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特朗普政策效果展望
2017-01-20 15:20:55 来源:泽平宏观

导读:1月20日特朗普将正式就职,美国新一轮政治周期启动将显著影响美国的经济政策。在民粹主义抬头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分析了特朗普的政策对美国经济的潜在影响。

摘要:

过去八年货币过度宽松引发资产价格暴涨、财富差距拉大,底层“沉默大多数”被剥夺感强化。民众期待国家能够对当前的经济进行更根本的改革,尤其是对国民收入分配的机制。特朗普的竞选口号和政策符合底层“沉默大多数”的诉求,他当选美国总统则反映了底层“沉默大多数”的呼声。

大选期间的特朗普政策主张是自由主义、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混合体,胜选后他的政策框架核心并未完全细节化。他主张通过缩减政府开支缓解赤字,简化税制和大幅减税刺激投资,以税收优惠引导私人资本参与基建,放松能源行业和金融行业监管,修建移民墙并驱逐非法移民。实行贸易保护政策和反全球化。胜选后他的治国政策框架延续“百日新政”,许多政策细节被模糊化,原来激进的移民政策也做了修正。同时,特朗普在胜选后也通过各种方式对部分政策开始细节化,包括内阁人员选择以及贸易政策等等。

特朗普内阁成员呈现多种特点:执政经验少,成分比较多样化,总体偏右和保守。特朗普任命的内阁团队成员执政经验少,来源也多样化,有华尔街大佬、商界大腕以及退伍军人,总体特点是右派和保守派。由于内阁成员提名后只需至少过半的参议员通过即可获得任命,加上共和党是多数党,因此特朗普内阁基本确定。

在特朗普的政策框架中,特朗普上任后在无需国会授权就可以着手进行的是对非法移民的处置和贸易政策。在简单多数通过的情况下,特朗普可能先废除奥巴马全民医保方案,通过预算调整方式降低企业税促投资和重建基础设施以及放松能源行业监管。调整债务上限也是特朗普在任内实施扩张性财政政策不可避免的议题。由于修建移民墙、出台新的医保方案以及放松金融监管需要国会的绝对多数通过,因此,这些政策的落实大概率要落在2018年之后。

在民粹主义的背景下,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基础设施重建、能源监管放松以及移民政策等都是就业增加导向的政策。减富人税和企业税刺激投资,减海外税吸引制造业回流,拉动基建和放松能源监管,反移民政策以及教育培训都是为了新增就业,实现对底层选民的承诺。另一方面,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趋于保守,不利于经济增长。从短期来看该政策导致劳动力成本上升,不利于制造业回流。从长期看,未来的劳动力增速下行会拉低潜在经济增速,不利于经济的中长期增长。

无论是从特朗普对全球贸易的态度还是从内阁成员的立场来看,特朗普会落实贸易保守主义政策,对中国有弊有利。宣布中国为汇率操控国,对所有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能缓解贸易赤字,但由于美国经济是消费驱动,贸易战导致的价格上涨最终将由美国消费者承担。竞选阶段针对中国的言论是美国大选一贯的做法,真正完全实现这些承诺的并不多,特朗普未来很能是以反倾销为借口,在未来的新双边贸易协定谈判中占据有利地位。另一方面,特朗普退出TPP和东亚战略收缩为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腾出空间。美国在亚洲地缘政治上的战略调整利于中国在该地区的产业转移和贸易增长。

“特朗普效应”需要维持强刺激的预期,如果预期无法兑现,美元回落,黄金价格上升。特朗普迟迟不公布其财政刺激政策的细节,也没有公布税改的细节。如果2017年特朗普新政遇阻,美国经济复苏和通胀不及预期,美元有望回调,黄金可能反弹;如果2017年特朗普新政、美国经济复苏和再通胀超预期,美元走强,黄金可能延续下跌。考虑到11月9日特朗普逆袭成功后,市场预期可能过头,“基建+减税+反移民”等新政将面临诸多不确定性,诸多政策在2017年很大可能无法兑现,2017年1-2季度黄金可能有机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