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秦朔朋友圈
华尔街金融家与街头流浪汉角色互换
2017-06-16 14:33:42作者:鲁舒天 来源:秦朔朋友圈

“我们成功将瓦伦丁那样无用的疯子变成了出色的管理人,与此同时我们将一个诚实并努力工作的人变成狂暴危险的潜在杀人犯。”这个荒诞不经的剧情来自《颠倒乾坤》,比架空现实的穿越故事更离奇,白云苍狗之间华尔街金融家与街头流浪汉就被迫实现了角色互换。

1983年的美国电影《颠倒乾坤》虽然在部分情节与画面镜头的处理上略显稚嫩,但作为哈佛商学院要求学生必看的金融类佳作,它其中却蕴含着深刻的价值导向。只在电影中看出“交易评估”、“风水轮流转”或者“环境改变人”这几层意思的解读无疑显得管窥蠡测、离题万里。实际上《颠倒乾坤》的野心很大,它恨不得直接把它所描述的那个丑恶万状的世界都掀翻供大家来批判一番了。

价值一美元的赌注

温索普是个功成名就的华尔街投资家,他在杜克公爵兄弟的公司里工作,有着显赫地位和优厚待遇,甚至杜克公爵的孙侄女都已是他的未婚妻,看上去温索普同“人生赢家”这四个字几乎可以划上等号。与他的身份、地位大相径庭的另一个主人公叫瓦伦丁,一个假扮越战伤残军人沿街乞讨的流浪汉。实际上在电影中的那个世界,人们来不及判断他是否真的在越战中残疾,就已经开始从骨子里嫌弃他了。

在《颠倒乾坤》的世界里,“黑白”是泾渭分明的。就像电影中捎带影射的种族歧视一样,那种更深刻却更不易被揭露的划分是依照金钱和财富来评判一切的标准。虽然电影里从杜克兄弟口中说出的那句“金钱不是一切”共出现过两次,但这两个操纵市场、主宰行情的大资本家却是坚定的唯金钱论者。腰缠万贯的他们不仅唯利是图,而且有恃无恐,惯用权势和经济的杜克兄弟相当乐于异想天开地拿别人的命运来开玩笑。

所以当在上等俱乐部门口素昧平生也毫无交集的温索普和瓦伦丁意外相撞后,杜克兄弟决定在两人身上打一个赌:哥哥兰道夫认为瓦伦丁是恶劣环境的产物,只要条件成熟,有适当的环境和鼓励,瓦伦丁也可以替他们管理公司;弟弟莫蒂默则认为基因决定了温索普就是该进哈佛接受高等教育、安心做他的中产,而瓦伦丁那样的黑鬼则是“没学会走先学会偷”。兰道夫告诉莫蒂默,他认为瓦伦丁可以变成温索普现在的样子,而温索普同样会沦落成下等人。他们赌了,并立刻吩咐一直以来服侍温索普的管家科尔曼开始执行他们的“科学实验”,而赌注只是区区的一美元。

“车上的醉鬼已经够多了”

在杜克手下们的精心策划下,原本一贫如洗的瓦伦丁被杜克兄弟从警察局里保释出来,施以权杖;而做人上人的温索普被他们巧立污名逐出公司,并冻结了银行账号,变成彻头彻尾的丧家之犬。无论是温索普还是瓦伦丁都对此感到莫名其妙,毕竟自己的人生一瞬间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用常理难以进行解释。很多人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瓦伦丁是幸运的,因为他突然逆袭成了上流人士。但笔者却认为此节理应是个令人极度恐慌的点,因为主人公所处的社会,小人物的命运是如此无常,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我们不能天真地把自己代入到瓦伦丁的角色,如果我们都处于这样一种社会,那谁能保证自己不是温索普呢?他的境遇就像老话讲的那样——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而当温索普被陷害变得狼狈不堪、一贫如洗的时候,那个供他养尊处优的社会好像一下子就不存在了,变得陌生而丑恶。电影在此节深刻讽刺了那个看似高度发达却缺乏基本的商业文明和正确的价值导向的社会,它或许原本就是丑恶的,只是温索普身处他自以为的上层阶级的时候,他看不到,他选择性地忽略了。甚至在看似对世事人情明白得一塌糊涂的温索普的“无常命运”开始之前,他自己也是丑恶的组成部分——在俱乐部门口瓦伦丁只是无意间把他撞倒,然后提起了他的公文包,就被他招来警察把瓦伦丁抓进了警察局。而后者,作为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的底层人士,对此则有口难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秦朔朋友圈

由中国著名媒体人、财经观察家秦朔牵头创立的一个新媒体与专业服务品牌,包括微信公众号、微博、视频节目、音频节目等等,内容聚集于经济、金融和商业领域,关注重点在于全球和中国财经商业热点、企业家精神、创新与发明创造、商业文明探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