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任泽平
任泽平:当前形势与96-00年颇为相似,回顾20年前的中国如何"破茧重生"
2016-08-19 10:39:32 来源:泽平宏观

  (4)可考虑剥离现有商业银行不良资产,重新恢复金融体系正常的融资功能。当前商业银行对地方融资平台和产能过剩领域国企存在大量风险敞口,这些隐性不良贷款很大程度上是由于2009年前后银行替代财政功能形成的,重新将不良贷款和对应的资产剥离回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具有合理性。但这个过程要花钱买制度,建立存款保险和破产退出机制,加强内部风险控制机制建设,并适当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取消存贷比考核。

  (5)加大服务业开放,大力度放松管制。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年的成功是制造业开放的成功,未来三十年的成功取决于服务业开放的成功,这是大方向。中国制造业已经相对开放、充分竞争,但服务业领域存在大量的管制,尽快推动金融、文化、传媒、体育、教育、交运、通信等服务业领域的管制放开,对内国企向民企开放,对外内资向外资开放,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最大的自信是开放,只有在开放中形成的竞争力才是真正的竞争力(管制和闭关锁国是自卑),这对于培育经济新动力、吸纳就业保证社会稳定的关键。

  (6)发挥资本市场在供给侧改革推动转型创新中的重要作用。加快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权益得到充分保护的股票市场,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大力推进资产证券化,化解金融风险。发展开放、包容的多层次资本市场,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鼓励通过资本市场优化重组,化解落后产能。依托资本市场,放宽准入,引入新的投资者,加快行政性垄断行业改革。实施结构性减税,鼓励创新。推动国企改革,提高资产证券化率。

  (7)在推动供给侧改革的同时,建设社会“完全网”,兜住社会稳定的底线。供给侧改革将会对银行不良、P2P、就业等产生冲击,化解之策在于债务重组剥离、大力发展服务业、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完善失业救济等。

  (8)大力改革市场经济的宏观架构和微观基础,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在做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同时,加快简政放权、财税改革、国企改革、服务业放开、利率汇率市场化、资源要素价格市场化等领域的改革。

  1996-2000年资本市场表现:改革成功推进、GDP增速降50%、股市涨200%

  1992年我国出现经济过热和大幅通胀后,宏观调控开始收紧。1996年是整个经济预期的低谷,也是股市的低谷。1993-1996年熊市的原因主要是:

  (1)利率过高,CPI增速高达8.3%,1年期贷款利率高达12%。

  (2)政策偏紧,主要是为了治理1992年之后的经济过热,促使经济软着陆。

  (3)国有企业大面积亏损,基本是三分之一明亏、三分之一暗亏、三分之一盈利,1994-1996年国有工业企业利润占比从50.5%降至29.3%,在一些竞争性行业甚至出现了全面亏损;

  (4)银行不良率过高,已技术破产,金融风险加剧,金融秩序混乱,根据当时较低的会计标准,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率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为30%左右。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进一步加重了经济形势的恶化。

  从1996年5月,我国开始大幅降息,1996年5月-1999年6月期间,1年期贷款利率从12%下调到5.85%。

  从1996年初开始,股市开始大幅上涨,1996年初-1997年初,上证综指从600点涨到1200点,涨幅高达100%,而与此同时,季度GDP增速从1995Q4的11.8%一路下滑到1997Q3的8.3%,出现了“经济增速往下走,股市大幅走牛”的分母驱动特征明显。这是第一波行情。

  受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影响,1997-1998年股市开始震荡,横盘2年,经济继续下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