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人文>正文
​消费税浮沉史
2017-08-12 09:46:38作者:梁发芾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第五,对嗜好品上瘾品课税,寓禁于征,有利于社会道德。约翰·斯图亚特·穆勒认为 ,在一般大众消费的奢侈品中,应从重课取酒税,以此抑制饮酒的弊害。法国经济学家萨伊(1767~1832)主张赋税要有利于国民道德的原则,由此认为应该向奢侈品征收比必需品更重的税。

虽然十九世纪前的各国经济学家普遍支持甚至鼓吹消费税,但消费税在实行中却从来没有得到这样的殊荣。在英国,1689年开展了筹措军费的消费税运动,当时国内市场狭窄,以消费税提高商品价格从而把军费转嫁给一般消费者身上尚有困难,结果因为销路不畅,产业资本不得不自己负担了损失。另外,当时制品为大众消费的新兴产业陶器瓷器业、玻璃工业等,由于1697年的消费税受到了沉重打击,但国家对消费税的依赖仍然是非常严重的,1714年消费税占总税收的35%,到1750年时占总税收的50%,消费税是英国第一大税。

1832年英国修订了选举法,议会势力从贵族、大地主、大商人手中转移到中产阶级手中,增课消费税是与工人阶级的利益格格不入的,因此,反对消费税的力量在议会得到加强,增课消费税以弥补财政收入的做法开始动摇。英国逐步废除了玻璃消费税、肥皂消费税和纸张消费税等,国家把增收的目光再次转向所得税,并且成功地重新开征了所得税。消费税在经济中的比例逐渐降低。当然,与英国不同,法国等国此时消费税却逆势上涨,因为从法国等国情看,消费税因为普遍课征,使贵族僧侣等的免税特权无所用之,因而被认为是进步的税种。这些国家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消费税才让位于所得税。

随着消费税地位的滑落,经济学家对消费税的批评也增加了。马歇尔(1842~1924)说,对消费品课征的消费税和关税,与其说是对富人征收,毋宁说是从劳动阶级的所得中征收,除少数例外,这类税收不问收入高低,统一实行一个比例税,造成税收负担的上轻下重,对穷人极不公平。无产阶级的导师列宁也说, 对群众的消费品征收间接税是极不公平的。它把全部重担转嫁到穷人身上,给富人造成特权。人愈是穷,他愈是要把自己更大一部分收入以间接税形式缴纳给国家。少产和无产的群众占全国人口的90%,他们消费90%的纳税产品,缴纳90%的间接税,但在全部国民收入中,他们所获的不过20%~30%。

现在,人们普遍认为,消费税容易转嫁,税负归宿捉摸不定,还具有强烈累退性,而且由于其隐蔽性,不利于纳税人权利意识的养成。日本当代著名税法学家北野弘久指出:在间接税制下,纳税人在法律上被置于“植物人”地位,“纳税人作为主权者享有监督、控制租税国家的权利,并承担义务”这样的宪政理念,“几乎不可能存在”。因此,上世纪开始,世界发达国家纷纷确立以直接税为主体税种的税制结构,包括消费税在内的间接税失去了主体税种的地位。

现在,消费税作为所得税或增值税这些主体税种之外的补充税种,主要向“三高”即高能耗、高污染和高消费产品以及上瘾品征收。对高能耗和高污染产品征收消费税以迫使生产者内部化其外溢的社会成本,人们没有什么异议,而对于高消费的所谓奢侈品征收消费税,则可能带来就业萎缩,也影响新科技的推广应用,其必要性并非完全理所当然。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消费税浮沉史

有关消费税改革的消息这些年时有所闻,焦点在于将生产环节征收改为零售环节征收,此次报道披露的信息是增加税目,扩大征收范围..[详情]

创新与讲故事就一步之遥

只有当创新的产品能够稳定地改变过去的现状,才称得上是有意义的创新。[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