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任泽平:拿什么来拯救你 我亲爱的中国经济
2016-09-30 11:33:18 来源:泽平宏观

  “良剑期乎断,不期乎镆铘;良马期乎千里,不期乎骥骜”。我们致力于专业务实的宏观研究。中国经济当前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在德日韩台美英新等经济体也同样遇到过,读史使人明智,我们系统研究了这些经济体在供给侧改革时期面临的挑战、应对及资本市场表现,对认识当前中国经济和判断未来趋势具有重要意义。

  在这些国际经验研究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转型宏观”分析框架。作者原来所在的国研中心团队在2010年最早提出“增长阶段转换”重大判断(后来中央采纳为“增速换挡”)。作者来到市场上先后提出“新5%比旧8%好”、“5000点不是梦”、“改革牛转型牛水牛”、“一线房价涨一倍”、“经济L型(权威人士在《开局问大势》中采纳)”等前瞻性判断。

  原文由《拿什么来拯救你,我亲爱的中国经济》(2016年3月10日)和《为什么放了这么多货币,经济通胀却依然低迷》(7月18日)组成。

  经历过股市泡沫之后,史无前例的房地产泡沫正创造奇迹般地加速赶顶。货币超发之后,人民手里的钱“毛”了,但经济却一路下行。每个人心中深藏着焦躁和不安,到哪里安放我们的理想、青春和财富?经济和改革的春天还会来吗?

  中国经济正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公共政策正面临重大抉择。成,则伟大崛起时隔五百年重回龙座;败,则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漫长黑暗。

  一、全球QE与负利率:我们避免了大萧条Ⅱ,却陷入了大萎靡

  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美欧日央行把货币政策数量宽松(QE)和价格宽松(负利率)发挥到了极致,但至今仍经济低迷,为走出通缩而战。欧元区隔夜存款利率降至-0.4%,日本对超额准备金利率实施-0.1%,存银行竟然要倒贴钱!欧元区、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只有-0.287%、-0.162%,拿欧日国债10年收益率竟然是负的!这是全球经济史上从未遇到过的情景。

  2015年全球GDP仅增长3.1%,比2004-2007年5%以上的增速相距甚远。中国也一样,1季度放出4.67万亿天量信贷后,经济仅呈L型弱周期企稳。8月M1增速飙升到25.3%,CPI重回“1”时代。

  全球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放了那么多货币,经济通胀却依然低迷?

  大萧条号称是宏观经济研究的圣杯,伯南克在研究大萧条时曾得出结论:“货币紧缩是大萧条的一个重要原因,货币放松(reflation)是经济恢复的主导因素”。2009年当美国实施大规模QE、中国实施4万亿刺激计划时,全球曾宣称“我们找到了避免大萧条的办法!”现在看来过于乐观了,斯蒂格利茨在2014年曾写道:“在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5年后的年终写一个总结是令人抑郁的。是的,我们避免了大萧条Ⅱ,却步入了大萎靡(Great Malaise),发达经济体的大部分人收入几乎没有增长。”

  回顾宏观经济思想史可以发现,宏观经济学是一个伟大的学科,因为它试图拯救世界。1929年“大萧条”是宏观经济思想的第一次分野,在此之前,世界信奉古典主义,市场这只“无形之手”和谐地进行资源配置,政府应仅充当“守夜人”。但是大萧条却打破了这个神话,全球经济陷入长期的深度衰退,更为严重的是世界各国通过关税、竞争性贬值等以邻为壑,并从金融危机蔓延到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政治危机最终到军事危机,爆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毁灭性灾难。经济学家普遍反思,如果能够避免大萧条或许就能够避免二战。因此,研究大萧条被称为宏观经济学的圣杯。在这一时代背景下凯恩斯主义崛起,建议政府这只“有形之手”通过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进行干预,以弥补有效需求不足。70年代的“大滞涨”是宏观经济思想的第二次分野,经济学家把滞涨归因于政府干预过多而非成本冲击,凯恩斯主义面临挑战,货币主义、新自由主义、新古典主义、供给学派、奥地利学派等兴起,古典主义精神复兴。2008年次贷危机是宏观经济思想的第三次分野,全球对放任自由进行反思,新凯恩斯主义再度兴盛,全球普遍采用QE、负利率、积极财政政策等手段。全球把货币宽松发挥到极致,虽然避免了大萧条,但世界经济至今仍然低迷,只有房市、股市、债市等资产价格不断创出新高。近年各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呼声高涨,但雷声大雨点小,都是假改革真放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