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人文>正文
神童是如何速成的
2016-08-22 13:26:46作者:李开周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以前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传统节日,现在大概没人再过了,这个节日叫做“社日”。

  严格讲,社日不是一个节日,而是两个,因为它分成春社和秋社。古人按干支记日,将立春过后第五个戊日定为春社,将立秋过后第五个戊日定为秋社。就拿今年来说吧,3月17日是立春后的第五个戊日, 9月23日是立秋后的第五个戊日,所以今年的春社是3月17日,秋社是9月23日。

  社日在宋朝是很受重视的。每当到了春秋二社,商铺会歇业,私塾会放假,男人停止耕田,女人停止纺织,市民走亲访友,农民饮酒赛会,热闹得像过年一样。小孩子社日不上学,但天亮以前必须早早爬起来,据说要是起床太晚的话,土地公公和土地奶奶会把屎拉到他们脸上,从此一辈子脸色发黄,再怎么美白都没有用。

  起过床,洗过脸,吃过早饭,按照宋朝特有的风俗,小朋友们需要做两件事:“以葱系竹竿上,就窗内钻出窗外,谓之开聪明;以彩线系蒜,悬于心胸之间,谓之能计算。”(金盈之《新编醉翁谈录》卷3《京城风俗纪》)将大葱绑到一根长长的竹竿上,噗的捣破窗户纸,从窗内穿到窗外去,寓意“开聪(葱)明”;用彩色丝线系一颗蒜头,像挂项链一样挂到脖子上,寓意“能计(系)算(蒜)”。

  用大葱和竹竿开发智力,用丝线和蒜头提高计算能力,这种做法就跟高考前某些家长到处求神拜佛一样不靠谱,但它能反映出宋朝家长的强烈愿望——希望自己的孩子智商超群,渴望自己的孩子成为神童。一旦成了神童,那可不仅仅是能在奥数比赛中夺冠、能在《最强大脑》节目中出境那么简单,还能绕过竞争激烈的科举考试和充满歧视的公务员考试,平步青云,一步登天。这是当时平民子弟杀出重围的一条捷径。

  我们来看看宋朝官修历史上记载的那些神童吧:

  段祐之,开封人,十一岁会背四经,宋真宗赐予“童子出身”(即经由朝廷认证的神童);

  邵焕,睦州人,十二岁会做诗赋,真宗任命为“秘书省正字”;

  重轲,南康军平民子弟,六岁能背易经,而且会用易经占卦,真宗赐予童子出身;

  徐世长,楚州人,十二岁能背五经,真宗赐予童子出身;

  徐世昌,徐世长的弟弟,八岁能背三经,真宗赐予童子出身;

  朱天锡,饶州人,九岁能背七经,神宗赐予童子出身,并赐钱五万;

  朱天申,朱天锡的哥哥,十二岁能背十经,神宗赐予童子出身;

  朱君踄 ,饶州人,九岁能背六经,神宗赐予童子出身,并赏赐丝绸二十匹;

  朱君陞,朱君踄的哥哥,十岁能背十经,神宗赐予童子出身,并赏赐丝绸三十匹;

  朱虎臣,饶州人,十岁能背七经,并且能射箭,能排兵布阵,高宗赐予武职官衔“承信郎”;

  张揉,饶州人,九岁能背九经,并且能做古体诗,高宗赐予文职官衔“迪功郎”……

  上述神童各有特长,有的能口占诗赋,有的能背诵经书,还有的内外双修、兼备文武,不过大多数神童都是靠背诵经书上位的。这也难怪,小孩子记忆力好,就算理解力还不行,只要加强训练,完全有可能将几本经书背到滚瓜烂熟。但要口占诗赋或者文武双全,必须具备惊人的天赋,普通孩子再怎么强化训练都不行。

  有鉴于此,背诵堪称宋朝神童的速成大法。用宋高宗的话说:“朕自即位以来,童子以诵书推恩多矣。……向有万顷,自言能诗,尝指金唾壶命题试之,笔搁不下,盖出其不备耳。”大意是说,自从朕即位以来,大部分神童展示的才能都是背书,并没有别的本事。曾经有一个名叫万顷的孩子毛遂自荐,说他会写诗,朕指着黄金痰盂让他写一首,他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据朕分析,这种孩子大概只会“写”一些精心准备过的诗,朕只要临时命题,他就歇菜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同年”如手足

前段时间接了一单活儿:给《随园食单》做注评。翻过《随园食单》的朋友都知道,这本书是清朝人袁枚写的。[详情]

孔夫子的“生意经”

中国传统社会之士农工商,商为“四民”之末,但到了现代,工商活动成为一个社会主要的动力源泉。在财富创造、商品交换以及价值..[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