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秦朔朋友圈
冯根生:在岗最久的国企掌门人留下了怎样的遗产?
2017-07-07 15:08:11 来源:秦朔朋友圈

今天上午9点半,在杭州殡仪馆“天下第一殿”,将举行全国劳动模范、胡庆余堂董事长、原青春宝集团董事长冯根生的遗体告别仪式。7月4日凌晨,他走了。

冯根生生于1934年7月,祖籍浙江慈溪,祖孙三代都在“江南药王”胡庆余堂从业。胡庆余堂是一代“红顶商人”胡雪岩于1874年所创,以“戒欺”为宗旨,采办务真,修制务精,很快就成了江南第一国药字号,民间有“北有同仁堂,南有庆余堂”一说。

1949年1月,不到15岁的冯根生进了胡庆余堂,成为关门弟子。1956年“公私合营”后,这里改为胡庆余堂制药厂,后又改为杭州中药厂。1972年,中药厂分为一厂和二厂,二厂在郊区车间基础上升级而成,埋头干了23年的冯根生被任命为二厂厂长。从1972年到2010年正式退休,38年,冯根生成为中国在岗时间最长的国企领导人,他把当初只有37万元固定资产的中药作坊,发展成资产规模增加了4000多倍的现代化中医药集团。

我只见过冯根生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参加青春宝集团的一次研讨会。青春宝原是杭州中药二厂的一个产品品牌。1992年,在二厂基础上组建了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公司,冯根生任董事长。我对冯根生仅有的印象就是吃饭时,他过来给学者和媒体人敬酒,每一桌每个人都碰杯,非常平和。

冯根生去世后,通过阅读资料,特别是他的口述,我才意识到,他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值得我们永远铭记和思考。这篇文章,算是我从企业家创新的角度,对冯根生的缅怀吧。

创新一:不怕非议,做保健药品

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已经改革开放,但药品市场几乎仍是治疗药一统天下,保健药品被当成“为资产阶级、剥削阶级、老爷太太服务”,没有谁敢生产。

冯根生眼看江南生活富裕,老百姓有服用保健品的传统,就动念做保健药。他在胡庆余堂当学徒时亲眼见过中药保健品受欢迎的盛况,即使“文革”时也有过人民集体“打鸡血”、喝“红茶菌”的热潮,说明保健品有市场。

一边生产中药治疗药,冯根生和同事一边开始寻找中药保健品药方,经过反复搜集筛选,他们从古代帝王的宫闱里找到一个“益寿永贞”的药方,然后进行实验,光投入实验的动物就超过1万只。事实证明,这个药方对提高人体免疫力、增强心肺功能等都有独特功效,特别适合气阴两虚的中老年体弱者,于是命名为“青春恢复片”,后来改名“青春宝”。

但是,好药多磨。到上级部门审批时,冯根生被一位领导斥为“不为工农兵服务”,犯了方向性错误,不予批准。刚好一位知名专家也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说从“青春恢复”的名字看,就违反了自然规律。但冯根生没有退缩,一方面找各级领导申诉,一方面大着胆子只管生产,并把产品放在工厂小卖部里内部销售,取得口碑,还请外宾和国内文艺演艺界名人服用。大家都感觉效果显著。香港报刊还做了报道,一传十十传百,最终推开了市场的大门。

1984年,“青春宝”成为内地第一个大手笔投放电视广告的保健品。“迈着青春的步履,沐浴着明媚的阳光,这生机盎然的世界,都是因为有了青春宝。”

创新二:形象也是生产力

1972年冯根生当厂长时,厂里非常穷,找不出一台电动机,有员工说这里是“树根草皮破厂房,黄泥路面篱笆墙,脚踏肩膀扛,满眼破灶桶锅筐”。上面有个工作组来检查,临走留了句话——“这哪像生产药品的工厂?简直是电影《夜半歌声》里鬼气森森的破庙!”深受刺激的冯根生在食堂的破草棚里对大家说,“我们承认贫困,但不能甘心贫困,我们承认落后,但不能甘心落后,十年后我们要把工厂建成国内一流企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秦朔朋友圈

由中国著名媒体人、财经观察家秦朔牵头创立的一个新媒体与专业服务品牌,包括微信公众号、微博、视频节目、音频节目等等,内容聚集于经济、金融和商业领域,关注重点在于全球和中国财经商业热点、企业家精神、创新与发明创造、商业文明探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