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任泽平:拿什么来拯救你 我亲爱的中国经济
2016-09-30 11:33:18 来源:泽平宏观

  二、钱去哪了:为什么放了这么多货币,经济通胀却依然低迷?

  2014年国内货币宽松启动以来,货币明显超发。2014、2015、2016Q1年GDP增长7.3%、6.9%、6.7%,M2分别增长12.2%、13.3%、14%,广义货币供应和名义GDP增速的裂口不断张大,表明超发货币未流入实体经济,落入流动性陷阱。由于货币没有流入实体经济和启动信用周期,因此并没有从需求端引发以CPI、PPI为代表的实体通胀。

  我们在研究国内货币供应增速和通胀的关系时发现,货币供应是物价变动趋势较好的先行指标,但其引发物价上涨的幅度取决于产出缺口。历史上的4次M1高速增长(1997、2000、2003、2007),峰值都差不多(在20%-24%之间),但是其后却分别对应着通货紧缩、无通胀、温和通胀、较高通胀这四种差别极大的物价水平(CPI-1.5%-8.7%)。货币供应在短期主要从需求侧产生影响,并通过产业链条向实体经济进行传导,其引发通胀的程度还要取决于供给状况,即产能利用率、产出缺口情况。1996-2007年4次高增的货币供应之所以引发了差异极大的物价水平,主要是因为4次高增的货币供应分别对应着经济周期阶段的衰退中期、复苏初期、复苏中期和经济繁荣末期,分别是在不同的经济增长水平、产出缺口和供求背景。当前全球和中国经济处在低迷期,存在广泛的产能过剩,因此超发的货币并没有通过改善供求关系推动经济增长进而引发通胀。

  为什么放了这么多货币,却没有推动长期经济增长?宏观经济学主要是研究两大问题:经济为什么会增长,经济为什么会波动,即长期增长问题和短期波动问题。货币政策是短期需求管理工具,低利率有利于刺激信贷、投资和消费,流动性充裕有利于改善微观主体借贷便利性。但是,根据经济增长理论,长期经济增长取决于供给侧的资本、劳动和全要素生产率改进。货币放水难以推动资源配置效率改善和创新,这需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且长期依赖货币放水增加了供给侧改革的困难:延缓过剩产能出清、房价暴涨削弱竞争力年轻人梦想破灭、鼓励投机而非创新、资产价格上涨恶化收入分配、利率过低导致资源错配扭曲经济结构、国进民退民间投资大幅下降。

  三、货币超发,房价暴涨,钱毛了:到哪里安放你的理想、青春和财富?

  2014年新一轮货币宽松周期开启以来,经济却一路下滑,钱去哪了?

  根据货币数量方程MV=PQ,货币增长无非是因为经济增长、物价和货币流动速度。2014-2016年广义货币供应和名义GDP增速的裂口不断张大,超发货币未流入实体经济(Q)。

  超发的货币可能核心是两个去向:

  一是维持债务循环和庞氏融资滚动,资金大量沉淀从而导致货币流通速度V下降。产能过剩的重化工国企、三四线城市小开发商、地方融资平台等资金黑洞不断加杠杆,债务雪球越滚越大,越滚越快。中国经济还在加杠杆。

  二是推升资产价格泡沫P,股市泡沫、房市泡沫先后涌现。本轮货币宽松周期开启以来,先是2014-2015年上半年推升股市泡沫,然后是2015年下半年以来推升一线和核心二线城市房市资产价格。近期深圳、上海等一线城市房价暴涨,并向南京、苏州、杭州等二线城市蔓延,房市正呈加速赶顶迹象,2016年房市类似于2015年股市的“水牛”“杠杆牛”“政策牛”,已经脱离房价收入比、城镇化放缓、经济放缓等基本面。2016年需警惕房市重蹈2015年股市和1991年日本泡沫崩溃覆辙。十次危机九次地产,地产泡沫过高将降低一国实体经济竞争力,地产泡沫崩溃将引发经济金融危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