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秦朔朋友圈
特朗普将“汇率操纵”标签贴向欧元,中国何以应对?
2017-02-15 13:44:41作者:周艾琳 来源:秦朔朋友圈

早在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时,“汇率操纵”标签就是他常常摆弄的筹码,而指责中国“操纵汇率”也一直是历届美国大选期间不变的“套路”。

上任后,特朗普尚未将矛头指向人民币,新政府的第一个“批判对象”竟是欧元——特朗普新设立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彼得·纳瓦罗近日对媒体表示,“欧元就像是一种‘隐性的德国马克’,其偏低的币值使德国相对于主要贸易伙伴具有优势。”话音刚落,欧元此后对美元应声大涨。

对此,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纷纷发声表示反对,认为货币政策和经济状况的分化导致欧元弱势。同时,特朗普团队近期也不断“口头打压”此前涨势迅猛的美元,并称美元过强不利于本国经济。

其实,各国的“暗中较劲”已经不言自明。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各国能分的蛋糕更小,甚至只剩存量,因此通过货币贬值以增加出口竞争力似乎成了一条捷径,而过去几年在全球范围内盛行的量化宽松(QE)使得主要发达国家货币竞相贬值。眼下,各方都担心特朗普政府会掀起新一轮贸易战,而给贸易出口大国德国制造“麻烦”是必要手段之一。若特朗普未来将“汇率操纵”标签贴向人民币,中国又将如何面对?


欧元率先“遇袭”

其实,这并非特朗普团队中的高级官员第一次就汇率问题攻击欧元及有高贸易顺差的德国,特朗普早在2012年就认为希腊应该脱欧,并在当选美国总统后对媒体称“欧盟是德国的工具”,其团队也在总统大选期间宣称“德国令欧元区变成德国的贸易区”。

马洛赫还指责德国通过操纵欧元汇率的方式获得了竞争优势,并导致对美产品价格低廉,“大量产品涌入美国市场,对美国极其不利。”



显然,特朗普团队并没有过多在意德国产品的竞争力,而是将德国的顺差归功于欧元的走弱。默克尔随即回应,德国不会操纵欧元汇率,欧元汇率属于欧洲央行的职权范畴,德国一直支持欧洲央行的独立性,并且不会改变这一立场。

在经济实力悬殊的欧元区里,货币却是统一的,这就催生了一个经济学矛盾——汇率一般反映的是一国的经济基本面,汇率也由一国的劳动生产率决定,会因为该国经济的走强而升值,反之亦然。照此逻辑,德国、法国的货币汇率应该显著高于希腊,否则德法就享有了弱势货币所带来的出口优势。而特朗普政府抓住的也是这个把柄。

摩根士丹利最近的一份图表证实,在购买力平价(PPP)基础上,对于德国来说欧元被低估超过40%,然而对欧洲许多外围国家来说,欧元仍然是很贵的。因此,据此认为德国可以从弱势欧元中得到竞争力受益是错误的。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也显示,以实际单位劳动力成本衡量竞争力的话,德国的竞争力自2010年以来几乎没有变化,而美国的竞争力则减少了20%。

然而,德国认为罪不在己的一大理由则是,当年德国是对欧洲央行推行QE反对声最大的欧元区国家。“在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开始制定扩张性货币政策时,我就告诉过他,这将推高德国贸易顺差。”德国财长伊布勒表示,德国无法制定汇率政策。言下之意,且美国人也明显怪错了对象,汇率问题应该去找德拉吉。



| 欧元近年来对美元持续走贬

德拉吉也随即回应称:“首先,我们不是货币操纵者。第二,我们的货币政策反映了欧元区和美国(经济)周期的多样化状态。”他认为,持续采取竞争性货币贬值,欧盟单一市场将无法存活。

近年来,货币政策分化也的确是导致美欧汇率实力悬殊的主要原因。美国在2014年10月就开始逐步退出QE,并在2015年12月正式启动加息;然而,欧元区的万亿QE计划从2015年3月刚刚开始。2016年3月,欧洲央行更是将QE资产购买规模从每月600亿欧元扩大至800亿欧元。同年12月,欧洲央行宣布延长将于2017年3月到期的QE,并从今年4月到12月每月购买600亿欧元资产。可见,欧元走弱、美元走强的趋势仍不会改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秦朔朋友圈

由中国著名媒体人、财经观察家秦朔牵头创立的一个新媒体与专业服务品牌,包括微信公众号、微博、视频节目、音频节目等等,内容聚集于经济、金融和商业领域,关注重点在于全球和中国财经商业热点、企业家精神、创新与发明创造、商业文明探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