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长江商学院
A股三季度是做多难得的时间窗口!
2017-08-01 11:05:45 来源: 长江商学院

欧元区经济数据同样亮丽,服务业PMI率先在4月创出年内新高,达到56.4,创2011年4月以来的新高,制造业PMI持续走高,在6月达到57.4,同样摸到2011年3月的水平,表明欧洲经济二季度在前一季度高速增长的基础上继续加速。更加前瞻的经济指标Sentix投资者信心指数在7月达到28.3,同样超出市场预期,并创下2007年以来的新高。

从结构上看,欧洲经济值得更加乐观,德国、荷兰等经济体领头羊地位依旧,例如德国6月制造业PMI达到59.6,触及74个月以来高位。而更令人惊喜的是,此前的落后者例如希腊也已经开始逐步走出经济收缩的阴影,希腊制造业自2016年8月以来第一次实现扩张。

欧美经济的繁荣对于全球其他玩家都有好处,特别是外向型的开放经济体,韩国和中国台湾市场成为年初至今表现最好的市场,韩国综合指数上涨19.4%,台湾加权指数上涨13.2%,欧美繁荣带来这两个市场出口的持续高增长正是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之一。

中国经济同样受益,根据海关总署7月13日公布的数据,6月中国按美元计算的出口同比增长11.3%,进口增长17.2%,按人民币计算的出口同比增长17.3%,进口增长23.1%,创下了2011年下半年以来的半年度同比最高增速。

低通胀和政治因素成为海外货币政策转向的掣肘

投资者此前普遍担心,海外经济体景气度高涨同时也存在负面作用,例如货币政策周期的掣肘,可能将间接影响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导向。对于美国而言,虽然美联储已经对货币政策未来走向给出较为清晰的指引,但缩表的风险引起了市场担忧。根据美联储公布的6月FOMC会议纪要,虽然对于开始的时间仍存在分歧,但年内的缩表已经正式提上日程。而欧洲方面,欧央行已经在6月的议息会议结果中删除了关于可能进一步降低利率的相关措辞,德拉吉本人也强调,欧元区的通缩风险已经消失,而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已经较小,未来增长基本均衡。而《华尔街日报》则透露欧央行会在9月7日的政策会议上暗示从明年开始逐渐退出其2.3万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

但站在当前时点,无论美联储还是欧央行,都不大可能在短期内发生货币政策的过快转向,首先在于当前全球范围内仍然较低的通胀水平。

美国5月PCE物价同比增速从4月的1.5%下跌至1.4%,能源、电信和医疗服务的价格回落是主要原因,这将大大限制美国收紧货币的速度。耶伦本人在7月12日对上半年货币政策进行陈述时也表示,目前美国通胀的疲软成为问题,持续时间无法确定。

其他经济体同样存在这一问题。即使经济景气度如此向好,欧元区6月CPI同比增速仍然只有1.3%,低于5月的1.4%,而日本的通胀水平更是持续低于预期,能源价格都是重要的拖累。事实上,国内的情况同样如此,6月CPI环比持平在1.5%,但如果排除掉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一路走高到2.2%。

其次,政治因素短期取代经济因素成为货币政策的核心矛盾,无论欧美在三季度采取重要的转向举动可能性均不大。

美国方面,特朗普总统可谓麻烦不断,其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日前公布了一系列电邮,显示在大选期间曾收到俄罗斯终身检察官提供的会对希拉里定罪的敏感文件与信息,“通俄门”再次打击了特朗普的威信,市场对其未来的诸多可能推动通胀向上的刺激政策再一次产生怀疑。虽然参议院已经决定加快推进通过医保法案以挽回特朗普的政治威信,但这一进程未来仍然有待观察。

而作为欧元区中流砥柱的德国即将在9月迎来大选,现任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虽然当前民调显示领先,同时默克尔也提出了包括在2025年之前实现全民就业、增加减税力度等承诺以吸引选民,但难民等问题仍然困扰着默克尔。如果9月的德国大选出现黑天鹅,将大大制约欧央行收紧货币的力度与节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