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秦朔朋友圈
中国企业在全球各地“买买买”的背后
2017-02-23 14:25:43作者:Taro 来源:秦朔朋友圈

随着德国又一家百年企业欧司朗(OSRAM)的照明业务被中国财团收入囊中,海外媒体开始不淡定了,其中不乏呼吁制止中国买家的声音,“国家安全”、“政府利益”、“核心技术被盗”等频频成为并购目的国加强审查和拒绝的理由。其实这种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想想当初索尼以34亿美元的价格成功收购美国娱乐业巨头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后,美国《新闻周刊》封面上出现披着和服的自由女神像时美国人的心情,你就懂了,更何况有些时候我们也看不懂并购背后的真正动机到底是什么。

2016年上半年,中国投资者以大约每周收购一个公司的速度收购德国企业,这节奏不光让德国人紧张,就连中国人自己也害怕历史即将重演。根据安永发布的报告,2015年,德国就已成为中国对欧投资的首选,中资集团共计收购了36家德国公司,而2009年仅收购了2家,规模最大的中德交易是复星集团斥资2.1亿美元收购私人银行Hauck & Aufhäuser。英国排名第二,有34家公司被收购;法国排名第三,有20家公司被收购。2015全年中国企业在全球共完成607宗并购交易,创下1125亿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Dealogic的数据显示,2016年并购狂潮更加汹涌,在年初的短短一个多月之内,中国企业已公布了82宗海外兼并收购交易,总金额高达730亿美元,相比2015年同期,交易量增长了约49%,涉资总额更是达到了之前的10倍多。

在有利的政策和获得海外资产的愿望驱动下,中国企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疯狂速度和规模在全球各地“买买买”。美的收购东芝家用电器业务和德国工业机器人制造商kuka,海尔收购通用电气的家电业务,富士康收购夏普,万达收购传奇影业,安邦收购喜达屋(最终选择退出),中化集团击败美国农业巨头孟山都(Monsanto)收购瑞士农业化学巨头先正达(Syngenta),此外中化还收购了瑞士能源与商品交易商Mercuria公司12%的股份,同时又出资9.25亿欧元收购德国特种机械制造商克劳斯玛菲(KraussMaffei)。

从17世纪的“荷兰郁金香热”到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海外并购梦碎”,中国这一次的扩张是不是也有非理性的因素呢?首先,我们必须了解中国和当时日本所处环境等因素的相似性与差异性。80年代日本的并购热情被点燃跟广场协议后的日元升值以及大藏省宽松的货币政策有着直接的关系。20世纪80年代初期,日本不动产的价格大致和美国差不多,等到了20世纪80年代结束时,却已经高于美国4倍。当时在东京或大阪,对高端办公楼的估值约为其年营运利润的100倍,而在美国的估值则大致为年营运利润的17倍,泡沫加速堆积,经纪商估算单是东京皇宫下的那块土地就已经与整个加利福尼亚州等值了,而东京的土地价格更是可以买下整个美国!所以日元大幅升值使海外资产显得十分便宜,一时间好像欧洲、亚洲和美洲的资产都在以半价出售。日本投资者只需大笔一挥,说买伦敦的一层公寓就买一层公寓,说买美国的一个高尔夫球场就买一个高尔夫球场,购买所需资金在东京却几乎连一座小公寓都买不起。

索尼联合创始人盛田昭夫(Akio Morita)曾坦率称:“你只要说你要卖什么。”于是在洛杉矶,日本人拥有了该市闹市区几乎一半的房地产;夏威夷96%以上的外国投资也来自日本,并且主要集中在饭店、高级住宅等不动产方面。从1985年到1990年,日本企业一共发起了21起500亿日元以上的大型海外并购案,其中有18起的并购对象是美国公司。到20世纪80年代末,全美国10%的不动产已属于日本人。 后来日本国内的加息导致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先是企业违约,随后银行加大贷款回收力度,于是企业出现流动性危机抛售资产,紧接着股票房地产价格急剧下跌、企业状况进一步恶化、银行抵押物大幅贬值、贷款无法收回,最终泡沫破裂。很多日本企业最终不得不以更低的价格将资产回售给美国人。日本这段时期在美国地产市场据称损失了4000亿美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秦朔朋友圈

由中国著名媒体人、财经观察家秦朔牵头创立的一个新媒体与专业服务品牌,包括微信公众号、微博、视频节目、音频节目等等,内容聚集于经济、金融和商业领域,关注重点在于全球和中国财经商业热点、企业家精神、创新与发明创造、商业文明探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