚,知行合一。2014年我看好“5000点不是梦”,就辞掉处长下海了。2015年,预测“一线房价翻一倍”,就加杠杆买房了。今年我们看好新周期,就推周期,推金融。对自己的内心,对别人,要真诚。

今天认认真真准备了一个PPT,非常粗浅,供大家批评指正。

跟大家汇报四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是转型宏观,给大家描述一下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宏观经济发展的背景,从何处来,向何处去,如何应对。在这个时代背景下,经济结构将会发生哪些变化。

第二是给大家介绍一下产能周期和新周期,现在争论很多。但我们只认认真真的做研究,对错交给市场和时间去检验。

第三是房地产周期,给大家介绍一下怎么判断房地产,什么时候买房,买哪里的房。

第四是大势研判,宏观怎么落地实战的策略思维。

一、转型宏观:增速换挡与新5%比旧8%好

2009年,我刚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服务,跟着刘主任参与了一个很重要的研究课题:“中国有没有可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2010年我们提出一个很重要的判断,就是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的“增速换档”。现在大家形成了共识,但是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当时是少数派。我曾经参加过三次在业界的论战,2010年“增速换挡”、2014年“对熊市的最后一战”、2017年“新周期” 论战,在一开始都是少数派,最后才被广为接受、成为多数派,具体情况我会一个一个跟大家讲。

2010年我们提出“增速换挡”,但当时流行的观点认为未来中国经济还可以重回高增长,未来20年还可以增长8%。在那个时候,我们是少数派。这一点我真的很佩服像刘主任他们这些老一辈的学人,那种追求真理、坚持真理的精神是非常让人感佩的。

2010年我们提出增速换挡的时候,很多人认为我们在向社会传递负能量,也是各种上纲上线,根本就不讲道理。然后我们的政策过去十年一轮一轮的刺激房地产,想重新回到高增长的轨道。有时候真的很无奈,作为学者在这种时候你只能依靠信仰。我们必须坚持独立客观的研究立场,坚持追求事实和真相。

今天大家对“增速换挡”已经有所共识,我就把未来的前景,包括它的逻辑给大家做一个介绍。我后面讲的这些东西,是先假定大家都有一些基本的宏观经济学基础,我不培训经济指标怎么看这些浅层次的,直接讲框架性的东西。

大家可以看,世界上有一百多个经济体,增长曲线分为四类,一类是一直在低位增长,从来没有启动过增长的动力和希望,落入低收入陷阱,比如说非洲。还有第二类是一开始通过成功的制度安排起飞了,但是后来又掉下来了,就是增速换挡失败了,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比如说拉美、东南亚的部分经济体。还有第三类,经过高速追赶以后,成功的增速换挡,然后收敛到中速增长,再收敛到低速增长。第四类就是高收入的经济体,比如美国,最早像英国,年均增长2%,代表了人类开拓技术前沿面的能力。大致这四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