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人文>正文
盛大江湖跌落令玩家唏嘘 《热血传奇》版权纠纷升级
2016-08-22 14:00:59作者:李立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2016年的ChinaJoy(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成为盛大游戏的谢幕演出。    
   据ChinaJoy的确认消息,盛大集团已不再持有盛大游戏公司任何股份,盛大游戏商标将于2016年12月31日到期。也就是说,已经更换股东的盛大游戏明年将不再属于盛大集团。
   另外一面,盛大与《热血传奇》开发商Wemade(下称“娱美德”)的版权纠纷再度升级。盛大游戏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收到娱美德方面发来的律师函,《热血传奇》的授权合同将于2017年9月28日到期。不过盛大游戏同时表示,“盛大游戏的控股子公司ACTOZ是该IP的共同所有人,作为传奇IP在中国的开创者,盛大游戏会依照著作权法等依法行使相应权利”。
   即使如此,昔日网游老大“盛大游戏”的跌落已经让玩家唏嘘,当家游戏《热血传奇》的版权纠纷再度升级,给深陷股东内斗的“盛大游戏”再添阴影。
《传奇》授权进入倒计时
   盛大游戏与娱美德的恩怨由来已久,2001年《热血传奇》经由盛大引入中国。2003年即因为利益分配与开发商娱美德产生分歧,娱美德曾一度放话“宁死不与盛大合作”。2004年,盛大以9170万美元的现金向《热血传奇》的发行方韩国ACTOZ公司部分股东收购约29%的股份,使ACTOZ成为盛大旗下控股子公司,纠纷告一段落。
   不过日前,娱美德以3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亿元)的价格和中国恺英公司签订了《热血传奇》IP的手游改编权,再度引发了关于《热血传奇》的版权纠纷。盛大游戏与ACTOZ联合发布声明称,娱美德单方面出售“传奇”改编权无效且非法。
   据盛大游戏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称,《热血传奇》版权属于韩国ACTOZ(盛大游戏控股子公司)和娱美德共同共有,娱美德与ACTOZ达成对外授权的不可撤销约定,包括《软件许可协议》《补充协议》等在内的多项文件,约定自2002年7月14日起由ACTOZ在中国地区行使共同著作权人的一切权利。盛大方面也同时确认,《热血传奇》的授权合同将于2017年9月28日到期。
   在业内人士看来,授权合同将于明年到期才是娱美德方面旧事重提的根本原因。因为之前利益分配的种种恩怨,娱美德方面自然想借授权合同到期收回传奇。不过盛大方面持有发行商ACTOZ的股份,此事由此复杂。
   不过说到底,还是传奇的吸金能力让谁也不肯轻易放手。当年凭借运营传奇,盛大坐上网游行业老大的位置,也是借助传奇,盛大游戏在美国上市。回看盛大游戏多年的产品线,也多是围绕传奇IP展开。传奇系列产品已经有《热血传奇》《传奇归来》《传奇3》《传奇世界手游》等多款。
   在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薛永锋看来,从端游到手游时代,盛大游戏多年来基本是靠吃传奇老本,几乎没有超越传奇的作品。另据业内人士透露,去年盛大将《热血传奇手机版》交给腾讯独家代理后,一度创下了单月6亿~7亿元的收入。
   据盛大游戏新任副总裁谭雁峰在ChinaJoy上透露,2015年,盛大游戏就确立了以“大IP”和“泛娱乐”为核心的公司战略,其中发展传奇IP是重中之重。大约一个月前,盛大还推出了3D版面的《传奇永恒》。不过薛永锋认为,盛大游戏的策略是将传奇这个超级IP的价值最大化,一旦《热血传奇》的版权发生问题,盛大可以将玩家的注意力引到各种续作上,这也是这些年盛大围绕传奇IP研发续作的另一个原因。
   “也有一种可能是和解,说到底还是利益”,游戏资深观察人士、VRZINC创始人丁鹏认为,当年《穿越火线》在中国的运营收入,75%属于腾讯所得,25%由韩国的NeowizGames和Smilegate进行再次分成,几方也曾《穿越火线》的著作权而产生纠纷,随后为了“《穿越火线》在中国大陆地区运营的稳定”而再次和解。
回归A股已难
   不过盛大游戏跌落的主因并不在传奇的版权纠纷。
   在VRZINC创始人丁鹏看来,更主要的原因在于盛大游戏在盛大集团双轨制下长期扮演的“现金奶牛”角色。盛大游戏2009年登陆纳斯达克,一度创下当年美国最大规模IPO。在业内看来,作为昔日陈天桥搭建盛大帝国的起点,游戏业务既要保证盈利,还要长期扮演盛大集团的“输血机器”,配合陈天桥在视频、网络文学等多个领域的南征北战,难免体力不支。
   据接近盛大游戏的消息人士透露,因为要保证利润,盛大游戏并不敢在研发上过大投入。当年《零世界》算是盛大投入较大的项目之一,却迟迟推不出来,最终谭群钊离任CEO一职也是受到此事的影响。另据盛大的前员工回忆,“盛大游戏到后期,原先的制作人基本都是待了八到十年的老人,和市场上思维活跃的做页游、手游的公司没法比。和盛大的文化已经融为一体,思维也趋于僵化。”据其透露,盛大自己开发的手游项目,真正赚钱的只有少数,“反复玩着立项——开发——赔钱——再立项的游戏。”
   业务上后继乏力,前面一直向集团输血,让盛大游戏在行业内不断跌落。薛永锋指出,一方面是盛大自身缺乏研发能力,代理传奇后一直靠吃老本,再没有引入重磅级的代理产品;另外一面,陈天桥自身并不是很喜欢游戏,公司上市后更多的兴趣在拓展大互联网的版图上。
   即使如此,准备私有化后回归A股的盛大游戏仍然是资本热抢的标的。但是在中概股私有化的浪潮中,很难再有第二家,像盛大游戏这般跌宕起伏。历经两年,七次私有化财团变更。截至最近一次,银泰旗下控股企业进入盛大游戏股东行列,谢斐成为盛大游戏新任CEO。仅一个月后,盛大游戏CFO姚立和CAO(首席行政官)张瑾被当场解职,随后市场传播中心副总裁朱笑靖在任职十七年后辞职。至此,盛大系高管已经集体出局。
   7月27日晚间,陈天桥的弟弟陈大年在微信上发了一条朋友圈,消息在游戏圈内引发刷屏:“十多年前,ChinaJoy新开,我们制定了盛大游戏布展几大策略,比如最大的袋子,最多的礼仪小姐,最全的礼品,最响的喇叭。后来这几个指标成了游戏厂商的争夺焦点。最后一年参展,都去看看吧!”
   毫无疑问,盛大终于还是走到了说再见的时候,而现在的盛大已经不是当年玩家心目中的盛大,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盛大谢幕意味着端游一个时代的结束,因为股东内斗,盛大也已失去回归A股的最好时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同年”如手足

前段时间接了一单活儿:给《随园食单》做注评。翻过《随园食单》的朋友都知道,这本书是清朝人袁枚写的。[详情]

孔夫子的“生意经”

中国传统社会之士农工商,商为“四民”之末,但到了现代,工商活动成为一个社会主要的动力源泉。在财富创造、商品交换以及价值..[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