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任泽平:探秘美国80年代的杠杆并购潮
2016-08-19 11:04:36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中国利率市场化以来,资产对绝对收益不断下降。2015年下半年的长久期债、2016年初的低信用债、2016年一季度的信托票据产品以及2016年二季度的委外资金的收益率分别出现了相对其他品种更快的下降,资金在一点一点地通过加大风险容忍度来换取高收益。

  最后,杠杆并购的政策也在逐步放开。2014年11月5日,沪深两所发布《并购重组私募债券业务试点有关事项的通知》显示,除沪深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外,在中国境内公司制法人都可以发行并购重组私募债,这也是自2012年中小企业私募债试点以来再一次扩容私募债品种。

  该通知规定,并购重组私募债券的发行人是中国境内公司制法人,试点初期暂不包括在沪深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不过在发行方式方面,并购重组私募债券采取非公开发行的方式,经交易所备案后面向合格机构投资者发行和转让。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支持并购重组活动,包括但不限于支付并购重组款项、偿还并购重组贷款等。

  虽然中国的债券发行实行的非注册制,这比美国的杠杆收购募资来说效率稍弱,但是,允许杠杆并购的发债制度也在逐步放开,这相当于增加了未来并购重组的便利性。

  6.3 中国在杠杆收购方面的制度存在很大操作空间


  从中国的制度基础来说,目前无论是从高收益债募资,还是从银行或券商募资,在资金使用上都不存在太大的制度障碍。以银行为例,银行资金的监管应该是最为严苛的,《商业银行法》规定,商业银行不得向非自用不动产投资或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贷款业务相关管理办法也要求,银行贷款资金专款专用,严格控制信贷资金被挪用流向股市。


  目前来看,银行对接股票市场乃至收购市场的主要的理财资金,虽然理财资金在监管上不逊于存款或自有资金(《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投资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第十八条规定,理财资金不得投资于境内二级市场公开交易的股票或与其相关的证券投资基金),但是,如果从通道把银行的理财资金导出去的话(中间设定一个固定收益产品的通道),则这部分资金是不在目前的监管禁行范畴之内的,也就是说,监管层很难阻止这种资金流向。

  即使未来出台办法可以监管并且严控这类资金流向的话,在实际操作中的创新空间仍然很大,仍然有很多办法可以规避监管,使银行资金流入股市或收购市场。

  (本文作者介绍: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副主任、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分析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