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
新加坡模式不适于谋求大国地位的中国
2016-08-26 15:13:05作者:薛力 来源: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

  摘要:大小国家在国际关系中所发挥的作用不同,所扮演的角色也不同。小国主要谋求安全与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大国既要谋求自己的利益,还要体现国际责任,包括维护世界和平、保护多元文化等等。在过去三十多年里,处于追赶阶段的中国,从新加坡模式汲取了很多经验,而现阶段的中国,正谋求从地区大国到世界大国的跨越,能够从新加坡模式中汲取的东 西越来越少。中国的人口与国土规模、中国的政治体制、中国的发展水平等等,决定了她不能完全模仿别国,也很难为别国所模仿。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世所瞩目,新加坡经验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亦为许多人热议与研究。那么,以“权威主义+出口”替代型市场经济为主要特点的新加坡模式,是否适用于中国?我的回答是:新加坡经验可以而且已经成为新加坡模式,但中国经验很难成为中国模式。

  新加坡对中国的影响,始于邓小平1978年11月对新加坡的两天访问。从1977年下半年开始,中国领导人开始频繁出国访问,其中既有回访,也有取经。1978年中国有12位副总理、副委员长以上领导人先后20次访问了51个国家,邓小平自己在这一年四次出国,出访国家包括缅甸、尼泊尔、朝鲜、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对他影响最大的可能是日本与新加坡。日本让他知道了什么是现代化。新加坡则让他亲身感受到:一穷二白的华人聚居地,如何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内实现了现代化——1979 年世界银行的《发展报告》已经把新加坡列为新兴工业化国家。在访问新加坡时,邓小平还首次对东南亚国家联盟表示支持,而稍后中国停止对东南亚共产党的支持,也在一定程度上与李光耀的建议有关。

  新加坡模式的主要内涵

  所谓新加坡模式,可理解为以新加坡经验为主、揉合香港、台湾与韩国经验的一种发展模式。最近十多年来,较能体现这一发展模式的不在亚洲,而是在非洲的卢旺达。其共性是:在政治强人(通过或不通过执政党)的领导下,组建发展型政府、推行出口替代型市场经济、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防止贫富差距扩大以维持社会稳定、强化核心价值观塑造,成为经济跨越式发展、民众生活水平明 显提高、社会保持稳定的小型开放经济体。新加坡政府为实现这一目标所做的努力体现在国家安全、国内政治、政治外交、经济、社会与文化等方面。

  国家安全

  新加坡是华人为主的城邦国家,刚独立时人口为188万,目前为550万。人口构成基本不变,目前为:华人占74.2%,马来人占13.3%,印度裔占9.1%,欧亚裔/混血占3.4% 1965年8月9日建国是不得已的选择,因为此前一天巫统为首的执政联盟利用其在国会的优势通过决议,将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因此,如何在两个人口远远多于自身的穆斯林国家的“夹缝”中生存,始终是新加坡关注的头等大事。李光耀等人想出的解决方案是实行“毒虾”战略,即把新加坡变成“能产生剧毒的小虾”,从而让任何想吃掉它的“大鱼”因为顾虑同归于尽的后果而不敢“下口”。新加坡为此创建了一支东南亚最为现代化的军队,6万现役军人的数量与加拿大相仿,另有预备役17万,人均军费开支列全球前五。1960年代与1970年代新加坡积极推行反共政策,亲近台湾而疏远中国大陆,内政上有保持政权稳定的考虑,外交上则是为了消除两大邻国疑虑、获得西方支持。

  国内政治

  新加坡推行贤人政治与有管理民主,实行现代版的“开明专制”。有管理民主首先体现在,表面上承认多党民主制,但又通过制度设计与实际运作,变成人民行动党“一党优势制”。人民行动党的核心领导层大部分是华人,李光耀则长期担任党的秘书长。不以执政党名义发布纲领、路线和方针政策,党的决议通过政府政策的方式推行,因而反对党、非党员等也要执行。党内设有青年团与妇女组织,以扩大党的社会基础、培养后备力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