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人文>正文
创新与讲故事就一步之遥
2017-07-08 10:38:39作者:周业安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周业安
    外国人来中国面临的一大困扰就是汉语的多重意境,仅仅一句“您吃了没?”就能让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实在的,作为国人本身,也未必完全理解这句话的各种含义,只不过生活久了,形成了语言习惯,大概能猜出此情此景下的可能意思,但也仅限于特定情景,假如把情景去掉,仅就这句话而言,还是难以猜测的。语言是一种非常奇妙的存在,动物有动物的语言,人有人的语言,通过语言表达一个物种的思想、情绪、认识、发现等等,也有很多时候并没有什么含义,就是沟通的一种符号而已,如同相见互相给个笑脸一个道理。语言需要结合当事人所处的情景才能做出判断,单纯的无情景的语言判断很困难。语言的复杂性还不仅于此,即便有了特定情景,不同的语调、声音、频率等等,同样也隐含着某种含义,只有把所有这些元素都结合起来考虑,才能推断出一句话的意图,可见语言交流是多么困难。
    语言可以是真情流露,也可以是刻意营造。人们通过设计一些文字、语调、音质和频率等,来向外界传递某种含义,但这种含义只不过是说话者自己想要传递的,并非其内在的想法。倘若就此断言,语言交流完全无法预测,又未免太极端了。正因为语言的复杂性,人们相互交往的过程中,就会找到一些简化的办法,并将这些办法固定化为规则,这就是语言习惯。
    其实人们日常交往时说的话都比较简单,而且重复性很强,其中还是有规律可循的。语言规则是人类社会为了节约交往成本而演化出来的,人类社会也因为创新出各种高效率的规则得以持续进步。通过搜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用词、语调、音质和频率等信息,可以形成有关语言的大数据,基于这些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可以找到人类社会交往的某种规律。简而言之,就是寻求语言的某种特征分布,据此推断出大概率的含义。这被称作语言统计学。
    语言统计学听起来很玄乎吧?科学家们创新出这么一个学科,并借助于这个学科形成了实用的产品,以改进普通人的生活品质。你不懂语言统计学?没听说过这门学问?没关系,你总在使用语音功能吧,你听说过谷歌眼镜之类的玩意吧,你总是在向往智能生活的前景吧?好吧,你已经用了小型机器人!有没有渴望和机器人进行更复杂的交流?所有这些新鲜玩意都基于语言统计学。这下懂了吧。所以任何创新的背后都有科学的支撑,如果超越了科学的范畴,其实是无法实现创新的。创新和想象不同,可以说想象是创新的第一阶段,也就是说首先天马行空的乱想,想错了没关系;想象的落地就是创新,当你试图把各种新奇的想法转变成某种逻辑结构、甚至转变成某种现实的产品设计,就需要对各种想法进行过滤、证伪、筛除,所以创新本身就是对想象的现实化过程,也是对现象的甄别过程。而到了创新阶段,也不见得就变成现实了,只有当创新的产品能够稳定地改变过去的现状,才称得上是有意义的创新。当我们在使用某种新产品的时候,理应对过去那些不成功的创新和不靠谱的想法致敬,因为在想象之初,创新之初,其实谁也不知道哪一个想法或者新品日后会成功。
    著名的经济学家熊彼特曾经说到,创新就是创造性的毁灭过程,非常贴切。但现实当中,不切实际的想法未必会因为创新而毁灭,恰恰相反,这些想法可能会存续,甚至被发扬光大。创新经济学中还有一个词叫路径依赖,意思是人们或者人类社会常常长时期停滞在一个低效率的状态,难以改变。明知道某个想法不靠谱,依旧很多人信,并且这种信念一直延续下去,渐渐成为一种习惯,当这种习惯形成之后,原本科学的事物反而变成不科学的了,真假的转换也就在一念之间。现实的产品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那就错了。有个叫戴维的经济学家,专门研究经济史的,通过史料研究发现,我们常用的计算机键盘“QWERTY”在历史上并非唯一的种类,也并非最有效的类型,之所以现在都采用这种键盘,仅仅是习惯了。至于这个习惯怎么形成的?戴维说,只不过是一些偶然事件叠加而成。键盘的神话来自路径依赖,历史来自偶然的事件,就这么简单。
    生活当中这种路径依赖就更为常见了。键盘还有办法进行检验,从而后人可以通过科学的研究来揭秘。对有些东西而言,难以证伪,路径依赖就会更加严重。有没有兴趣听一个段子?杨露禅大家都知道吧,号称“杨无敌”,把太极拳从陈家沟带向北京,从而开启了太极拳盛世。他在陈家沟偷拳学艺的故事被反复拍成影视作品。话说当年杨露禅年纪大了,想离开北京回老家颐养天年。他有个学生叫全佑,一路跟着送别,师徒依依不舍。大概是走得实在太远了,杨露禅不忍,劝全佑返回。临别前,据说对全佑说了一句话:“站住中定,往开了打”。这个故事在很多老人的口述史里都有记载。据说全佑听了此话顿悟,到其子吴鉴泉时,已开宗立派,即现在流行的一大太极拳种“吴式太极拳”。我在这里不是说吴式太极拳的往事,而是说杨露禅的那句话。这句话没毛病,后来我自己也理解了,的确如此。
    语言的奇妙之处在于,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解读,从而全佑和吴鉴泉父子可以通过其解读开宗立派,其他人也可以通过对这句话的解读构建新的理论体系。比如另一些口述史就变成了这么一个版本:据说当时杨露禅和全佑讲的是“圈内打人,圈外推人”。这句话进一步演变成了人有两个拳头,小拳头就是手,还有一个大拳头,据说是太极拳最大的秘密,就是骨盆。于是后人解读说,当时杨露禅是告诉全佑,用骨盆打人,才是太极拳最大的秘诀。
    好吧,如果说“站住中定,往开了打”是非常科学的逻辑的话,那么这个大拳头打人我就实在理解不了了。但习练太极拳的不少后来人偏偏以此为基础,建立起了自身的理论体系,并煞有其事地通过生理学和力学等来加以解读。这种解读究竟对还是不对?如果证伪也是可以的,比如直接拉到擂台上溜溜。但即便人家打输了,也还是证伪不了,原因在于,打输了只是说明没练到家,不能说理论错了。太极拳再次让人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似是而非的创新比比皆是,都因为无法证伪的缘故。这说明语言统计学能解决智能化的问题,但暂时还解决不了人的信念。基于信念的路径依赖看似低效率,却形成了人们的习惯。习惯就好。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创新与讲故事就一步之遥

只有当创新的产品能够稳定地改变过去的现状,才称得上是有意义的创新。[详情]

权相与权臣

专制之下,权臣与人才的关系,其实是一个概率问题,用王闿运的话讲,即“天意”。[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