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同业存单的罪与罚:套利链条与监管影响
2017-06-07 10:53:03 来源:泽平宏观

每年的9月与12月为同业存单发行高峰期,每年年初为同业存单低谷期。从2013年12月开始,中国银行同业存单开始近乎爆炸式增长。截止2017年5月1日,银行同业存单总共发行量高达25万亿元,2015年、2016年同业存单发行量净增长分别为4万亿、7万亿。从月度发行量来看,每年的9月与12月为同业存单发行高峰期,每年年初为同业存单低谷期,年底可能银行需要冲规模或者储备流动性迎接春节消费潮,因而需要发行同业存单支撑大量资金需要。



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为同业存单发行主力,城商行同业存单发行量逐渐超越股份制银行。2015年、2016年以及2017年,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发行的占比最高,每一年二者占比总和均超过95%。说明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对于资金的需求更大,因此发行同业存单量更多。从数据上还能看出城商行发行量占比逐渐超越股份制银行,成为同业存单发行主力军。2015年:城商行发行占比40.89%、股份制银行57.93%,2016年:城商行发行占比49.16%、股份制银行49.70%,2017年前4个月:城商行发行占比55.16%、股份制银行43.69%。而国有商业银行因为存款来源广,因而大部分情况下是作为同业存单的买方而非卖方。

商业银行、非法人机构为同业存单的主要持有人,商业银行中,国有商业银行是持有大户。从数据来看,在持有机构中,商业银行持有的比例最大,一直在38%以上。但从去年7月份开始,非法人机构的持有量首次超过商业银行的持有量,之后一直保持相差不大的比例,二者总和占据了同业存单发行量超过70%的比重。在持有同业存单的商业银行中,国有商业银行为持有大户,占比超过25%。间接说明国有银行的资金成本要远低于其他股份制银行以及城商行。但从4月开始农商行及农合行的持有量首次超过国有商业银行的占比。



纵向来看,城商行同业存单发行占比逐年上升,而股份制银行逐年下降。在所有发行存单银行中,上海浦东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排名居首,平安银行、兴业银行紧居其后。2017年前4个月同业存单发行额银行排名中可以看出,上海浦东银行发行量最高,达到3837.7亿元,平安银行和兴业银行排名二三,分别为3780.3亿和3624.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排名前10的银行全部为股份制银行。


发行短期同业存单更受银行青睐。从2017年前4个月同业存单发行的利率结构来看,短期同业存单(1个月、3个月、6个月、9个月、1年)所占比例超过99%,而中长期同业存单(2年、3年)所占比例小于1%。在短期同业存单中,1个月和3个月期限占比最高,分别为26.58%和36.21%。商业银行通过发行短期同业存单、购买长期同业理财的方式,进行期限错配赚取息差。

1.6  同业存单爆发式增长的宏观原因:央行投放基础货币方式转变

2015年同业存单的发行量增长4万亿,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变成了7万亿,增长的幅度十分惊人。

外占下降后央行基础货币投放从降准转向需要抵押品的新型货币政策工具,中小行因缺少合格抵押品而通过发行同业存单向大行拆入资金。中国外汇占款从2014年1月份29万亿美元下降到2016年12月份22万亿美元。而外汇占款占据中国基础货币余额超过90%的比重,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等方式支撑基础货币量供给。但央行通过SLO、SLF、MLF以及PSL等工具投放流动性时需要抵押或者质押品(国债、央行票据、政策性金融债、高评级信用债等)。小行提供的质押品非常有限,因此大行实际上吸收了大部分的基础货币投放,再通过同业存单的方式分流进入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小银行,进而提高货币供给。另外,因为出口的减速造成经济增速的放缓,实体经济不景气促使大银行不倾向于以信贷的方式将基础货币投放于实体经济,而将多余流动性转向购买更高收益率、更低风险的银行同业存单。造成最近几年同业存单增速显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任泽平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副主任、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