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秦朔朋友圈
谁先崩盘:100亿的壳费还是40万一平方的学区房?
2017-01-04 15:00:55作者:俞铁成 来源:秦朔朋友圈

去年底,笔者写了《壳费100亿!?》一文,在资本圈朋友间刷屏。作为20年前就操作买壳上市的并购业老司机,一直有买壳卖壳的各路朋友找我寻求合作。但去年11月接触的某中小板公司的例子还是让我大吃一惊。一个总资产1亿多、净资产5000万左右、没有亏损、人员负担极低的公司,第一大股东要出售28%的股份(到30%股份会触发要约收购),报价是28亿,意味着这个壳公司目前要价100亿!

老司机震惊之余,找到几个报出天价壳费待价而沽的上市公司老板讨教,他们都说不贵,要是谁把壳买下来嫁接到360、恒大地产上,一定发大财。至于30亿元左右现金,只要收购方掏5亿元做劣后级LP,找基金子公司、信托公司或财富管理公司配10亿的优先级LP,共同发起成立一个有限合伙并购基金,然后再向银行申请50%的并购贷款,就不成问题了。如果操作成功股价大涨,扣除银行贷款和优先级合伙人的本金及利息,收益绝大部分都流向劣后级出资人,收购方将大赚一票。

在《壳费100亿!?》的结尾,我是这样写的:“我们正处在一个疯狂的资产大爆炸时代,100亿的壳费和40万一平米的学区房一样都是这个浮华时代的几朵浪花而已。在财富大洗牌的浪潮过后,谁能笑到最后?”

没想到这个结尾又引发了新的问题。陆续有人问,100亿的壳和40万一平米的学区房到底谁会先崩盘?

上:100亿的壳和40万一平米的学区房的共同基础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壳如此,学区房亦如此。

20年前笔者就参与过中国股市当时很少见的两个上市公司的买壳案例,当时的壳费就是在净资产基础上加一笔钱,收购壳的成本很少超过5亿元。后来从5亿起步逐步涨到10亿、20亿……终于到今天出现了净资产只有几千万、壳售价100亿的奇观。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附近老胡同里一个破落不堪只有20平米左右的小房间在市场上极受欢迎,因为面积小,即使单价炒到每平米30到40万元,依然不乏买家。而20年前,这里估计2万元都卖不出去。

中国的天价壳和天价房,其实有很深的共同价值基础:稀缺性和保值性。

稀缺性

中国A股上市公司到2016年底刚刚突破3000家,而中国有8700万个市场主体,剔除占大头的个体商户,注册公司应该也有3000万家左右,即中国上市公司数量占公司总数不到万分之一!上市公司占尽各类资源,在吸引资金、人才、业务、并购等方面与非上市公司相比有明显优势。中国财富排行榜前100名老板绝大部分都是靠旗下上市公司的市值增长才获得今天的江湖地位。

在过往严格审核制的发行制度下,一个企业从改制到材料递交给证监会,到排队等候发审委审核,再到最终发行需要2年甚至3年的时间,这期间有大量公司因为各种因素业绩滑坡而被迫撤材料,并需等业绩重新进入增长通道时再次上报材料,再等候两三年以求过会。花费5到6年时间完成企业上市的案例比比皆是,其中的财力、精力损耗和心理折磨让很多公司痛苦不堪。因此通过杠杆融资快速收购现有的壳再注入资产成为许多企业家的首选。

天价学区房的天价基础就是稀缺性,不是房子的稀缺,而是所在的市中心最好学区学校的紧缺。每个城市最好的小学、中学就那么几所,所有的人都想让自己的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愿意耗尽财产让孩子读最好的学校,期待通过进入这些几乎100%重点大学升学率的名校,让孩子进入“金光大道”。曾经有朋友托我说愿意出100万疏通关系进入上海某著名外国语小学,让我震惊于中国家长的苦心和善心。从网上流传的一些天价学区房照片看,这些房屋大都陈旧破损,难以正常居住,其交易价格更多体现的是一种“买入期权”价值,即购买者获得了落户从而让子女就近读好学校的宝贵择校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秦朔朋友圈

由中国著名媒体人、财经观察家秦朔牵头创立的一个新媒体与专业服务品牌,包括微信公众号、微博、视频节目、音频节目等等,内容聚集于经济、金融和商业领域,关注重点在于全球和中国财经商业热点、企业家精神、创新与发明创造、商业文明探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