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秦朔朋友圈
特朗普将“汇率操纵”标签贴向欧元,中国何以应对?
2017-02-15 13:44:41作者:周艾琳 来源:秦朔朋友圈


“贸易战”悄然打响

即使明面上不说,这场没有硝烟的“贸易战”却已经悄悄打响。

根据德国IFO经济研究所的数据,2016年德国回归全球第一大贸易顺差经济体,其贸易顺差再创新高,达到2970亿美元,而美国在2016年的贸易逆差为4780亿美元。除2015年外,德国自2010年以来一直是全球第一大贸易顺差经济体,这自然会引起特朗普团队的重点关注。



| 德国2015年对外出口数据

不过,欧元和德国也只是受压对象之一。由美国商务部长提名人罗斯(Wilbur Ross)和纳瓦罗共同撰写的选战经济计划白皮书中鲜明地指出:“美国整体贸易逆差的一半都来源于六个国家:加拿大、中国、德国、日本、墨西哥和韩国。”

特朗普的经济团队认为,令美国实现GDP增长的重要方式是治理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其手段就包括关税、加强贸易措施执法以及汇率手段等。

例如,在对待加拿大和墨西哥方面,特朗普方面表示要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对于韩国,特朗普批评韩美自由贸易协定令美国汽车行业的就业岗位减少;对于日本,特朗普指责其操控汇率,要求日本车企丰田在美国建厂,否则将对其墨西哥工厂所产出口美国汽车施以重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于2月10日抵达美国向特朗普当面陈情。


中国何以应对?

说到对美贸易顺差,中国很难不被波及。

特朗普宣称将推行减税、大规模财政刺激、鹰派的货币政策等措施以吸引资本回流美国,这些政策所带来的预期导致了强势美元,特朗普当选至2016年底美元指数上涨4.41%,而2016全年美元指数也只上涨了4.25%。同期,人民币却持续走贬。对此,特朗普政府很难不感到“不爽”。

研究还发现,名义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为3660亿美元,几乎占到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的50%,但德意志银行研究表明,这一数字存在误导:中国对美出口中很大部分出自加工贸易,约37%实际来源于全球供应链上从其它国家进口的部件。然而,特朗普政府可能并不会理会这个细节。



在去年9月的第一场美国总统大选辩论开场才几分钟,特朗普便指责中国引导人民币贬值。这似乎在问——中国是否通过操纵人民币获得了不公平的贸易优势。

不过,特朗普的观点已经被美国财政部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打脸”。长期认为人民币被低估、中国有汇率操纵嫌疑的美国财政部在去年10月14日发布了最新的半年度汇率政策报告,其并未指中国为“汇率操纵国”。

IMF也早在2015年就认为人民币不再被“适度低估”,哪怕是在近一年多来人民币持续贬值的背景下,IMF也并未改变其论调,因此人民币这一轮贬值多半是基于市场供求的结果,而并非政府单向干预,而即使存在干预,中国的单向干预多是购买人民币以避免人民币过大幅度贬值。

可见,无论是基于美国对“汇率操纵国”的法律评估框架,抑或IMF评估汇率问题的框架,特朗普都无法为中国扣上“汇率操纵国”的帽子。毋庸置疑,中美两国的经贸摩擦难以避免,但特朗普未来施压空间也有限,因为他需要打破现有法律框架而且要调整法案的目的,同时,也可能受到国会和财政部的权力制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秦朔朋友圈

由中国著名媒体人、财经观察家秦朔牵头创立的一个新媒体与专业服务品牌,包括微信公众号、微博、视频节目、音频节目等等,内容聚集于经济、金融和商业领域,关注重点在于全球和中国财经商业热点、企业家精神、创新与发明创造、商业文明探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