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故事:缙绅与家族的往事 - 齐家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爷爷的故事:缙绅与家族的往事

六年前的盛夏时节,爷爷离开了我们。当时我在返乡奔丧的路上一再懊悔,因为我曾经跟他约好了,要听他细细讲述家里的故事、村里的历史和积淀的乡情,并且我承诺会用文字把这些故事好好记录下来。六年过去了,尽管爷爷以及我们这个家族长辈的很多生平我都不太明了,记忆也不甚准确,可是还是想记录点什么。

时代变迁中起落

爷爷聂志生是1931年生人,属羊。 我们老家有个说法:“十羊九不全”,就是说属羊的人命不好,但其实所谓命,更多的是历史和社会所加负的。据爷爷讲述,我们家在曾祖父及之前是本地的“大户人家”,鼎盛之时“包头的一条街都是咱们家的字号”,我猜测大概是那个时代的地主,算是曾经的“晋商”。据爷爷说,祖上对家里的伙计和长工们都非常好。从我记事起一直到现在,我们家每年清明祭扫时还专门到一个地方给当年家里的长工烧纸。

爷爷排行老大,还有一弟一妹。曾祖父曾给我爷爷取名“光祖”,他的弟弟也就是我的二爷爷名“德祖”—兄弟俩名字是很有民国范儿的。后来的名字大概是他自己改的。到爷爷出生之时,家道已经不复昔日但“老底子还在”,所以爷爷读书上学并不曾耽误。

在临汾读书时爷爷曾加入了“二战区”—也就是阎锡山的部队,这支部队后来在太原解放时投诚改编。再后来所在之部又编入志愿军参加抗美援朝,在那段时间也曾经驻扎于辽宁吉林等地。当然也因为“读书识字会写”,在部队的时候爷爷一直从事文职。在不短的时间里爷爷曾经还成为耿飚大将的警卫员。在爷爷给我看过的他那个时候的照片里,爷爷扛着枪、捧着书、英姿飒爽。但他终究是没有成为军官,抗美援朝结束之后过了几年他便返乡务农了。

从军期间的爷爷可谓漂泊流离,据长辈们说,那些年里,有些年头他回家短住,有些年头则常年杳无音信。上个世纪50年代,姑妈和父亲先后出生。新中国成立前后因镇压地主“恶霸”等乡村高压氛围,曾祖父忧惧至疾,不久便恓惶弃世。加上汾河发大水、分家等因素,我家的大院也被占据、拆除,全家搬到村西头的三间小土房里—姑妈、父亲以及后来我和弟弟都出生在这里。更大的打击是1956年在我父亲出生没多久,奶奶也因肺结核病故。那时是曾祖母一手操持家务,照看姑妈和爸爸。当然这里面少不了家族其他人的帮衬和扶持。

爷爷回乡之后便未再婚娶,先后在大队担任会计,好像还管过磨面厂,爷爷最主要的职业是民办教师—我小的时候经常听到别人叫爷爷“聂老师”。文革期间我们家虽然早已败落,但因为爷爷抗美援朝“之功”,所以并未遭遇过分冲击。但从父辈回忆来看,爷爷并不顾家,也不太会“来事”,从来没有在工作中为家人谋到任何“好处”。文革后期及上世纪70年代末家里的大事接二连三:姑妈出嫁、曾祖母去世、父亲高中毕业未能被“推荐”上大学而后在村里当了民办教师、母亲嫁到聂家—所以我们家其实有两位“聂老师”。

爷爷很喜欢小孩。姑妈家的两位表哥、我和弟弟先后成为他的“最爱”。我们兄弟俩相差两岁,所以在弟弟出生之后,我就跟着爷爷睡觉了。那个时候农村粮食不够吃、生活很艰苦。那个时候全靠爸爸教书,妈妈承担繁重农活,直到1982年分产到户之后才粮食丰盛起来。所以我现在关于童年最早的记忆就是跟爷爷睡在一个炕上的那些片段。

那时候家里房子很旧很小,墙上贴着杨家将、岳飞之类的年画,墙被柴火或烟瘾很大的爷爷熏得发黑。爷爷很疼爱我,从小我几乎零食不断,嘴里不曾受屈;爷爷也培养了我很多习惯,比如我从小就喜欢听大人们议论历史人物,似懂非懂地听讲历史评传、忠良将臣。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相关文章
朱德孙子揭秘:爷爷病逝竟没新衣服换
FBI档案显示 "肯德基爷爷"曾遭死亡威胁
朱和平忆爷爷朱德:中南海的“困难户”
烤梨爷爷感动网友
从中华“福爷爷”看社会力量对传统文化复兴的推动
揭秘瑞可爷爷“凹蛋糕”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