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长江商学院
读懂这1个词,看穿亚马逊20多年管理的核心思想
2017-08-23 09:37:23 来源:长江商学院

那亚马逊是如何做的呢?

亚马逊有两个非常看重的理念,一个是“自由现金流”,一个是“可选择权”。你会发现,这两个理念对应的概念都是“流动”。而 “流动”几乎就是反抗熵增的关键。

自由现金流

从利润里刨去维持利润要投入的额外的钱,剩下的才是自由现金流,是公司可以“自由”支配的钱。这些钱可以用来做广告,提升品牌价值;也可以投资在新科技上,防止被小公司颠覆了;可以给员工更好的培训和福利,留住人才;也可以去投资其他企业……

可选择权

《黑天鹅》的作者塔勒布,在其几本著作(《随机漫步的傻瓜》、《反脆弱》)中一直贯穿的思想,Optionality,中文翻译为“可选择权”。这个概念建立在三个认知之上:一是我们对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是难以预测的;二是一件事情的结果和产生的影响是非线性的;三是面对无法预测的非线性世界,我们应该制造“可选择权”,它可能面临的损失是可以承受并且有下限的,但是万一好的“黑天鹅”产生,它带来回报的上限可以非常非常高,甚至是不封顶的。

对于“熵”,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熵增是发生在封闭系统之内的。所以,避免熵增的有效方法就是,建立一个能和外界不断进行能量和物质交换的、流动的开放系统。

这个开放系统的学名叫“耗散结构”,是一位叫普利高津的科学家提出的,他也因为提出这个理论获得了1977年的诺贝尔化学奖。

进一步解释就是,流动的开放系统之所以能避免“熵增”,是因为在与外界的交换中,会使得整个系统产生耗散,同时产生负熵。因此,在抵消的过程中,系统就能从原来转向无序状态的趋势转变为有序状态。

华为的总裁任正非曾经对耗散结构有过很经典的一个比喻:一个人每天去跑步锻炼身体,就是一个耗散结构。

因为你身体的能量如果储存多了,就要把它耗散掉。在耗散的过程中,这些能量就变成了肌肉,变成了更坚强的血液循环。

当能量消耗掉了之后,糖尿病就不会有了,肥胖也不会有了,身体也苗条了,变漂亮了,这就是最简单的耗散结构。

在这里面,有两个最关键的条件:这个系统必须不断地远离平衡,不能静止,不能沉寂;这个系统必须是个开放系统。

孤立、封闭的系统,是无法产生熵减的。最终,我把它概括成两个关键词: 流动和开放。

亚马逊对抗“熵增”的战略

这样,再回来看亚马逊对抗企业“熵增”的两大战略:重视“自由现金流”和“可选择权”,读者会有不一样的认识。

亚马逊的CEO贝佐斯不在意囤积公司利润,更在意“自由现金流”,就是要不断地让钱流动起来;而“可选择权”,即是贝佐斯不断进军新的领域,甚至是看起来和公司主营业务相竞争的领域。比如,最终成为AWS云服务、FBA物流体系这样的明星服务,一开始都是看似与主营业务相悖的。

实际上,这个过程就是一个“流动”的过程。

因为如果亚马逊只是停留在自己看似非常强的自营电商业务里,可能它在一段时间里能够获得不错的利润,达到一种稳固的平衡态。

但随着时间的推进,企业一定会越来越缺乏活力,缺乏创新,最终走向死亡。

贝佐斯非常清楚“熵”对一个企业的危害,所以他不断远离平衡感,不断把钱、把资源投入到新的领域,不断让企业进入到新的不稳定状态,最终让亚马逊创造出了重量级的明星业务。这就是“流动”的力量。

贝佐斯的一个思路是,当把公司内部的业务打造成一个商业化的对外服务时,它就要面对市场竞争,并不断打磨自己的服务,最终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其实这不正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不断地和外界交换能量的过程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