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中国影子银行报告:银行的影子和监管博弈——金融去杠杆之十四
2017-07-18 10:33:26 来源:泽平宏观

摘要

什么是影子银行:与美国影子银行高度证券化、衍生化的业务模式不同,中国影子银行由银行主导,实质是变相放贷和银行的影子,是金融机构创新、逐利与规避监管交错共生的产物。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2012年曾在《影子银行的内涵及外延》一文中对中国的影子银行做出初步定义:“从事金融中介活动,具有与传统银行类似的信用、期限或流动性转换功能,但未受《巴塞尔协议III》或等同监管程度的实体或准实体”。中国影子银行涉及的机构主要包括信托、券商、基金、担保公司、小贷公司、P2P网贷平台等非银行金融机构;业务产品包括信托计划、信托受益权、票据买入返售、同业代付、委外投资、资管计划、同业理财、银行表外理财、票据贴现、信托贷款、信贷资产转让、委托贷款、小贷公司贷款、P2P网络贷款等。

中国影子银行产生和狂飙的原因。1)银行监管套利活动催生了表外和通道影子银行业务。随着利率市场化初步完成,银行存贷利差缩小,民营银行加入,银行间竞争压力增大。为了提高利润,银行将表内业务转移出表来规避资本充足率、存贷比、行业投向限制等监管。同时,为了规避宏观调控,银行将表内业务转移到表外或通道投向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和“两高一剩”行业。2)存款脱媒促使资金流向影子银行。居民财富增长,对资产保值增值的需求强烈,存款脱媒的压力增大,理财类产品应运而生,为影子银行提供了重要的资金来源。3)金融创新、监管放松、货币放水带来影子银行的繁荣,改革迟缓和过度刺激房地产导致实体经济回报率下降,资金脱实入虚加剧影子银行泡沫。4)中小企业融资难、金融抑制促使影子银行填补融资缺口。

中国影子银行发展历程:一场业务创新与监管博弈的猫鼠游戏。第一阶段2008-2010:银信合作,银行发行理财产品募资、信贷出表,影子银行初具规模;第二阶段2011-2013:银信合作单一通道向银银、银证等多通道合作模式转化;第三阶段2014-2017:银信受限、银证被约束,银基接力,银银同业业务变异,多通道模式下套利链条拉长,影子银行继续狂飙突进。从监管套利的角度,每一个阶段,银行都寻求与监管阻力最小的通道(机构、中介)合作,通过理财产品或同业负债(含同业存单)等方式募集资金,借助通道将信贷资产转移出表、投资受监管限制行业企业及权益、非标等资产,由此带来相关通道业务及机构的爆发式扩张。由于国内金融体制与环境制约,中国影子银行业务主要依附于银行而存在,成为银行的影子。国内影子银行资金主要来源于银行表外理财产品和银行(同业)负债,资金主要流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两高一剩”行业以及资金短缺的中小企业等实体经济领域和股票、债券、非标准化债权等资产。2015年以来,随着实体经济回报率下降,很多影子银行资金流向房地产,或滞留在金融体系内通过加杠杆、期限错配、信用下沉进行套利,形成了“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投资”套利链条。

中国影子银行的规模有多大:我们采用广义口径测算, 2010年以前,中国影子银行规模在8万亿以下,此后飙涨,截至2016年底广义影子银行规模将近96万亿(剔除重复计算64.5万亿),是2016年国内GDP的1.28倍。这一结果是根据广义影子银行业务资产端规模测算得出。广义影子银行业务主要包括银行的非传统信贷业务、非银金融机构(证券、基金、信托、保险资管)的资产管理业务,以及少部分的其他融资类业务(融资性担保公司、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的融资类业务以及小额贷款公司、P2P网贷平台的借贷业务)。通过测算这三类业务资产端的规模来估测影子银行的规模发现,2010-2016年,银行非传统信贷业务资产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9%,非银金融机构管理的资产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3.6%,其他融资类业务对应资产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0.8%,在此期间非银金融机构业务的快速增长对影子银行规模膨胀贡献最大。2016年非银金融机构管理资产规模占比74.2%,银行非传统信贷业务资产规模占比17.8%,其他融资类业务资产规模占比8%。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