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秦朔朋友圈
别太在乎GDP增速,能生活得更幸福就好
2016-11-18 10:32:26 来源:秦朔朋友圈

  我们正处在人类有史以来生产能力最强、财富总量最高的时候,每年的全球产出都在净增长。可是人们的幸福快乐似乎并没有因之而增,甚至有弱化恶化之势。这是为什么呢?

  一个原因是,经济虽然仍在增长,但增速大大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19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最新报告指出,英国脱欧导致的经济、政治和制度的不确定性,使世界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上升,预计今年、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分别为3.1%、3.4%。请看十年前的数字——2004年全球增长4.9%,2005年增长4.5%,2006年增长5.1%,2007年增长5%——增速明显下了一个台阶。

  全球增长下台阶之后,就是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2010年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今天来看,“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就业危机-社会危机-国家危机-地缘政治危机”是一个次第展开的大脉络,全球始终没有摆脱阴霾。中国虽然是全球增长领头羊,也难逃大势影响,从2010年第二季度开始,增长率一路向下。顺带说一句,民粹主义、孤立主义、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和强势领导人的崛起,都是经济社会危机的副产品。

  人们的幸福感弱化的另一个原因,是贫富分化会带来相对的“被剥夺感”。人们往往不满足于自己状况的绝对改善,而会和别人进行相对比较。比如,按照中国住房城乡建设部部长陈政高的最新说法,现在中国城镇人均住房建筑面积已经达到33平方米以上,农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达到37平方米以上。请对比一下,197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是6.7和8.1,1988年是13和16.6,1998年是18.66和23.3,2008年是28.3和32.4。改善是惊人的,但人们还是不快乐,特别是发现谁谁早买、多买了房子,并因此多长出来几百上千万元的“财富”。

  增速下降不快乐,贫富分化不快乐,这是我们的两个不快乐的根源。

  在这篇文章里,我会换一个角度,针对“增速下行,是不是一定意味着幸福快乐的下降”,给出一些观察与思考。关于贫富分化,我会另外写一篇文章。

  有些GDP的下降,会让人更开心

  10月24日我主持爱奇艺的“大头圆桌会”节目,见到了老朋友潘石屹,他们一家四口现在全都在波士顿读书。老潘和张欣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读一个项目,两个孩子都在名校安多福。老潘说白天上课,下午学英语,晚上做作业,还要当接待站接待国内来的朋友,比做生意还累。

  老潘在节目里说了好几次,人要好好锻炼身体,不要靠吃药、做手术维持健康。“科技在进步,比如很多手术是无痛的,做一次增加一次GDP,但是因为无痛你就愿意做吗?”他还说很多建设都是拆了建、建了拆,每一次都创造GDP,但毫无必要。

  当晚我飞到北京,第二天见到正在中央党校县委书记培训班学习的一个老乡。他跟我分享了县委书记们的生活现状,其中一条就是几乎不在外边吃饭应酬,更不要说唱歌桑拿了。

  类似这样的方面还有很多,比如对污染严重企业的关停。以往存在的某些经济活动正在式微,这会导致GDP的下降,但会让人生活得更健康,环境也更好。

  有些GDP很难统计,但创造了很大价值

  我在“大头圆桌会”上还见到了摩拜单车(Mobike)的创始人王晓峰,他以前是uber上海的总经理,离职后创建了智能化的摩拜单车,满足城市里短途出行的需求。大量的出行其实都是3到5公里以内的,如果能够改骑自行车,方便,省地方,同时零碳。他们把移动互联网、共享经济和自行车结合起来,创出了一个新模式。只要登陆App,就可以搜寻到停在最近的摩拜单车,按照半小时1块钱或者5毛钱的价格,扫码即走,随骑随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秦朔朋友圈

由中国著名媒体人、财经观察家秦朔牵头创立的一个新媒体与专业服务品牌,包括微信公众号、微博、视频节目、音频节目等等,内容聚集于经济、金融和商业领域,关注重点在于全球和中国财经商业热点、企业家精神、创新与发明创造、商业文明探索等

热文排行
别太在乎GDP增速,能生活得更幸福就好

我们正处在人类有史以来生产能力最强、财富总量最高的时候,每年的全球产出都在净增长。可是人们的幸福快乐似乎并没有因之而...[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