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人文>正文
无奈的“保皇”
2018-04-14 08:48:19作者:羽戈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康有为的心术,历来是一大谈资。谈及他与光绪的关系,似也不宜指责其心术不正。戊戌变法的失败构成了他最大的政治资本,同时限制了他的政治底牌与招牌,除了光绪的英明以及他对光绪的耿耿精忠,几乎无牌可打。尤其自1901年起,在国内,慈禧领导的庚子新政如火如荼,相比他发起的戊戌变法,无论广度还是深度,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海外,革命党人渐渐起势,吸引了大批青年才俊,令他的传播力和人才库相形见绌。这两面左右夹击,把他逼入了褊狭的困境:不难判断,前者抢占了改革的话语权,后者抢占了革命的话语权,他虽一度周旋于革命与改革之间,而今却两头无着(尽管他的政见属于改革派,然而他只愿认同光绪领导的改革,难以认同慈禧领导的改革);进而言之,前者对应的是大清,后者对应的是(未来的)中国,他则陷入虚空之中,大清与他无份,中国与他无缘。

这便是清朝最后十年康有为所置身的政治生态,既非“保中国不保大清”,亦非“保大清不保中国”,而是既无大清可保、亦无中国可保。在此困窘或尴尬之中,保皇成为了他仅有的选项,他试图通过对皇帝的忠诚,建构对大清的忠诚,然而这可能是过去的大清,也许是未来的大清,唯独不是现在的大清。由此来讲,所谓保皇,实质上是一面孤绝的旗帜,一种可悲的执念,一条无望的不归路。彼时彼刻,要说比康有为更悲剧的人,大概只有被困于深宫、形同傀儡的光绪皇帝。

1908年秋天,光绪与慈禧先后去世,这于康有为而言,既是噩耗,也是解脱。皇帝之死使他失去了一面逆风飘扬的政治旗帜,太后之死使他看到了与大清和解的希望。他频频向朝廷示好,可惜主政的摄政王载沣——光绪的亲弟弟——并不买账。转机发生在1912年。正如改革失败,他才成为真正的改革派,大清亡后,他才有机会忠诚于大清,自此开启了“保大清不保中国”的政治生涯。尽管大清的复国梦犹如镜花水月,尽管龙椅之上的溥仪比光绪还要糟糕,他依旧执迷不悟、冥顽不化,伙同一帮遗老参与丁巳复辟(张勋复辟)等闹剧,为了作为残念的大清,宁可使中国陷入混乱。

康有为赞同复辟,梁启超反对复辟,这一对师徒,再次分道扬镳。在反对复辟电中,梁启超下笔毫不留情:“……且此次首造逆谋之人,非贪黩无厌之武夫,即大言不惭之书生,于政局甘苦,毫无所知。”武夫指张勋,书生即康有为。不过,难道康有为真的对政局甘苦毫无所知吗?这恐怕不是眼睛问题,而是头脑问题,甚至不是头脑问题,而是心理问题。不论大清能不能复辟,至少他的心理需要大清复辟,退一步讲,他要成全的不是大清,而是他自己,他的名节,他的价值等。这正是遗老以及老年人的悲哀之处,他们的病灶不是保守,而是愚昧(确切讲,是甘于愚昧),不是顽固,而是胆怯。

作者为法律学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无奈的“保皇”

戊戌年的康有为,头顶一大罪名,曰“保中国不保大清”。这七个字的出处,一般归结于一个叫文悌的满族官员笔下。[详情]

独立董事的局限

近期,随着万科宝能事件的持续发酵,关于独立董事的定位和作用在各界又引起了新一轮的争论,很多问题值得再次厘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