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人民币开启第四波贬值,对金融市场冲击整体可控
2016-10-18 10:13:06 来源:泽平宏观


事件:国庆过后,人民币持续贬值,10月17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74关口,最低报6.7401,续创逾6年新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亦走低,逼近6.75关口,现报6.7494。市场担心贬值预期下资本流出压力增加,冲击国内金融市场,B股大跌。

点评:

1、核心观点:近期人民币自国庆后开启第四波贬值(2015年8月、2016年1月、2016年5-8月、2016年国庆后),触发因素来自:对2014-2015年的人民币高估部分仍在以渐进方式修正重估;美联储加息预期引发美元指数再度走强至98,市场担忧全球流动性拐点出现;国内房地产调控增加经济下行压力,并引发居民在贬值预期下增加对境外资产配置意愿;美国大选、纳入SDR、G20闭幕提供了时间窗口。如果未来美联储低频加息、房地产调控因城施策、加码基建对冲房地产投资下滑影响、央行干预资本流出阻断汇率贬值对金融市场影响的渠道,那么第四波人民币贬值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总体可控。但如果出现美联储超预期加息、房地产调控政策矫枉过正、资本出逃失控等情景,我们也提醒投资者留意相关风险。我们维持经济L型、通胀高点已过、股市震荡市、看多债市、这轮房价上涨接近尾声的判断,关注国企混改、债转股、PPP、供给侧改革、消费股。

 2、人民币高估是自2015年8月以来贬值的基本背景。2014年5月-2015年7月在美联储退出QE、重启第一次加息预期下,美元进入强势周期,美元指数从80涨到100。由于美元是全球的锚货币,在2014-2015年的美元强势周期中,各主要货币相对美元纷纷贬值,其中欧元、日元、英镑贬值幅度在15%-25%之间,部分新兴经济体货币贬值高达30%以上,即使拥有较高经济增速的印度卢布、越南盾贬值幅度也大大超过人民币。但是,在2014年5月-2015年7月的美元强势周期中,人民币因为种种原因“锚定”美元成一条直线,被动成为世界第二大强势货币。由于中美不在一个经济和货币政策周期上,美国经济在复苏、中国经济在衰退筑底,美国在收紧货币、中国在放松货币,2014年5月-2015年7月被动成为世界第二大强势货币的人民币积累了高估压力,这对出口和资本流出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我们可以通过其他主要货币过去两年的贬值幅度间接推算人民币积累的高估程度以及未来需要贬值修正的空间。

  终于以2015年“811”汇改为起始点和突破口,人民币开启了对过去两年高估部分的修正进程。由于没有采取一步到位式的贬值,而是采取了似乎更稳妥的渐进式贬值,为了防止形成贬值预期引发大规模资本流出,央行在资本账户方面可能进行了一些管控。需要说明的是,人民币贬值并不是竞争性贬值,而是对2014-2015年被动成为世界第二大强势货币的高估部分的修正,以及面对来自美联储加息预期、国内货币政策中性、房地产调控等市场压力下的合理反应。

3、近期人民币贬值既有外部美元走强因素,也有内部房地产调控因素。从外部因素看,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部分源于人民币中间价的大幅下调。17日,人民币中间价6.716下调至6.738,跌幅210bp;按周的频度来看,人民币中间价上周下调160bp,波动幅度均高于即期汇率波幅。人民币中间价的明显调整来自于美元指数近期的快速攀升,自今年引入新的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以来(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人民币中间价的波动和美元指数的波动更为接近。一个佐证是,近期人民币虽然对美元贬值,但对一篮子货币并未贬值,CFETS人民币指数自7月以来一直在94-95之间波动。除了美联储加息预期因素外,美元指数上升可能部分源于近期欧元和英镑兑美元贬值,这可能与9-10月英国“英脱欧”、德银危机、意大利公投等有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任泽平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副主任、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