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特朗普逆袭:这是“沉默大多数”对精英主义的胜利
2016-11-10 10:27:37 来源:泽平宏观

事件:11月9日,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赢得总统选举,将成为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

点评

1)2016年美国大选毫无疑问是年末最大的黑天鹅,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为什么黑天鹅一再上演?面对具有丰富政治经验、曾担任“第一夫人”参议员国务卿、有华尔街和主流媒体力挺的希拉里·克林顿,毫无从政经验、一路被媒体黑、不被华尔街看好的地产大亨电视明星——唐纳德·特朗普不仅在共和党内战中以黑马崛起,更在最终选战中逆袭,问鼎全球最有权力的美国总统宝座。大选结果刚出炉时,由于“幸福”来的太突然,国际金融市场显然没有准备好迎接特朗普总统,全球股市暴跌,纳指期货跌停跌幅5.08%,标普500期指现跌停跌幅5.02%,日经跌5.36%,恒指跌2.25%,上证综指隔岸观火跌0.62%,墨西哥比索兑美元山崩日内跌幅超13%,现货黄金价格暴涨4.5%,美元兑日元隔夜波动率升至2008年以来最高。

  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为什么这些重大事件结果纷纷大幅超出市场预期,难道不值得反思吗?这是否传递出了新的时代新信号?

 2)反思之一:过去八年货币过度宽松引发资产价格暴涨、财富差距拉大,底层“沉默大多数”被剥夺感强化,特朗普逆袭反映了底层“沉默大多数”的呼声甚至怒吼。QE和零利率虽然没有有效推动经济增长和创新,但是却引发资产价格大涨,美国股市房市债市全部大涨,社会收入差距拉大。2008年次贷危机的始作俑者——华尔街“大而不能倒”的巨头不仅没有被惩处,反而获得美国政府利用纳税人钱的救助,这进一步增强了民众的不公平感,并引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

希拉里代表了美国精英主义,获得了华尔街、政坛、商界精英的力挺,却失去了底层“沉默大多数”的支持。而特朗普作为电视明星,非常善于把握底层“沉默大多数”的诉求(类似我们的网络大V),比如批评低利率政策、主张缩减政府开支、加大财政刺激、加强贸易保护、反全球化、反对非法移民、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等。因此,特朗普逆袭反映了底层“沉默大多数”的呼声甚至怒吼。华尔街用金钱表达意见,主流媒体用引导舆论表达意见,而底层“沉默大多数”却是用实实在在的选票表达意见,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大选大超金融市场和主流媒体预期的原因。从各州投票来看,特朗普能够入主白宫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在几个关键摇摆州的胜选。

总之,特朗普逆袭,是“沉默大多数”对精英主义的胜利,是民众呼唤改革改善收入分配对货币放水拉大收入差距的胜利。世界经济的前途再次变得扑朔迷离,但是“沉默大多数”投出了他们的选票,前有英国脱欧,后面还有意大利公投等等。政治和商业精英们需要听听来自底层民众的声音。

3)反思之二:特朗普胜选反映了美国民众对长期货币宽松的失望及其负面效果的反抗。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美欧日央行货币大放水,但至今经济仍低迷。2009年当美国实施大规模QE、中国实施4万亿刺激计划时,全球曾宣称“我们找到了避免大萧条的办法!”现在看来过于乐观了,斯蒂格利茨在2014年曾写道:“在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5年后的年终写一个总结是令人抑郁的。是的,我们避免了大萧条Ⅱ,却步入了大萎靡(Great Malaise),发达经济体的大部分人收入几乎没有增长。”

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的货币政策思路存在很大分歧:希拉里会延续宽松,特普朗批评低利率政策。市场预计希拉里大概率会延续奥巴马时代的宽松货币政策。但特朗普曾多次抨击美联储低利率政策带来的扭曲,甚至扬言要换掉美联储主席耶伦,市场预计特朗普可能调整低利率政策。特普朗的胜选意味着美国民众对过去八年过度放水的反思及其负面效果的反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任泽平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副主任、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